目次 (西遊記 TOP ページ)

※ TOP ページが目次になっています。


各ページからこのページに戻るには、ブログのタイトル
 (一番上の "西遊記" goku.exblog.jp) 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日本語訳の西遊記・児童図書 】

花果山水簾洞の巻

花果山の石猿 (かかざんのいしざる)
悟空の修行 (ごくうのしゅぎょう)
如意金箍棒 (にょいきんこぼう)

天上界大混乱の巻

斉天大聖 (せいてんたいせい)
仙桃の宴 (せんとうのえん)




【 西游记・原書 】

第一回~第十回

第一回 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第二回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本合元神
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
第四回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天意未宁
第五回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诸神捉怪
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第七回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7-12-31 23:59

第七回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


西游记 第七回

作者:吴承恩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



富贵功名,前缘分定,为人切莫欺心。正大光明,忠良善果弥深。
些些狂妄天加谴,眼前不遇待时临。问东君因甚,如今祸害相侵。
只为心高图罔极,不分上下乱规箴。

话表齐天大圣被众天兵押去斩妖台下,绑在降妖柱上,刀砍斧剁,枪刺剑刳,莫想伤及其身。
南斗星奋令火部众神,放火煨烧,亦不能烧着。
又着雷部众神,以雷屑钉打,越发不能伤损一毫。

那大力鬼王与众启奏道:
“万岁,这大圣不知是何处学得这护身之法,臣等用刀砍斧剁,
雷打火烧,一毫不能伤损,却如之何?”

玉帝闻言道:
“这厮这等,这等如何处治?”

太上老君即奏道:
“那猴吃了蟠桃,饮了御酒,又盗了仙丹,
——我那五壶丹,有生有熟,被他都吃在肚里。
运用三昧火,煅成一块,所以浑做金钢之躯,急不能伤。
不若与老道领去,放在‘八卦炉’中,以文武火煅炼。
炼出我的丹来,他身自为灰烬矣。”

玉帝闻言,即教六丁、六甲,将他解下,付与老君。
老君领旨去讫。
一壁厢宣二郎显圣,赏赐金花百朵,御酒百瓶,还丹百粒,
异宝明珠,锦绣等件,教与义兄弟分享。

真君谢恩,回灌江口不题。

  那老君到兜率宫,将大圣解去绳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
推入八卦炉中,命看炉的道人,架火的童子,将火煽起煅炼。
原来那炉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
他即将身钻在“巽宫”位下。
巽乃风也,有风则无火。
只是风搅得烟来,把一双眼熏红了,弄做个老害眼病,
故唤作“火眼金睛”。

  真个光阴迅速,不觉七七四十九日,
老君的火候俱全。
忽一日,开炉取丹,那大圣双手侮着眼,正自搓揉流涕,
只听得炉头声响。猛睁眼看见光明,他就忍不住,将身一纵,
跳出丹炉,忽喇的一声,蹬倒八卦炉,往外就走。
慌得那架火、看炉,与丁甲一班人来扯,被他一个个都放倒,
好似癫痫的白额虎,风狂的独角龙。

  老君赶上抓一把,被他一捽,捽了个倒栽葱,脱身走了。
即去耳中掣出如意棒,迎风幌一幌,碗来粗细,依然拿在手中,
不分好歹,却又大乱天宫,打得那九曜星闭门闭户,
四天王无影无形。
好猴精!有诗为证。

  诗曰:

  混元体正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非铅汞,物外长生是本仙。
  变化无穷还变化,三皈五戒总休言。

  又诗:

   一点灵光彻太虚,那条拄杖亦如之:
  或长或短随人用,横竖横排任卷舒。

  又诗:

  猿猴道体假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
  大圣齐天非假论,官封弼马岂知音?
  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拴牢莫外寻。
  万相归真从一理,如来同契住双林。

这一番,猴王不分上下,使铁棒东打西敌,更无一神可挡。
只打到通明殿里,灵霄殿外。幸有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执殿。
他见大圣纵横,掣金鞭近前挡住道:
“泼猴何往!有吾在此切莫猖狂!”
这大圣不由分说,举棒就打。
那灵官鞭起相迎。

两个在灵霄殿前厮浑一处。好杀:
赤胆忠良名誉大,欺天诳上声名坏。
一低一好幸相持,豪杰英雄同赌赛。
铁棒凶,金鞭快,正直无私怎忍耐?
这个是太乙雷声应化尊,那个是齐天大圣猿猴怪。
金鞭铁棒两家能,都是神宫仙器械。
今日在灵霄宝殿弄威风,各展雄才真可爱。
一个欺心要夺斗牛宫,一个竭力匡扶玄圣界。
苦争不让显神通,鞭棒往来无胜败。
他两个斗在一处,胜败未分,早有佑圣真君,
又差将佐发文到雷府,调三十六员雷将齐来,
把大圣围在垓心,各骋凶恶鏖战。
那大圣全无一毫惧色,使一条如意棒,
左遮右挡,后架前迎。
一时,见那众雷将的刀枪剑戟、鞭简挝锤、钺斧金瓜、旄镰月铲,
来的甚紧,他即摇身一变,变做三头六臂;把如意棒幌一幌,
变作三条;六只手使开三条棒,好便似纺车儿一般,滴流流,
在那垓心里飞舞。众雷神莫能相近。

  真个是:
圆陀陀,光灼灼,亘古常存人怎学?
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
也能善,也能恶,眼前善恶凭他作。
善时成佛与成仙,恶处披毛并带角。
无穷变化闹天宫,雷将神兵不可捉。
当时众神把大圣攒在一处,却不能近身,乱嚷乱斗,早惊动玉帝。
遂传旨着游弈灵官同翊圣真君上西方请佛老降伏。

那二圣得了旨,径到灵山胜境,雷音宝刹之前,对四金刚、
八菩萨礼毕,即烦转达。 众神随至宝莲台下启知, 如来召请。
二圣礼佛三匝,侍立台下。

  如来问:
“玉帝何事,烦二圣下凡?”
二圣即启道:
“向时花果山产一猴,在那里弄神通,聚众猴搅乱世界。
玉帝降招安旨,封为‘弼马温’,他嫌官小反去。
当遣李天王、哪吒太子擒拿未获,复招安他,
封做‘齐天大圣’,先有官无禄。

着他代管蟠桃园;
他即偷桃;又走至瑶池,偷肴,偷酒,搅乱大会;
仗酒又暗入兜率宫,偷老君仙丹,反出天宫。
玉帝复遣十万天兵,亦不能收伏。
后观世音举二郎真君同他义兄弟追杀,他变化多端,
亏老君抛金钢琢打重,二郎方得拿住。解赴御前,即命斩之。
刀砍斧剁,火烧雷打,俱不能伤,老君准奏领去,以火煅炼。
四十九日开鼎,他却又跳出八卦炉,打退天丁,径入通明殿里,
灵霄殿外;
被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挡住苦战,又调三十六员雷将,
把他困在垓心,终不能相近。事在紧急,因此,玉帝特请如来救驾。”
如来闻说,即对众菩萨道:
“汝等在此稳坐法庭,休得乱了禅位,待我炼魔救驾去来。”

如来即唤阿傩、迦叶二尊者相随,离了雷音,径至灵霄门外。
忽听得喊声振耳,乃三十六员雷将围困着大圣哩。

佛祖传法旨:
“教雷将停息干戈,放开营所,叫那大圣出来,等我问他有何法力。”
众将果退。

大圣也收了法象,现出原身近前,怒气昂昂,厉声高叫道:
“你是那方善士?敢来止住刀兵问我?”

如来笑道:
“我是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尊者,阿弥陀佛。
今闻你猖狂村野,屡反天宫,不知是何方生长,何年得道,
为何这等暴横?”

大圣道:“
  我本:
  天地生成灵混仙,花果山中一老猿。
  水帘洞里为家业,拜友寻师悟太玄。
  炼就长生多少法,学来变化广无边。
  在因凡间嫌地窄,立心端要住瑶天。
  灵霄宝殿非他久,历代人王有分传。
  强者为尊该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

佛祖听言,呵呵冷笑道:
“你那厮乃是个猴子成精,焉敢欺心,要夺玉皇上帝尊位?
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
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
你那个初世为人的畜生,如何出此大言!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折了你的寿算!趁早皈依,切莫胡说!
但恐遭了毒手,性命顷刻而休,可惜了你的本来面目! ”

大圣道:
“他虽年久修长,也不应久占在此。

常言道: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只教他搬出去,将天宫让与我,
变罢了。若还不让,定要搅乱,永不清平!”

佛祖道:
“你除了生长变化之法,在有何能,敢占天宫胜境?”

大圣道:
“我的手段多哩!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
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坐不得天位?”

佛祖道:
“我与你打个赌赛;你若有本事,
一筋斗打出我这右手掌中,算你赢,再不用动刀兵苦争战,
就请玉帝到西方居住,把天宫让你;若不能打出手掌,
你还下界为妖,再修几劫,却来争吵。”

那大圣闻言,暗笑道:
“这如来十分好呆!
我老孙一筋斗去十万八千里。
他那手掌,方圆不满一尺,如何跳不出去?
”急发声道:“既如此说,你可做得主张?”

佛祖道:
“做得!做得!”

伸开右手,却似个荷叶大小。
那大圣收了如意棒,抖擞神威,将身一纵,站在佛祖手心里,

却道声:
“我出去也!”

你看他一路云光,无影无形去了。
佛祖慧眼观看,见那猴王风车子一般相似不住,只管前进。
大圣行时,忽见有五根肉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

他道:
“此间乃尽头路了。这番回去,如来作证,灵霄殿定是我坐也。”

又思量说:
“且住!等我留下些记号,方好与如来说话。”

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

“变!”

变作一管浓墨双毫笔,

在那中间柱子上写一行大字云:
“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写毕,收了毫毛。
又不庄尊,却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
翻转筋斗云,径回本处,站在如来掌:
“我已去,今来了。你教玉帝让天宫与我。”

如来骂道:
“我把你这个尿精猴子!你正好不曾离了我掌哩!”

大圣道:
“你是不知。我去到天尽头,见五根肉红柱,撑着一股青气,
我留个记在那里,你敢和我同去看么?”

如来道:
“不消去,你只自低头看看。”

那大圣睁圆火眼金睛,低头看时,
原来佛祖右手中指写着
“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大指丫里,还有些猴尿臊气。
大圣大吃了一惊道:
“有这等事!有这等事!
我将此字写在撑天柱子上,如何却在他手指上?
莫非有个未卜先知的法术?
我决不信!不信!等我再去来!”

好大圣,急纵身又要跳出,被佛祖翻掌一扑,
把这猴王推出西天门外,将五指化作金、木、水、火、
土五座联山,唤名“五行山”,轻轻的把他压住。
众雷神与阿傩、迦叶,一个个合掌称扬道:

“善哉!善哉!

  当年卵化学为人,立志修行果道真。
  万劫无移居胜境,一朝有变散精神。
  欺天罔上思高位,凌圣偷丹乱大伦。
  恶贯满盈今有报,不知何日得翻身。”

如来佛祖殄灭了妖猴,即唤傩、迦叶同转西方极乐世界。
时有天蓬、天佑急出灵霄宝殿道:“请如来少待,我主大驾来也。
”佛祖闻言,回首瞻仰。须臾,果见八景鸾舆,九光宝盖;
声奏玄歌妙乐,咏哦无量神章;散宝花,喷真香,

直至佛前谢曰:
“多蒙大法收殄妖邪。望如来少停一日,请诸仙做一会筵奉谢。”

如来不敢违悖,即合掌谢道:
“老僧承大天尊宣命来此,有何法力?
还是天尊与众神洪福,敢劳致谢?”

玉帝传旨,即着云部众神,
分头请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
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同谢佛恩。又命四大天师、九天仙女,
大开玉京金阙、太玄宝宫、洞阳玉馆,请如来高坐七宝灵台。
调设各班座位,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

不一时,那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五气真君、五斗星君、三官四圣、九曜真君、左辅、右弼、
天王、哪吒、元虚一应灵通,对对旌旗,双双幡盖,
都摔着明珠异宝,寿果奇花,向佛前拜献曰:
“感如来无量法力,收伏妖猴。
蒙大天尊设宴,呼唤我等皆来陈谢。
请如来将此会立一名,如何?”

如来领众神之托曰:
“今欲立名,可作个‘安天大会’。”

各仙老异口同声,俱道:
“好个‘安天大会’!好个‘安天大会’!”

言讫,个坐座位,走吅传觞,簪花鼓瑟,
果好会也。有诗为证。

  诗曰:

  宴设蟠桃猴搅乱,安天大会胜蟠桃。
  龙旗鸾辂祥光蔼,宝节幢幡瑞气飘。
  仙乐玄歌音韵美,凤箫玉管响声高。
  琼香缭绕群仙集,宇宙清平贺圣朝。

众皆畅然喜会,只见王母娘娘引一班仙子、仙娥、美姬、
美女飘飘荡荡舞向佛前,施礼曰:
“前被妖猴搅乱蟠桃一会,
今蒙如来大法链锁顽猴,喜庆‘安天大会’,
无物可谢,今是我净手亲摘大株蟠桃数枚奉献。”

  真个是:

  半红半绿喷甘香,艳丽仙根万载长。
  堪笑武陵源上种,争如天府更奇强!
  紫纹娇嫩寰中少,缃核清甜世莫双。
  延寿延年能易体,有缘食者自非常。

佛祖合掌向王母谢讫。王母又着仙姬、
仙子唱的唱,舞的舞。满会群仙,又皆赏赞。

  正是:

  缥缈天香满座,缤纷仙蕊仙花。
  玉京金阙大荣华,异品奇珍无价。
  对对与天齐寿,双双万劫增加。
  桑田沧海任更差,他自无惊无讶。

王母正着仙姬仙子歌舞,觥筹交错,不多时,忽又闻得:

  一阵异香来鼻嗅,惊动满堂星与宿。
  天仙佛祖把杯停,各各抬头迎目候。
  霄汉中间现老人,手捧灵芝飞蔼绣。
  葫芦藏蓄万年丹,宝录名书千纪寿。
  洞里乾坤任自由,壶中日月随成就。
  遨游四海乐清闲,散淡十洲容辐辏。
  曾赴蟠桃醉几遭,醒时明月还依旧。
  长头大耳短身躯,南极之方称老寿。

寿星又到。见玉帝礼毕,又见如来,申谢道:
“始闻那妖猴被老君引至兜率宫煅炼,以为必致平安,不期他又反出。
干如来善伏此怪,设宴奉谢,故此闻风而来。
更无他物可献,特具紫芝瑶草,碧藕金丹奉上。”

  诗曰:

  碧藕金丹奉释迦,如来万寿若恒沙。
  清平永乐三乘锦,康泰长生九品花。
  无相门中真法王,色空天上是仙家。
  乾坤大地皆称祖,丈六金身福寿赊。

如来欣然领谢。寿星得座,依然走吅传觞。只见赤脚大仙又至。
向玉帝前俯囟礼毕,又对佛祖谢道:“深感法力,降伏妖猴。
无物可以表敬,特具交梨二颗,火枣数枚奉献。”

  诗曰:

  大仙赤脚枣梨香,敬献弥陀寿算长。
  七宝莲台山样稳,千金花座锦般妆。
  寿同天地言非谬,福比洪波话岂狂。
  福寿如期真个是,清闲极乐那西方。

如来又称谢了。叫阿傩、迦叶,将各所献之物,
一一收起,方向玉帝前谢宴。
众各酩酊。只见个巡视灵官来报道:
“那大圣伸出头来了。”

佛祖道:
“不妨,不妨。”

袖中只抽出一张帖子,上有六个金字:
“唵、嘛、呢、叭、〔口迷〕、吽”。
递与阿傩,叫贴在那山顶上。这尊者即领帖子,拿出天门,
到那五行山顶上,紧紧的贴在一块四方石上。那座山即生根合缝,
可运用呼吸之气,手儿爬出,可以摇挣摇挣。
阿傩回报道:“已将帖子贴了。”

如来即辞了玉帝众神,与二尊者出天门之外,又发一个慈悲心,
念动真言咒语,将五行山召一尊土地神祗,会同五方揭谛,
居住此山监押。但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
与他溶化的铜汁饮。
待他灾愆满日,自有人救他。

  正是:

  妖猴大胆反天宫,却被如来伏手降。
  渴饮溶铜捱岁月,饥餐铁弹度时光。
  天灾苦困遭磨折,人事凄凉喜命长。
  若得英雄重展挣,他年奉佛上西方。

  又诗曰:

  伏逞豪强大事兴,降龙伏虎弄乖能。
  偷桃偷酒游天府,受录承恩在玉京。
  恶贯满盈身受困,善根不绝气还升。
  果然脱得如来手,且待唐朝出圣僧。

毕竟不知何年何月,方满灾殃,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7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西游记 第六回

作者:吴承恩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



  且不言天神围绕,大圣安歇。
话表南海普陀落伽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
自王母娘娘请赴蟠桃大会,与大徒弟惠岸行者,同登宝阁瑶池,
见那里荒荒凉凉,席面残乱;虽有几位天仙,俱不就座,
都在那里乱纷纷讲论。菩萨与众仙相见毕,众仙备言前事。

菩萨道:
“既无盛会,又不传杯,汝等可跟贫僧去见玉帝。”

众仙怡然随往。
至通明殿前,早有四大天师、赤脚大仙等众俱在此,
迎着菩萨,即道玉帝烦恼,调遣天兵,擒怪未回等因。

菩萨道:
“我要见见玉帝,烦为转奏。”

天师邱弘济,即入灵霄宝殿,启知宣入。
时有太上老君在上,王母娘娘在后。
  菩萨引众同入里面,与玉帝礼毕,又与老君、王母相见,
各坐下。
便问:
“蟠桃盛会如何?”

玉帝道:
“每年请会,喜喜欢欢,今年被妖猴作乱,甚是虚邀也。”

菩萨道:
“妖猴是何出处?”

玉帝道:
“妖猴乃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石卵化生的。
当时生出,即目运金光,射冲斗府。始不介意,
继而成精,降龙伏虎,自削死籍。
当有龙王、阎王启奏。
朕欲擒拿,是长庚星启奏道:‘三界之间,凡有九窍者,
可以成仙。’朕即施教育贤,宣他上界,封为御马监弼马温官。
那厮嫌恶官小,反了天宫。
即差李天王与哪吒太子收降,又降诏抚安,宣至上界,
就封他做个‘齐天大圣’,只是有官无禄。
他因没事干管理,东游西荡。朕又恐别生事端,着他代管蟠桃园。
他又不遵法律,将老树大桃,尽行偷吃。
及至设会,他乃无禄人员,不曾请他,他就设计赚哄赤脚大仙,
却自变他相貌入会,将仙肴仙酒尽偷吃了,又偷老君仙丹,
又偷御酒若干,去与本山众猴享乐。朕心为此烦恼,
故调十万天兵,天罗地网收伏。这一日不见回报,不知胜负如何。”

  菩萨闻言,即命惠岸行者道:
“你可快下天宫,到花果山,打探军情如何。如遇相敌,
可就相助一功,务必的实回话。”

惠岸行者整整衣裙,执一条铁棍,架云离阙,径至山前。
见那天罗地网,密密层层,各营门提铃喝号,
将那山围绕的水泄不通。

惠岸立住,叫:
“把营门的天丁,烦你传报。
我乃李天王二太子木叉,南海观音大徒弟惠岸,
特来打探军情。”

那营里五岳神兵,即传入辕门之内。
早有虚日鼠、昴日鸡、星日马、房日兔,将言传到中军帐下。
李天王发下令旗,教开天罗地网,放他进来。
此时东方才亮。惠岸随旗进入,见四大天王与李天王下拜。

拜讫,李天王道:
“孩儿,你自那厢来者?”

惠岸道:
“愚男随菩萨赴蟠桃会,菩萨见胜会荒凉,瑶池寂寞,
引众仙并愚男去见玉帝。
玉帝备言父王等下界收伏妖猴,一日不见回报,
胜负未知,菩萨因命愚男到此打听虚实。”

李天王道:
“昨日到此安营下寨,着九曜星挑战;被这厮大弄神通,
九曜星俱败走而回。后我等亲自提兵,那厮也排开阵势。
我等十万天兵,与他混战至晚,他使个分身法战退。
及收兵查勘时,止捉得些狼虫虎豹之类,
不曾捉得他半个妖猴。今日还未出战。”

 说不了,只见辕门外有人来报道:
“那大圣引一群猴精,在外面叫喊。”

四大天王与李天王并太子正议出兵。
木叉道:
“父王,愚男蒙菩萨吩咐,下来打探消息,就说若遇战时,
可助一功。今不才愿往,看他怎么个大圣!”

天王道:
“孩儿,你随菩萨修行这几年,
想必也有些神通,切须在意。”

  好太子,双手轮着铁棍,束一束绣衣,跳出辕门,
高叫:
“那个是齐天大圣?”

大圣挺如意棒,应声道:
“老孙便是。你是甚人,辄敢问我?”

木叉道:
“吾乃李天王第二太子叉,
今在观音菩萨宝座前为徒弟护教, 法名惠岸是也。”

大圣道:
“你不在南海修行,却来此见我做甚?”

木叉道:
“我蒙师父差来打探军情,见你这般猖獗,特来擒你!”

大圣道:
“你敢说那等大话!且休走!吃老孙这一棒!”

木叉全然不惧,使铁棒劈手相迎。
他两个立那半山中,辕门外,这场好斗:

  棍虽对棍铁各异,兵纵交兵人不同。
一个是太乙散仙呼大圣,一个是观音徒弟正元龙。
浑铁棍乃千锤打,六丁六甲运神功;如意棒是天河定,
镇海神珍法力洪。两个相逢真对手,往来解数实无穷,
这个的阵手棍,万千凶,绕腰贯索疾如风;那个的夹枪棒,
不放空,左遮右挡怎相容?
那阵上旌旗闪闪,这阵上驼鼎冬冬。
万员天将团团绕,一洞妖猴簇簇丛。怪雾愁云漫地府,
狼烟煞气射天宫。昨朝混战还犹可,今日争持更又凶。
堪羡猴王真本事,木叉复败又逃生。

  这大圣与惠岸战经五六十合,惠岸臂膊酸麻,
不能迎敌,虚幌一幌,败阵而走。
大圣也收了猴兵,安扎在洞门之外。
只见天王营门外,大小天兵,接住了太子,让开大路,
径入辕门,对四天王、李托塔、哪吒,气哈哈的,喘息未定:
“好大圣!好大圣!
着实神通广大!
孩儿战不过,又败阵而来也!”

李天王见了心惊,即命写表求助,
便差大力鬼王与木叉太子上天启奏。
  二人当时不敢停留,闯出天罗地网,驾起瑞霭祥云。
须臾,径至通明殿下,见了四大天师,引至灵霄宝殿,
呈上表章。惠岸又见菩萨施礼。

菩萨道:
“你打探的如何?”

惠岸道:
“始领命到花果山,叫开天罗地网门,
见了父亲,道师父差命之意。
父王道:‘昨日与那猴王战了一场,
止捉得他虎豹狮象之类,更未捉他一个猴精。’正讲间,
他又索战,是弟子使铁棍与他战经五六十合,不能取胜,
败走回营。
父亲因此差大力鬼王同弟子上界求助。”

菩萨低头思忖。
  却说玉帝拆开表章,见有求助之言,笑道:
“叵耐这个猴精,能有多大手段,就敢敌过十万天兵!
李天王又来求助,却将那路神兵助之?”

言未毕,观音合掌启奏:
“陛下宽心,贫僧举一神,可擒这猴。”

玉帝道:
“所举者何神?”

菩萨道:
“乃陛下令甥显圣二郎真君,
现居灌洲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
他昔日曾力诛六怪,
又有梅山兄弟与帐前一千二百草头神,神通广大。
奈他只是听调不听宣,陛下可降一道调兵旨意,
着他助力,便可擒也。”

玉帝闻言,即传调兵的旨意,就差大力鬼王赍调。
  那鬼王领了旨,即驾起云,径至灌江口。
不消半个时辰,直至真君之庙。早有把门的鬼判,
传报至里道:
“外有天使,捧旨而至。”
二郎即与众兄弟,出门迎接旨意,焚香开读旨意。
上云:

   “花果山妖猴齐天大圣作乱。
  因在宫偷桃、偷酒、偷丹,搅乱蟠桃大会,
  现着十万天兵,一十八架天罗地网,
  围山收伏,未曾得胜,
  今特调贤甥同义兄弟即赴花果山助力剿除。
  成功之后,高升重赏。”

真君大喜道:
“天使请回,吾当就去拔刀相助也。”

  鬼王回奏不题。
  这真君即唤梅山六兄弟——乃康、张、姚、李四太尉,
郭申、直健二将军,聚集殿前道:
“适才玉帝调遣我等往花果山收降妖猴,同去去来。”

众兄弟俱忻然愿往。即点本部神兵,驾鹰牵犬,搭弩张弓,
纵狂风,霎时过了东洋大海,径至花果山。
见那天罗地网,密密层层,不能前进。

因叫道:
“把天罗地网的神将听着:吾乃二郎显圣真君,蒙玉帝调来,
擒拿妖猴者,快开营门放行。”

一时,各神一层层传入。
四大天王与李天王俱出辕门迎接,相见毕,问及胜败之事,
天王将上项事备陈一遍。真君笑道:“小圣来此,
必须与他斗个变化,列公将天罗地网,不要幔了顶上,
只四围紧密,让我赌斗。若我输与他,不必列公相助,
我自有兄弟扶持;
若赢了他,也不必列公绑缚,我自有兄弟动手。
只请托塔天王与我使个照妖镜,住立空中。
恐他一时败阵,逃窜他方,切须与我照耀明白,勿走了他。”

天王各居四维,众天兵各挨排列阵去讫。
这真君领着四太尉、二将军,连本身七兄弟,出营挑战;
分付众将,紧守营盘,收全了鹰犬。众草头神得令,
真君只到那水帘洞外,见那一群猴,齐齐整整,
排作个蟠龙阵势;中军里,立一竿旗,
上书“齐天大圣”四字。

真君道:
“那泼猴,怎么称得起齐天之职?”

梅山六弟道:
“且休赞叹,叫战去来。”

那营口小猴见了真君,急走去报知。
那猴王即掣金箍棒,整黄金甲,登步云履,按一按紫金冠,
腾出营门,急睁眼观看,那真君的相貌,果是清奇,
打扮得又秀气。
真是个:

   仪容清秀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
   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
   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斧劈桃山曾救母,弹打棕罗双凤凰。
   力诛八怪声名远,义结梅山七圣行。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赤城昭惠英灵圣,显化无边号二郎。
大圣见了,笑嘻嘻的,将金箍棒掣起,
高叫道:
“你是何方小将,辄敢大胆到此挑战?”

真君喝道:
“你这厮有眼无珠,认不得我么!
吾乃玉帝外甥,敕封昭惠灵王二郎是也。
今蒙上命, 到此擒你这造反天宫的弼马温猢狲,
你还不知死活!”

大圣道:
“我记得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
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么?
我行要骂你几声,曾奈无甚冤仇,待要打你一棒,
可惜了你的性命。
你这郎君小辈,可急急回去,唤你四大天王出来。”

真君闻言,心中大怒道:
“泼猴!休得无礼!吃吾一刀!”

大圣侧身躲过,疾举金箍棒,劈手相还。
他两个这场好杀:

   昭惠二郎神,齐天孙大圣,这个心高欺敌美猴王,
   那个面生压伏真梁栋。两个乍相逢,个人皆睹兴。
   从来未识浅和深,今日方之轻与重。
   铁棒赛飞龙,神锋如舞凤,左挡右攻,前迎后映。
   这阵上梅山六弟助威风,那阵上马流四将传军令。
   摇旗擂鼓各齐心,呐喊筛锣都助兴。
   两个钢刀有见机,一来一往无丝缝。
   金箍棒是海中珍,变化飞腾能取胜;
   若还身慢命该休,但要差汽为蹭蹬。

  真君与大圣斗经三百馀合,不知胜负。
那真君抖擞神威,摇身一变,变得身高万丈,两只手,
举着三尖两刃神锋,好便似华山顶上之峰,青脸獠牙,
朱红头发,恶狠狠,望大圣着头就砍。这大圣也使神通,
变得与二郎身躯一样,嘴脸一般,举一条如意金箍棒,
却就是昆仑顶上擎天之柱,抵住二郎神,唬得那马、流元帅,
战兢兢,摇不得旌旗;崩、巴二将,虚怯怯,使不得刀剑。
这阵上,康、张、姚、李、郭申、直健,传号令,撒放草头神,
向他那水帘洞外,纵着鹰犬,搭弩张弓,一齐掩杀。
可怜冲散妖猴四健将,捉拿灵怪二三千!
那些猴,抛戈弃甲,撇剑抛枪;跑的跑,喊的喊;上
山的上山,归洞的归洞;好似夜猫惊宿鸟,飞洒满天星。
众兄弟得胜不题。

  却说真君与大圣变做法天象地的规模,
正斗时,大圣忽见本营中妖猴惊散,自觉心慌,收了法象,
掣棒抽身就起。真君见他败走,大步赶上道:
“那里走,趁早归降,饶你性命!”

大圣不恋战,只情跑起,将近洞口,正撞着康、张、姚、
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将军,一齐帅众挡住道:
“泼猴!那里走!”

大圣慌了手脚,就把金箍棒捏做绣花针,藏在耳内,
摇身一变,变作个麻雀儿,飞在树稍头钉住。
那六兄弟,慌慌张张,前后寻觅不见,一齐吆喝道:
“走了这猴精也!走了这猴精也!”

 正嚷间,真君到了,问:
“兄弟们,赶到那厢不见了?”

众神道:
“才在这里围住,就不见了。”

二郎圆睁凤眼观看,见大圣变了麻雀儿,钉在树上
,就收了法象,撇了神锋,卸下弹弓,摇身一变,
变作个雀鹰儿,抖开翅,飞将去扑打。
大圣见了,搜的一翅飞起,去变作一只大鹚老,冲天而去。
二郎见了,急抖翎毛,摇身一变,变作一只大海鹤,
钻上云霄来衔。大圣又将身按下,入涧中,变作一个鱼儿,
淬入水内。二郎赶至涧边,不见踪迹。

心中暗想道:
“这猢狲必然下水去也。定变作鱼虾之类。等我再变变拿他。”

果一变变作个鱼鹰儿,飘荡在下溜头波面上。
等待片时,那大圣变鱼儿,顺水正游,忽见一只飞禽,
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
“想是二郎变化了等我哩!……”

急转头,打个花就走。二郎看见道:
“打花的鱼儿,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
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腮上无针。
他怎么见了我就回去了?必然是那猴变的。”

赶上来,刷的啄一嘴。那大圣就撺出水中,一变,
变作一条水蛇,游近岸,钻入草中。二郎因衔他不着,
他见水响中,见一条蛇撺出去,认得是大圣,急转身,
又变了一只朱绣顶的灰鹤,伸着一个长嘴,
与一把尖头铁钳子相似,径来吃这水蛇。水蛇跳一跳,
又变做一只花鸨,木木樗樗的,立在蓼汀之上。
二郎见他变得低贱,——花鸨乃鸟中至贱至淫之物,
不拘鸾、凤、鹰、鸦都与交群——故此不去拢傍,即现原身,
走将去,取过弹弓拽满,一弹子把他打个〔足龙〕踵。

  那大圣趁着机会,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又变,
变一座土地庙儿;大张着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
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只有尾巴不好收拾,
竖在后面,变做一根旗竿。真君赶到崖下,不见打倒的鸨鸟,
只有一间小庙,急睁凤眼,仔细看之,见旗竿立在后面,
笑道:
“是这猢狲了!
他今又在那里哄我。
我也曾见庙宇,更不曾见一个旗竿竖在后面的。
断是这畜生弄谊!
他若哄我进去,他便一口咬住。我怎肯进去?
等我掣拳先捣窗棂,后踢门扇!”

大圣听得,心惊道:
“好狠!好狠!
门扇是我牙齿,窗棂是我眼睛;若打了牙,捣了眼,
却怎么是好?”

扑的一个虎跳,又冒在空中不见。
  真君前前后后乱赶,只见四太尉、二将军一齐拥至道:
“兄长,拿住大圣了么?”

真君笑道:
“那猴儿才自变座庙宇哄我。
我正要捣他窗棂,踢他门扇,他就纵一纵,又渺无踪迹。
可怪!可怪!”

众皆愕然,四望更无形影。真君道:
“兄弟们在此看守巡逻,等我上去寻他。”

即纵身驾云,起在半空。见那李天王高擎照妖镜,
与哪吒住立云端,真君道:
“天王,曾见那猴王么?”

天王道:
“不曾上来。我这里照着他哩。”

真君把那睹变化,弄神通,拿群猴一事说毕,却道:
“他变庙宇,正打处,就走了。”

李天王闻言,又把照妖镜四方一照,
呵呵的笑道:
“真君,快去!快去!
那猴使了个隐身法,走出营围,往你那灌江口去也。”

二郎听说,即取神锋,回灌江口来赶。
  却说那大圣已至灌江口,摇身一变,
变作二郎爷爷的模样,按下云头,径入庙里。
鬼判不能相认,一个个磕头迎接。他坐中间,
点查香火:见李虎拜还的三牲,张龙许下的保福,
赵甲求子的文书,钱丙告病的良愿。正看处,有人报:
“又一个爷爷来了。”

众鬼判急急观看,无不惊心。真君却道:
“有个甚么齐天大圣,才来这里否?”

众鬼判道:
“不曾见甚么大圣,只有一个爷爷在里面查点哩。”

真君撞进门,大圣见了,现出本相道:
“郎君不消嚷,庙宇已姓孙了。”

这真君即举三尖两刃神锋,劈脸就砍。
那猴王使个身法,让过神锋,掣出那绣花针儿,
幌一幌,碗来粗细,赶到前,对面相还。两个嚷嚷闹闹,
打出庙门,半雾半云,且行且战,复打到花果山,
慌得那四大天王等众,提防愈紧。这康、张太尉等迎着真君,
合力努力,把那美猴王围绕不题。

  话表大力鬼王既调了真君与六兄弟提兵擒魔去后,
却上界回奏。玉帝与观音菩萨、王母并众仙卿,正在灵霄殿讲话,
道:
“既是二郎已去赴战,这一日还不见回报。”

观音合掌道:
“贫僧请陛下同道祖出南天门外,亲去看看虚实如何?”

玉帝道:
“言之有理。”

即摆驾,同道祖、观音、王母与众仙卿至南天门。
早有些天丁、力士接着,开门遥观,只见众天丁布罗网,
围住四面;李天王与哪吒,擎照妖镜,立在空中;
真君把大圣围绕中间,纷纷赌斗呢。

菩萨开口对老君说:
“贫僧所举二郎神如何?
——果有神通,已把那大圣围困,只是未得擒拿。
我如今助他一功,决拿住他也。”

老君道:
“菩萨将甚兵器?怎能助他?”

菩萨道:
“我将那净瓶杨柳抛下去,
打那猴头;即不能打死,也打一跌,教二郎小圣,好去拿他。”

老君道:
“你这瓶是个磁器,准打着他便好;如打不着他的头,
或撞着他的铁棒,却不打碎了?
你且莫动手, 等我老君助他一功。”

菩萨道:
“你有甚么兵器?”

老君道:
“有,有,有。”

捋起衣袖,左膊上,取下一个圈子,说道:
“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
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
一名‘金钢琢’,又名‘金钢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
甚是亏他。早晚最可防身。等我丢下去打他一下。”

  话毕,自天门上往下一掼,滴流流,径落花果山营盘里,
可可的着猴王头上一下。
猴王只顾苦战七圣,却不知天上坠下这兵器,打中了天灵,
立不稳脚,跌了一跤,爬将起来就跑;被二郎爷爷的细犬赶上,
照腿肚子上一口,又扯了一跌。

他睡倒在地,骂道:
“这个亡人!你不去妨家长,却来咬老孙!”

急翻身爬不起来,被七圣一拥按住,即将绳索捆绑,
使勾刀穿了琵琶骨,再不能变化。
  那老君收了金钢琢,请玉帝同观音、王母、
众仙等,俱回灵霄殿。
这下面四大天王与李天王诸神,俱收兵拔寨,
近前向小圣贺喜,道:
“此小圣之功也!”

小圣道:
“此乃天尊洪福,众神威权,我何功之有?”

康、张、姚、李道:
“兄长不必多叙,且押这厮去上界见玉帝,请旨发落去也。”

真君道:
“贤弟,汝等未受天录,不得面见玉帝。
教天甲神兵押着,我同天王等上届回旨。
你们帅众在此搜山,搜净之后,仍回灌口。
待我请了赏,讨了功,回来同乐。”

四太尉、二将军,依言领诺。
这真君与众即驾云头, 唱凯歌, 得胜朝天。
不多时,到通明殿外。天师启奏道:
“四大天王等众已捉了妖猴齐天大圣了。
来此听宣。”

玉帝传旨,即命大力鬼王与天丁等众,押至斩妖台,
将这厮碎剁其尸。
咦!
正是:欺诳今遭刑宪苦,英雄气概等时休。

毕竟不知那猴王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6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五回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诸神捉怪


西游记 第五回

作者:吴承恩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诸神捉怪



  话表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更不知官衔品从,
也不较俸禄高低,但只注名便了。那齐天府下二司仙吏,早晚扶侍,
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无事牵萦,自由自在。闲时节会友游宫,
交朋结义。见三清,称个“老”字;逢四帝,道个“陛下”。

与那九曜星、五方将、二十八宿、四大天王、十二元辰、五方五老、
普天星相、河汉群神,俱只以弟兄相待,彼此称呼。
今日东游,明日西荡,云去云来,行踪不定。

  一日,玉帝早朝,班部中闪出许旌阳真人,俯囟启奏道:
“今有齐天大圣,无事闲游,结交天上众星宿,
不论高低,俱称朋友。
恐后闲中生事,不若与他一件事管,庶免别生事端。”

玉帝闻言,即时宣诏。那猴王欣欣然而至,道:
“陛下,诏老孙有何升赏?”

玉帝道:
“朕见你身闲无事,与你件执事。
你且权管那蟠桃园,早晚好生在意。”

大圣欢喜谢恩,朝上唱喏而退。
  他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
本园中有个土地拦住,问道:
“大圣何往?”

大圣道:
“吾奉玉帝点差,代管蟠桃园,今来查勘也。”

那土地连忙施礼,即呼那一班锄树力士、
运水力士、修桃力士、打扫力士都来见大圣磕头,
引他进去。但见那:

  夭夭灼灼,颗颗株株。夭夭灼灼花盈树,颗颗株株果压枝。
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
时开时结千年熟,无夏无冬万载迟。
先熟的,酡颜醉脸;还生的,带蒂青皮。
凝烟肌带绿,映日显丹姿。树下奇葩并异卉,四时不谢色齐齐。
左右楼台并馆舍,盘空常见罩云霓。

  不是玄都凡俗种,瑶池王母自栽培。
大圣看玩多时,问土地道:
“此树有多少株数?”

土地道:
“有三千六百株: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
,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体健身轻。
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
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
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
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大圣闻言,欢喜无任,当日查明了株数,点看了亭阁,回府。
自此后,三五日一次赏玩,也不交友,也不他游。

  一日,见那老树枝头,桃熟大半,他心里要吃个尝新。
奈何本园土地、力士并齐天府仙吏紧随不便。
忽设一计道:
“汝等且出门外伺候,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

那众仙果退。
只见那猴王脱了冠着服,爬上大树,拣那熟透的大桃,
摘了许多,就在树枝上自在受用。
吃了一饱,却跳下来,簪冠著服,唤众等仪从回府。
迟三二日,又去设法偷桃,尽他享用。

  一朝,王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
即着那红衣仙女、素衣仙女、青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
黄衣仙女、绿衣仙女,各顶花篮,去蟠桃园摘桃建会。
七衣仙女直至园门首,只见蟠桃园土地、
力士同齐天府二司仙吏,都在那里把门。
仙女近前道:
“我等奉王母懿旨,到此携桃设宴。”

土地道:
“仙娥且住。今岁不比往年了,玉帝点差齐天大圣在此督理,
须是报大圣得知,方敢开园。”

仙女道:
“大圣何在?”

土地道:
“大圣在园内,因困倦,自家在亭子上睡哩。”

仙女道:
“既如此,寻他去来,不可延误。”

土地即与同进。
寻至花亭不见,只有衣冠在亭,不知何往。
四下里都没寻处。原来大圣耍了一会,吃了几个桃子,
变做二寸长的个人儿,在那大树梢头浓叶之下睡着了。

七衣仙女道:
“我等奉旨前来,寻不见大圣,怎敢空回?”

旁有仙吏道:
“仙娥既奉旨来,不必迟疑。
我大圣闲游惯了,想是出园会友去了。
汝等且去摘桃,我们替你回话便是。”

那仙女依言,入树林之下摘桃。
先在前树摘了二篮,又在中树摘了三篮;到后树上摘取,
只见那树上花果稀疏,止有几个毛蒂青皮的。
原来熟的都是猴王吃了。
七仙女张望东西,只见南枝上止有一个半红半白的桃子。
青衣女用手扯下枝来,红衣女摘了,却将枝子望上一放。
原来那大圣变化了,正睡在此枝,被他惊醒。
大圣即现本相,耳朵内掣出金箍棒,幌一幌,碗来粗细,
咄的一声道:
“你是那方怪物,敢大胆偷摘我桃!”

慌得那七仙女一齐跪下道:
“大圣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来的七衣仙女,
摘取仙桃,大开宝阁,做‘蟠桃胜会’。适至此间,
先见了本园土地等神,寻大圣不见。
我等恐迟了王母懿旨,是以等不得大圣,
故先在此摘桃,万望恕罪。”

大圣闻言,回嗔作喜道:
“仙娥请起。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仙女道:
“上会自有旧规。请的是西天佛老、菩萨、罗汉,
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翁,
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
这个是五方五老。还有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
太乙天仙等众,中八洞玉皇、九垒、海岳神仙,
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
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齐赴蟠桃嘉会。”

大圣笑道:
“可请我么?”

仙女说:
“不曾听得说。”

大圣道:
“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尊席,有何不可?”

仙女道:
“此是上会会规,今会不知如何。”

大圣道:
“此言也是,难怪汝等。你且立下,
待老孙先去打听个消息,看可请老孙不请。”

 好大圣,捻着诀,念声咒语,对众仙女道:
“住!住!住!”

这原来是个定身法,把那七衣仙女一个个睖睖睁睁,
白着眼,都站在桃树之下。
大圣纵朵祥云,跳出园内,竟奔瑶池路上而去。
正行时,只见那壁厢:

  一天瑞霭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绝。
  白鹤声鸣振九皋,紫芝色秀分千叶。
  中间现出一尊仙,相貌天然丰采别。
  神舞虹霓幌汉霄,腰悬宝录无生灭。

  名称赤脚大罗仙,特赴蟠桃添寿节。
那赤脚大仙觌面撞见大圣,大圣低头定计,赚哄真仙,
他要暗去赴会,却问:
“老道何往?”

大仙道:
“蒙王母见招,去赴蟠桃嘉会。”

大圣道:
“老道不知。
玉帝因老孙筋斗云疾,着老孙五路邀请列位,
先至通明殿下演礼,后方去赴宴。”

大仙是个光明正大之人,就以他的诳语作真。道:
“常年就在瑶池演礼谢恩,如何先去通明殿演礼,
方去瑶池赴会?”

无奈,只得拨转祥云,径往通明殿去了。
  大圣驾着云,念声咒语,摇身一变,就变做赤脚大仙模样,
前奔瑶池。
不多时,直至宝阁,按住云头,轻轻移步,走入里面。
只见那里:

  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瑶台铺彩结,宝阁散氤氲。
  凤翥鸾腾形缥缈,金花玉萼影浮沉。
  上排着九凤丹霞扆,八宝紫霓墩。
  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
  桌上有龙肝和凤髓,熊掌与猩唇。
  珍馐百味般般美,异果嘉肴色色新。

  那里铺设得齐齐整整,却还未有仙来。
这大圣点看不尽,忽闻得一阵酒香扑鼻;忽转头,
见右壁厢长廊之下,有几个造酒的仙官,盘糟的力士,
领几个运水的道人,烧火的童子,在那里洗缸刷瓮,
已造成了玉液琼浆,香醪佳酿。
大圣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那些人都在这里。
他就弄个神通,把毫毛拔下几根,丢入口中嚼碎,喷将出去,
念声咒语,叫

“变!”

即变做几个瞌睡虫,奔在众人脸上。
你看那伙人,手软头低,闭眉合眼,丢了执事,都去盹睡。
大圣却拿了些百味珍馐,佳肴异品,走入长廊里面,
就着缸,挨着瓮,放开量,痛饮一番。
吃勾了多时,酕醄醉了。

自揣自摸道:
“不好!不好!再过会,请的客来,却不怪我?
一时拿住,怎生是好?不如早回府中睡去也。”

  好大圣:摇摇摆摆,仗着酒,任情乱撞,
一会把路差了;不是齐天府,却是兜率天宫。
一见了,顿然醒悟道:
“兜率宫是三十三天之上,乃离恨天太上老君之处,
如何错到此间?
——也罢!也罢!
一向要来望此老,不曾得来,今趁此残步,
就望他一望也好。”

即整衣撞进去,那里不见老君,四无人迹。
原来那老君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讲道,
众仙童、仙将、仙官、仙吏,都侍立左右听讲。
这大圣直至丹房里面,寻访不遇,但见丹灶之旁,炉中有火。
炉左右安放着五个葫芦,葫芦里都是炼就的金丹。

大圣喜道:
“此物乃仙家之至宝,老孙自了道以来,识破了内外相同之理,
也要些金丹济入,不期到家无暇;今日有缘,却又撞着此物,
趁老子不在,等我吃他几丸尝新。”他就把那葫芦都倾出来,
就都吃了,如吃炒豆相似。

  一时间丹满酒醒,又自己揣度道:
“不好!不好!
这场祸,比天还大;若惊动玉帝,性命难存。
走!走!走!
不如下界为王去也!”

他就跑出兜率宫,不行旧路,从西天门,使个隐身法逃去。
即按云头,回至花果山界。
但见那旌旗闪灼,戈戟光辉
,原来是四健将与七十二洞妖王,在那里演习武艺。

大圣高叫道:
“小的们!我来也!”

众怪丢了器械,跪倒道:
“大圣好宽心!
丢下我等许久,不来相顾!”

大圣道:
“没多时!没多时!”

且说且行,径入洞天深处。
四健将打扫安歇叩头礼拜毕。俱道:
“大圣在天这百十年,实受何职?”

大圣笑道:
“我记得才半年光景,怎么就说百十年话?”

健将道:
“在天一日,即在下方一年也。”

大圣道:
“且喜这番玉帝相爱,果封做‘齐天大圣’,起一座齐天府,
又设安静、宁神二司,司设仙吏侍卫。向后见我无事,
着我看管蟠桃园。近因王母娘娘设‘蟠桃大会’,未曾请我,
是我不待他请,先赴瑶池,把他那仙品、仙酒,都是我偷吃了。
走出瑶池,踉踉跄跄误入老君宫阙,
又把他五个葫芦金丹也偷吃了。
但恐玉帝见罪,方才走出天门来也。”

  众怪闻言大喜。
即安排酒果接风,将椰酒满斟一石碗奉上,大圣喝了一口,
即咨牙咧嘴道:
“不好吃!不好吃!”

崩、巴二将道:
“大圣在天宫,吃了仙酒、仙肴,
是以椰酒不甚美口。
常言道:‘美不美,乡中水。’”

大圣道:
“你们就是‘亲不亲,故乡人。’我今早在瑶池中受用时,
见那长廊之下,有许多瓶罐,都是那玉液琼浆。
你们都不曾尝着。
待我再去偷他几瓶回来,你们各饮半杯,一个个也长生不老。”

众猴欢喜不胜。
大圣即出洞门,又翻一筋斗,使个隐身法,径至蟠桃会上。
进瑶池宫阙,只见那几个造酒、盘糟、运水、烧火的,还鼾睡未醒。
他将大的从左右胁下挟了两个,两手提了两个,即拨转云头回来,
会众猴在于洞中,就做个“仙酒会”,各饮了几杯,快乐不题。

  却说那七衣仙女自受了大圣的定身法术,一周天方能解脱。
各提花篮,回奏王母,说道:
“齐天大圣使法术困住我等,故此来迟。”

王母问道:
“你等摘了多少蟠桃?”

仙女道:
“只有两篮小桃,三篮中桃。
至后面,大桃半个也无,想都是大圣偷吃了。
及正寻间,不期大圣走将出来,行凶挖打,又问设宴请谁。
我等把上会事说了一遍,他就定住我等,不知去向。
只到如今,才得醒解回来。”

  王母闻言,即去见玉帝,备陈前事。
说不了,又见那造酒的一班人,同仙官等来奏:
“不知甚么人,搅乱了‘蟠桃大会’,偷吃了玉液琼浆,
其八珍百味,亦俱偷吃了。”

又有四个大天师来奏上:
“太上道祖来了。”

玉帝即同王母出迎。老君朝礼毕,道:
“老道宫中,炼了些‘九转金丹’,伺候陛下做‘丹元大会’,
不期被贼偷去, 特启陛下知之。 ”

玉帝见奏,悚惧。少时,又有齐天府仙吏叩头道:
“孙大圣不守执事,自昨日出游,至今未转,更不知去向。”

玉帝又添疑思。
只见那赤脚大仙又俯囟上奏道:
“臣蒙王母诏昨日赴会,偶遇齐天大圣,对臣言万岁有旨,
着他邀臣等先赴通明殿演礼,方去赴会。
臣依他言语,即返至通明殿外,不见万岁龙车凤辇,
又急来此俟候。”

玉帝越发大惊道:
“这厮假传旨意,赚哄贤卿,快着纠察灵官缉访这厮踪迹!”

  灵官领旨,即出殿遍访尽得其详细。

回奏道:
“搅乱天宫者,乃齐天大圣也。”

又将前事尽诉一番。
玉帝大恼。
即差四大天王,协同李天王并哪吒太子,点二十八宿、
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
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
布一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去花果山围困,定捉获那厮处治。
众神即时兴师,离了天宫。这一去,但见那:

  黄风滚滚遮天暗,紫雾腾腾罩地昏。
只为妖猴欺上帝,致令众圣降凡尘。
四大天王,五方揭谛:四大天王权总制,五方揭谛调多兵。
李托塔中军掌号,恶哪吒前部先锋。罗猴星为头检点,
计都星随后峥嵘。太阴星精神抖擞,太阳星照耀分明。
五行星偏能豪杰,九曜星最喜相争。元辰星子午卯酉,
一个个都是大力天丁。五瘟五岳东西摆,六丁六甲左右行。
四渎龙神分上下,二十八宿密层层。
角亢氐房为总领,奎娄胃昴惯翻腾。
斗牛女虚危室壁,心尾箕星个个能,井鬼柳星张翼轸,
轮枪舞剑显威灵。停云降雾临凡世,花果山前扎下营。

  诗曰:

  天产猴王变化多,偷丹偷酒乐山窝。
  只因搅乱蟠桃会,十万天兵布网罗。

  当时李天王传了令,着众天兵扎了营,
把那花果山围得水泄不通。
上下布了十八架天罗地网,先差九曜恶星出战。
九曜即提兵径至洞外,只见那洞外大小群猴跳跃顽耍。

星官厉声高叫道:
“那小妖!你那大圣在那里?
我等乃上界差调的天神,到此降你这造反的大圣。
教他快快来归降;若道半个‘不’字,教汝等一概遭诛!”

那小妖慌忙传入道:
“大圣,祸事了!祸事了!
外面有九个凶神,口称上界来的天神,收降大圣。”

  那大圣正与七十二洞妖王,并四健将分饮仙酒,
一闻此报,公然不理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

说不了,一起小妖又跳来道:
“那九个凶神,恶言泼语,在门前骂战哩!”

大圣笑道:
“莫睬他。‘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
’”说犹未了,又一起小妖来报:
“爷爷!那九个凶神已把门打破了,杀进来也!”

大圣怒道:
“这泼毛神,老大无礼!
本来不与他计较,如何上门来欺我?”

即命独角鬼王,领帅七十二洞妖王出阵,
老孙领四健将随后。
那鬼王疾帅妖兵,出门迎敌,却被九曜恶星一齐掩杀,
抵住在铁板桥头,莫能得出。

  正嚷间,大圣到了。
叫一声

“开路!”

掣开铁棒,幌一幌,碗来粗细,丈二长短,
丢开架子, 打将出来。
九曜星那个敢抵,一时打退。

那九曜星立住阵势道:
“你这不知死活的弼马温!
你犯了十恶之罪,先偷桃,后偷酒,搅乱了蟠桃大会,
又窃了老君仙丹,又将御酒偷来此处享乐。
你罪上加罪,岂不知之?”

大圣笑道:
“这几椿事,实有!实有!但如今你怎么?”

九曜星道:
“吾奉玉帝金旨,帅众到此收降你,快早皈依!
免教这些生灵纳命。不然,就屣平了此山,掀翻了此洞也!”

大圣大怒道:
“量你这些毛神,有何法力,敢出浪言,
不要走,请吃老孙一棒!”

这九曜星一齐踊跃。那美猴王不惧分毫,轮起金箍棒,
左遮右挡,把那九曜星战得筋疲力软,一个个倒拖器械,
败阵而走,急入中军帐下,对托塔天王道:
“那猴王果十分骁勇!
我等战他不过,败阵来了。”

李天王即调四大天王与二十八宿,一路出师来斗。
大圣也公然不惧,调出独角鬼王、七十二洞妖王与四个健将,
于洞门外列成阵势。你看这场混战,好惊人也:

  寒风飒飒,怪雾阴阴。
那壁廊旌旗飞彩,这壁厢戈戟生辉。
滚滚盔明,层层甲亮。
滚滚盔明映太阳,如撞天的银磬;层层甲亮砌岩崖,
似压地的冰山。大捍刀,飞云掣电,楮白枪,度雾穿云。
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青铜剑,四明铲,密树排阵。
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
大圣一条如意棒,翻来覆去战天神。
杀得那空中无鸟过,山内虎狼奔。
扬砂走石乾坤黑,播土飞尘宇宙昏。只听兵兵扑扑惊天地,
煞煞威威振鬼神。

  这一场自辰时布阵,混杀到日落西山。
那独角鬼王与七十二洞妖怪,尽被众天神捉拿去了,
止走了四健将与那群猴,深藏在水帘洞底。这大圣一条棒,
抵住了四大天神与李托塔、哪吒太子,俱在半空中,
——杀勾多时,大圣见天色将晚,即拉毫毛一把,丢在口中,
嚼将出去,叫声

“变!”

就变了千百个大圣,都使的是金箍棒,
打退了哪吒太子,战败了五个天王。
  大圣得胜,收了毫毛,急转身回洞,早又见铁板桥头,
四个健将,领众叩迎那大圣,哽哽咽咽大哭三声,
又唏唏哈哈大笑三声。

大圣道:
“汝等见了我,又哭又笑,何也?”

四健将道:
“今早帅众将与天王交战,把七十二洞妖王与独角鬼王,
尽被众神捉了,我等逃生,故此该哭。
这见大圣得胜回来,未曾伤损,故此该笑。”

大圣道:
“胜负乃兵家之常。
古人云:‘杀人一万,自损三千。’况捉了去的头目乃是虎、
豹、狼虫、獾獐、狐骆之类,我同类者未伤一个,
何须烦恼?
他虽被我使个分身法杀退,他还要安营在我山脚下。
我等且紧紧防守,饱食一顿,安心睡觉,养养精神。
天明看我使个大神通,拿这些天将,与众报仇。”

四将与众猴将椰酒吃了几碗,安心睡觉不题。

  那四大天王收兵罢战,众各报功:有拿住虎豹的,
有拿住狮象的,有拿住狼虫狐骆的,更不曾捉着一个猴精。
当时果又安辕营,下大寨,赏劳了得功之将,
吩咐了天罗地网之兵,个个提铃喝号,围困了花果山,
专待明早大战。各人得令,一处处谨守。
此正是:妖猴作乱惊天地,布网张罗昼夜看。

毕竟天晓后如何处治,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5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四回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天意未宁


西游记 第四回

作者:吴承恩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天意未宁



  那太白金星与美猴王,同出了洞天深处,一齐驾云而起。
原来悟空筋斗云比众不同,十分快疾,把个金星撇在脑后,
先至南天门外。
正欲收云前进,被增长天王领着庞、刘、苟、毕、邓、辛、张、陶,
一路大力天丁,枪刀剑戟,挡住天门,不肯放进。

猴王道:
“这个金星老儿,乃奸诈之徒!
既请老孙,如何教人动刀动枪,阻塞门路?”

正嚷间,金星倏到。悟空就觌面发狠道:
“你这老儿,怎么哄我?
被你说奉玉帝招安旨意来请,
却怎么教这些人阻住天门,不放老孙进去?”

金星笑道:
“大王息怒。
你自来未曾到此天堂,却又无名,众天丁又与你素不相识,
他怎肯放你擅入?
等如今见了天尊,授了仙录,注了官名,
向后随你出入,谁复挡也?”

悟空道:
“这等说,也罢,我不进去了。”

金星又用手扯住道:
“你还同我进去。”

  将近天门,金星高叫道:
“那天门天将,大小吏兵,放开路者。此乃下界仙人,
我奉玉帝圣旨,宣他来也。”

这增长天王与众天丁俱才敛兵退避。猴王始信其言。
同金星缓步入里观看。真个是:
  初登上界,乍入天堂。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只见那南天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
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
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
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
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
花药宫、……一宫宫脊吞金稳兽;又有七十二重宝殿,
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
一殿殿柱列玉麒麟。
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炼药炉边,
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
又至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
玉簪珠履,紫绶金章。金钟撞动,三曹神表进丹墀;
天鼓鸣时,万圣朝王参玉帝。
又至那灵霄宝殿,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

  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
上面有个紫巍巍,明幌幌,圆丢丢,亮灼灼,大金葫芦顶;
下面有天妃悬掌扇,玉女捧仙巾。恶狠狠,掌朝的天将;
气昂昂,护驾的仙卿。
正中间,琉璃盘内,放许多重重叠叠太乙丹;
玛瑙瓶中,插几枝弯弯曲曲珊瑚树。正是天宫异物般般有,
世上如他件件无。金阙银銮并紫府,琪花瑶草暨琼葩。
朝王玉兔坛边过,参圣金乌着底飞。
猴王有分来天境,不堕人间点污泥。

  太白金星,领着美猴王,到于灵霄殿外。
不等宣诏,直至御前,朝上礼拜。
悟空挺身在旁,且不朝礼,但侧耳以听金星启奏。

金星奏道:
“臣领圣旨,已宣妖仙到了。”

玉帝垂帘问曰:
“那个是妖仙?”

悟空却才躬身答道:
“老孙便是!”

仙卿们都大惊失色道:
“这个野猴!
怎么不拜伏参见,辄敢这等答应道:‘老孙便是!’
却该死了!该死了!”

玉帝传旨道:
“那孙悟空乃下界妖仙,初得人身,不知朝礼,且姑恕罪。”

众仙卿叫声
“谢恩!”

猴王却才朝上唱个大喏。
玉帝宣文选武选仙卿,看那处少甚官职,着孙悟空去除授。
旁边转过武曲星君,启奏道:
“天宫里各宫各殿,各方各处,都不少官,
只是御马监缺个正堂管事。”

玉帝传旨道:
“就除他做个‘弼马温’罢。”

众臣叫谢恩,他也只朝上唱个大喏。
玉帝又差木德星君送他去御马监到任。

  当时猴王欢欢喜喜,与木德星官径去到任。事毕,
木德星官回宫。他在监里,会聚了监丞、监副、典簿、
力士,大小官员人等,查明本监事务,止有天马千匹。

乃是:
  骅骝骐骥,騄駬纤离;龙媒紫燕,挟翼骕骦;駃騠银騔,
騕褭飞黄;騊駼翻羽,赤兔超光;逾辉弥景,腾雾胜黄;
追风绝地,飞翻奔霄;逸飘赤电,铜爵浮云;骢珑虎〔马剌〕,
绝尘紫鳞;四极大宛,八骏九逸,千里绝群:——此等良马,
一个个,嘶风逐电精神壮,踏雾登云气力长。

  这猴王查看了文簿,点明了马数。
本监中典簿管征备草料;
力士官管刷洗马匹、扎草、饮水、煮料;
监丞、监副辅佐催办;弼马昼夜不睡,滋养马匹。
日间舞弄犹可,夜间看管殷勤,但是马睡的,赶起来吃草;
走的捉将来靠槽。
那些天马见了他,泯耳攒蹄,倒养得肉膘肥满。
不觉的半月有馀,一朝闲暇,众监官都安排酒席,
一则与他接风,二则与他贺喜。

  正在欢饮之间,猴王忽停杯问曰:
“我这‘弼马温’是个甚么官衔?”

众曰:
“官名就是此了。 ”

又问:
“此官是个几品?”

众道:
“没有品从。”

猴王道:
“没品,想是大之极也。”

众道:
“不大,不大,只唤做‘未入流’。”

猴王道:
“怎么叫做‘未入流’?”

众道:
“末等。这样官儿,最低最小,只可与他看马。
似堂尊到任之后,这等殷勤,喂得马肥,
只落得道声‘好’字,如稍有些尪羸,还要见责;
再十分伤损,还要罚赎问罪。”

猴王闻此,不觉心头火起,咬牙大怒道:
“这般藐视老孙!老孙在花果山,
称王称祖,怎么哄我来替他养马?
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岂是待我的?
不做他!不做他!我将去也!”

忽喇的一声,把公案推倒,耳中取出宝贝,幌一幌,
碗来粗细,一路解数,直打出御马监,径至南天门。
众天丁知他受了仙录,乃是个弼马温,
不敢阻当,让他打出天门去了。

  须臾,按落云头,回至花果山上。
只见那四健将与各洞妖王,在那里操演兵卒。

这猴王厉声高叫道:
“小的们!老孙来了!”

一群猴都来叩头,迎接进洞天深处,请猴王高登宝位,
一壁厢办酒接风都道:
“恭喜大王,上界去十数年,想必得意荣归也?”

猴王道:
“我才半月有馀,那里有十数年?”

众猴道:
“大王,你在天上,不觉时辰。
天上一日, 就是下界一年哩。请问大王,官居何职?”

猴王摇手道:
“不好说!不好说!活活的羞杀人!
那玉帝不会用人,他见老孙这般模样,
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原来是与他养马,未入流品之类。
我初到任时不知,只在御马监中顽耍。
及今日问我同寮,始知是这等卑贱。
老孙心中大恼,推倒席面,不受官衔,因此走下来了。”

众猴道:
“来得好!来得好!
大王在这福地洞天之处为王,多少尊重快乐,
怎么肯去与他做马夫?”

教:
“小的们!快办酒来,与大王释闷。”

  正饮酒欢会间,有人来报道:
“大王,门外有两个独角鬼王,要见大王。”

猴王道:
“教他进来。”

那鬼王整衣跑入洞中,倒身下拜。

美猴王问他:
“你见我何干?”

鬼王道:
“久闻大王招贤,无由得见;今见大王授了天录,
得意荣归,特献赭黄袍一件,与大王称庆。
肯不弃鄙贱,收纳小人,亦得效犬马之劳。”

猴王大喜,将赭黄袍穿起,众等欣然排班朝拜,
即将鬼王封为前部总督先锋。

鬼王谢恩毕,复启道:
“大王在天许久,所授何职?”

猴王道:
“玉帝轻贤,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

鬼王听言,又奏道:
“大王有此神通,如何与他养马?
就做个‘齐天大圣’,有何不可?”

猴王闻说,欢喜不胜,连道几个

“好!好!好!”

教四健将:
“就替我快置个旌旗,旗上写‘齐天大圣’四大字,立竿张挂。
自此以后,只称我为齐天大圣,不许再称大王。
亦可传与各洞妖王,一体知悉。”
此不在话下。

  却说那玉帝次日设朝,只见张天师引御马监监丞、
监副在丹墀下拜奏道:
“万岁,新任弼马温孙悟空,因嫌官小,昨日反下天宫去了。”

正说间,又见南天门外增长天王领众天丁,亦奏道:
“弼马温不知何故,走出天门去了。”

玉帝闻言,即传旨:
“着两路神元,各归本职,朕遣天兵,擒拿此怪。”

班部中闪上托塔李天王与哪吒三太子,越班奏上道:
“万岁,微臣不才,请旨降此妖怪。”

玉帝大喜,即封托塔天王李靖为降魔大元帅,
哪吒三太子为三坛海会大神,即刻兴师下界。

  李天王与哪吒叩头谢辞,径至本宫,点起三军,
帅众头目,着巨灵神为先锋,鱼肚将掠后,药叉将催兵。
一霎时出南天门外,径来到花果山。选平阳处安了营寨,
传令教巨灵神挑战。
巨灵神得令,结束整齐,轮着宣花斧,到了水帘洞外。
只见小洞门外,许多妖魔,都是些狼虫虎豹之类,
丫丫叉叉,轮枪舞剑,在那里跳斗咆哮。

这巨灵神喝道:
“那业畜!
快早去报与弼马温知道,吾乃上天大将,奉玉帝旨意,
到此收伏;教他早早出来受降,免致汝等皆伤残也。”

那些怪,奔奔波波,传报洞中道:
“祸事了!祸事了!”

猴王问:
“有甚祸事?”

众妖道:
“门外有一员天将,口称大圣官衔,道:奉玉帝圣旨,
来此收伏;教早早出去受降,免伤我等性命。”

猴王听说,教:
“取我披挂来!”

就戴上紫金冠,贯上黄金甲,登上步云鞋,
手执如意金箍棒,领众出门,摆开阵势。
这巨灵神睁睛观看,真好猴王:

   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
   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
   一双怪眼似明星,两耳过肩查又硬。
   挺挺身才变化多,声音响亮如钟磬。
   尖嘴咨牙弼马温,心高要做齐天圣。

 巨灵神厉声高叫道:
“那泼猴!你认得我么?”

大圣听言,急问道:
“你是那路毛神,老孙不曾会你,你快报名来。”

巨灵神道:
“我把你那欺心的猢狲!
你是认不得我!
我乃高上神灵托塔李天王部下先锋,巨灵天将!
今奉玉帝圣旨,到此收降你。
你快卸了装束,归顺天恩,
免得这满山诸畜遭诛;若道半个‘不’字,教你顷刻化为齑粉!”

猴王听说,心中大怒道:
“泼毛神,休夸大口,少弄长舌!
我本待一棒打死你,恐无人去报信;且留你性命,快早回天,
对玉皇说:他甚不用贤!
老孙有无穷的本事,为何教我替他养马?
你看我这旌旗上字号。
若依此字号升官,我就不动刀兵,自然的天地清泰;
如若不依时间,就打上灵霄宝殿,教他龙床定坐不成!”

这巨灵神闻此言,急睁睛迎风观看,果见门外竖一高竿,
竿上有旌旗一面,上写着“齐天大圣”四大字。

巨灵神冷笑三声道:
“这泼猴,这等不知人事,辄敢无状,你就要做齐天大圣!
好好的吃吾一斧!”

劈头就砍将去。那猴王正是会家不忙,将金箍棒应手相迎。
这一场好杀:
  棒名如意,斧号宣花。
他两个乍相逢,不知深浅;斧和棒,左右交加。
一个暗藏神妙,一个大口称夸。使动法,喷云嗳雾;
展开手,播土扬沙。天将神通就有道,猴王变化实无涯。
棒举却如龙戏水,斧来犹似凤穿花。
巨灵名望传天下,原来本事不如他;大圣轻轻轮铁棒,
着头一下满身麻。巨灵神抵敌他不住,被猴王劈头一棒,
慌忙将斧架隔, 呵嚓的一声, 把个斧柄打做两截,
急撤身败阵逃生。

猴王笑道:
“脓包!脓包!我已饶了你,你快去报信!快去报信!”

巨灵神回至营门,径见托塔天王,忙哈哈下跪道:
“弼马温果是神通广大!末将战他不得,败阵回来请罪。”

李天王发怒道:
“这厮锉吾锐气,推出斩之!”

旁边闪出哪吒太子,拜告:
“父王息怒,且恕巨灵之罪,待孩儿出师一遭,便知深浅。”

天王听谏,且教回营待罪管事。
  这哪吒太子,甲胄齐整,跳出营盘,撞至水帘洞外。
那悟空正来收兵,见哪吒来的勇猛。好太子:
  总角才遮囟,披毛未盖肩。神奇多敏悟,骨秀更清妍。
  诚为天上麒麟子,果是烟霞彩凤仙。
  龙种自然非俗相,妙龄端不类尘凡。
  身带六般神器械,飞腾变化广无边。
  今受玉皇金口诏,敕射海会号三坛。

悟空迎近前来问曰:
“你是谁家小哥?闯近吾门,有何事干?”

哪吒喝道:
“泼妖猴!
岂不认得我?
我乃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是也。
今奉玉帝钦差,至此捉你。”

悟空笑道:
“小太子,你的奶牙尚未退,胎毛尚未干,
怎敢说这般大话?
我且留你的性命,不打你。你只看我旌旗上的是甚么字号,
拜上玉帝:是这般官衔,再也不须动众,我自皈依;
若是不遂我心,定要打上灵霄宝殿。”

哪吒抬头看处,乃“齐天大圣”四字。

哪吒道:
“这妖猴能有多大神通,就敢称此名号!
不要怕!吃吾一剑!”

悟空道:
“我只站下不动,任你砍几剑罢。”

那哪吒奋怒,大喝一声,叫

“变!”

即变做三头六臂,恶狠狠,手持着六般兵器,乃是斩妖剑、
砍妖刀、缚妖索、降妖杵、绣球儿、火轮儿,丫丫叉叉,
扑面打来。

悟空见了,心惊道:
“这小哥倒也会弄些手段!莫无礼,看我神通!”

好大圣,喝声

“变”

也变做三头六臂;把金箍棒幌一幌,也变作三条;
六只手拿着三条棒架住。这场斗,真是个地动山摇,好杀也:

  六臂哪吒太子,天生美石猴王,相逢真对手,正遇本源流。
那一个蒙差来下界,这一个欺心闹斗牛。斩妖宝剑锋芒快,
砍妖刀狠鬼神愁;缚妖索子如飞蟒,降妖大杵似狼头;
火轮掣电烘烘艳,往往来来滚绣球。
大圣三条如意棒,前遮后挡运机谋。
苦争数合无高下,太子心中不肯休。
把那六件兵器多教变,百千万亿照头丢。
猴王不惧呵呵笑,铁棒翻腾自运筹。
以一化千千化万,满空乱舞赛飞虬。
唬得各洞妖王都闭户,遍山鬼怪尽藏头。
神兵怒气云惨惨,金箍铁棒响飕飕。
那壁厢,天丁呐喊人人怕;这壁厢,猴怪摇旗个个忧。
发狠两家齐斗勇,

  不知那个刚强那个柔。
三太子与悟空各骋神威,斗了个三十回合。
那太子六般兵器,变做千千万万;孙悟空金箍棒,
变作万万千千。
半空中似雨点流星,不分胜负。原来悟空手疾眼快,
正在那混乱之时,他拔下一根毫毛,叫声

“变!”

就变做他的本相,手挺着棒,演着哪吒;他的真身,却一纵
,赶至哪吒脑后,着左膊上一棒打来。哪吒正使法间,
听得棒头风响,急躲闪时,不能措手,被他着了一下,
负痛逃走;收了法,把六件兵器,依旧归身,败阵而回。

  那阵上李天王早已看见, 急欲提兵助战。

不觉太子倏至面前,战兢兢报道:
“父王!弼马温真个有本事!
孩儿这般法力,也战他不过,已被他打伤膊也。”

天王大惊失色道:
“这厮恁的神通,如何取胜?”

太子道:
“他洞门外竖一竿,旗上写‘齐天大圣’四字,亲口夸称,
教玉帝就封他做齐天大圣,万事俱休;若还不是此号,
定要打上灵霄宝殿哩!”

天王道:
“既然如此,且不要与他相持,且去上界,将此言回奏,
再多遣天兵,围捉这厮,未为迟也。”

太子负痛,不能复战,故同天王回天启奏不题。
  你看那猴王得胜归山,那七十二洞妖王与那六弟兄,
俱来贺喜。在洞天福地,饮乐无比。

他却对六弟兄说:
“小弟既称齐天大圣,你们亦可以大圣称之。”

内有牛魔王忽然高声叫道:
“贤弟言之有理,我即称做个平天大圣。”

蛟魔王道:
“我称覆海大圣。”

鹏魔王道:
“我称混天大圣。”

狮驼王道:
“我称移山大圣。”

猕猴王道:
“我称通风大圣。”

□【左“反犬”右“禺”】狨王道:
“我称驱神大圣。”

此时七大圣自作自为,自称自号,耍乐一日,各散讫。

  却说那李天王与三太子领着众将,直至灵霄殿。
启奏道:
“臣等奉圣旨出师下界,收伏妖仙孙悟空,
不期他神通广大,不能取胜,仍望万岁添兵剿除。”

玉帝道:
“谅一妖猴,有多少本事,还要添兵?”

太子又近前奏道:
“望万岁赦臣死罪!
那妖猴使一条铁棒,先败了巨灵神,又打伤臣臂膊。
洞门外立一竿旗,上书‘齐天大圣’四字,
道是封他这官职,即便休兵来投;若不是此官,
还要打上灵霄宝殿也。”

玉帝闻言,惊讶道:
“这妖猴何敢这般狂妄!
着众将即刻诛之。”

正说间,班部中又闪出太白金星,奏道:
“那妖猴只知出言,不知大小。
欲加兵与他争斗,想一时不能收伏,反又劳师。
不若万岁大舍恩慈,还降招安旨意,就教他做个齐天大圣。
只是加他个空衔,有官无禄便了。”

玉帝道:
“怎么唤做‘有官无禄’?”

金星道:
“名是齐天大圣,只不与他事管,不与他俸禄,
且养在天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
庶乾坤安靖,海宇得清宁也。”玉帝闻言道:“依卿所奏。”

即命降了诏书,仍着金星领去。

  金星复出南天门,直至花果山水帘洞外观看。
这番比前不同,威风凛凛,杀气森森,各样妖精,无般不有。
一个个都执剑拈枪,拿刀弄杖的,在那里咆哮跳跃。

一见金星,皆上前动手。金星道:
“那众头目来!
累你去报你大圣知之。
吾乃上帝遣来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他。”

众妖即跑入报道:
“外面有一老者,他说是上界天使,有旨意请你。”

悟空道:
“来得好!来得好!
想是前番来的那太白金星。
那次请我上界,虽是官爵不堪,却也天上走了一次,
认得那天门内外之路。今番又来,定有好意。”

教众头目大开旗鼓,摆队迎接。
大圣即带引群猴,顶冠贯甲,甲上罩了赭黄袍,足踏云履,
急出洞门,躬身施礼,高叫道:
“老星请进,恕我失迎之罪。”

 金星趋步向前,径入洞内,面南立着道:
“今告大圣,前者因大圣嫌恶官小,躲离御马监,
当有本监中大小官员奏了玉帝。
玉帝传旨道:‘凡授官者,皆由卑而尊,为何嫌小?’
即有李天王领哪吒下界取战。
不知大圣神通,故遭败北,回天奏道:
‘大圣立一竿旗,要做“齐天大圣”。’
众武将还要支吾,是老汉力为大圣冒罪奏闻,
免兴师旅,请大王授录。玉帝准奏,因此来请。”

悟空笑道:
“前番勤劳,今又蒙爱, 多谢! 多谢!
但不知上天可有此‘齐天大圣’之官衔也?”

金星道:
“老汉以此衔奏准,方敢岭旨而来;
如有不遂,只坐罪老汉便是。”

  悟空大喜,恳留饮宴不肯,遂与金星纵着祥云
,到南天门外。那些天丁天将,都拱手相迎。
径入灵霄殿下。

金星拜奏道:
“臣奉诏宣弼马温孙悟空已到。”

玉帝道:
“那孙悟空过来。
今宣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但切不可胡为。”

这猴亦止朝上唱个喏,道声谢恩。
玉帝即命工干官——张、鲁二班——在蟠桃园右首,
起一座齐天大圣府,府内设个二司:
一名安静司,一名宁神司。
司俱有仙吏,左右扶持。又差五斗星君送悟空去到任,
外赐御酒二瓶,金花十朵,着他安心定志,再勿胡为。
那猴王信受奉行,即日与五斗星君到府,打开酒瓶,
同众尽饮。送星官回转本宫,他才遂心满意,喜地欢天,
在于天宫快乐,无挂无碍。
正是:仙名永注长生录,不堕轮回万古传。

毕竟不知向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4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


西游记 第三回

作者:吴承恩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



  却说美猴王荣归故里,自剿了混世魔王,夺了一口大刀,
逐日操演武艺,教小猴砍竹为标,削木为刀,治旗幡,打哨子,
一进一退,安营下寨,顽耍多时。

忽然静坐处,思想道:
“我等在此,恐作耍成真,或惊动人王,或有禽王、兽王认此犯头,
说我们操兵造反,兴师来相杀,汝等都是竹竿木刀,如何对敌?
须得锋利剑戟方可。如今奈何?”

众猴闻说,个个惊恐道:
“大王所见甚长,只是无处可取。”

正说间,转上四个老猴,两个是赤尻马猴,两个是通背猿猴,
走在面前道:
“大王,若要治锋利器械,甚是容易。”

悟空道:
“怎见容易?”

四猴道:
“我们这山,向东去,有二百里水面,那厢乃傲来国界。
那国界中有一王位,满城中军民无数,必有金银铜铁等匠作。
大王若去那里,或买或造些兵器,教演我等,守护山场,
诚所谓保泰长久之机也。”

悟空闻说,满心欢喜道:
“汝等在此顽耍,待我去来。”

  好猴王,急纵筋斗云,霎时间过了二百里水面。
果然那厢有座城池,六街三市,万户千门,来来往往,
人都在光天化日之下。

悟空心中想道:
“这里定有现成的兵器,我待下去买他几件,
还不如使个神通觅他几件倒好。”

他就捻起诀来,念动咒语,向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吹将去,
便是一阵风,飞沙走石,好惊人也。

  炮云起处荡乾坤,黑雾阴霾大地昏。
  江海波翻鱼蟹怕,山林树折虎狼奔。
  诸般买卖无商旅,各样生涯不见人。
  殿上君王归内院,阶前文武转衙门。

  千秋宝座都吹倒,五凤高楼幌动根。
风起处,惊散了那傲来国君王,三街六市,都慌得关门闭户,
无人敢走。悟空才按下云头。径闯入朝门里。
直到兵器馆、武库中,打开门扇,看时,那里面无数器械:
刀、枪、剑、戟、斧、钺、毛、镰、鞭、钯、挝、简、弓、弩、叉、矛,
件件俱备。

一见甚喜道:
“我一人能拿几何?还使个分身法搬将去罢。”

好猴王,即拔一把毫毛,入口嚼烂,喷将处去,念动咒语,叫声:
“变!”

变做千百个小猴,都乱搬乱抢;
有力的拿五七件,力小的拿三二件,尽数搬个罄净。
径踏云头,弄个摄法,唤转狂风,带领小猴,俱回本处。

  却说那花果山大小猴儿,正在那洞门外顽耍,
忽听得风声响处,见半空中,丫丫叉叉,无边无岸的猴精,
唬得都乱跑乱躲。

少时,美猴王按落云头,收了云雾,将身一抖:
收了毫毛,将兵器乱堆在山前,叫道:
“小的们!都来领兵器!”

众猴看时,只见悟空独立在平阳之地,俱跑来叩头问故。
悟空将前使狂风,搬兵器,一应事说了一遍。
众猴称谢毕,都去抢刀夺剑,挝斧争枪,扯弓扳弩,
吆吆喝喝,耍了一日。

  次日,依旧排营。
悟空会集群猴,计有四万七千馀口。早惊动满山怪兽,都是些狼、
虫、虎、豹麂、獐、麂、狐、狸、獾、□【左“反犬”右“各”】、狮、象、
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儿、
神獒……各样妖王,共有七十二洞,都来参拜猴王为尊。
每年献贡,四时点卯。也有随班操备的,也有随节征粮的,
齐齐整整,把一座花果山造得似铁桶金城,各路妖王,
又有进金鼓,进彩旗,进盔甲的,纷纷攘攘,
日逐家习舞兴师。

  美猴王正喜间,忽对众说道:
“汝等弓弩熟谙,兵器精通,奈我这口刀着实榔槺,
不遂我意,奈何?”

四老猴上前启奏道:
“大王乃是仙圣,凡兵是不堪用;但不知大王水里可能去得?”

悟空道:
“我自闻道之后,有七十二般地煞变化之功;
筋斗云有莫大的神通;善能隐身遁身,起法摄法;
上天有路,入地有门;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碍;
水不能溺,火不能焚。那些儿去不得?”

四猴道:
“大王既有此神通,我们这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
大王若肯下去,寻着老龙王,问他要件甚么兵器,却不趁心?”

悟空闻言甚喜道:
“等我去来。”

  好猴王,跳至桥头,使一个闭水法,捻着诀,扑的钻入波中,
分开水路,径入东洋海底。正行间,忽见一个巡海的夜叉,
挡住问道:
“那推水来的,是何神圣?
说个明白,好通报迎接。”

悟空道:
“吾乃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是你老龙王的紧邻,为何不识?”

那夜叉听说,急转水晶宫传报道:
“大王,外面有个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
口称是大王紧邻,将到宫也。”

东海龙王敖广即忙起身,与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出宫迎道:
“上仙请进,请进。”

直至宫里相见,上坐献茶毕,问道:
“上仙几时得道,授何仙术?”

悟空道:
“我自生身之后,出家修行,得一个无生无灭之体。
近因教演儿孙,守护山洞,奈何没件兵器,久闻贤邻享乐瑶宫贝阙,
必有多馀神器,特来告求一件。”

龙王见说,不好推辞,即着鳜都司取出一把大捍刀奉上。
悟空道:
“老孙不会使刀,乞另赐一件。”

龙王又着鲅大尉,领鳝力士,抬出一捍九股叉来。
悟空跳下来,接在手中,使了一路,放下道:
“轻!轻!轻!又不趁手!再乞另赐一件。”

龙王笑道:
“上仙,你不看看。这叉有三千六百斤重哩! ”

悟空道:
“不趁手!不趁手!”

龙王心中恐惧,又着□【左“鱼”右“便”】提督、
鲤总兵抬出一柄画杆方天戟,那戟有七千二百斤重。
悟空见了,跑近前接在手中,丢几个架子,撒两个解数,
插在中间道:
“也还轻!轻!轻!”

老龙王一发怕道:
“上仙, 我宫中只有这根戟重,再没甚么兵器了。”

悟空笑道:
“古人云:‘愁海龙王没宝哩!’你再去寻寻看。若有可意的,
一一奉价。”龙王道:“委的再无。”

  正说处,后面闪过龙婆、龙女道:
“大王,观看此圣,决非小可。
我们这海藏中,那一块天河底的神珍铁,这几日霞光艳艳,
瑞气腾腾,敢莫是该出现,遇此圣也?”

龙王道:
“那是大禹治水之时,定江海浅深的一个定子。
是一块神铁,能中何用?”

龙婆道:
“莫管他用不用,且送与他,凭他怎么改造,送出宫门便了。”

老龙王依言,尽向悟空说了。悟空道:
“拿出来我看。”

龙王摇手道:
“扛不动!抬不动!须上仙亲去看看。”

悟空道:
“在何处?你引我去。”

龙王果引导至海藏中间,忽见金光万道。龙王指定道:
“那放光的便是。”

悟空撩衣上前,摸了一把,乃是一根铁柱子,
约有斗来粗,二丈有馀长。他尽力两手挝过道:
“忒粗忒长些!再短细些方可用。”

说毕,那宝贝就短了几尺,细了一围。悟空又颠一颠道:
“再细些更好!”

那宝贝真个又细了几分。悟空十分欢喜,拿出海藏看时,
原来两头是两个金箍,中间乃一段乌铁;
紧挨箍有镌成的一行字,唤做“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

心中暗喜道:
“想必这宝贝如人意!”

一边走,一边心思口念,手颠着道:
“再短细些更妙!”

拿出外面,只有二丈长短,碗口粗细。

  你看他弄神通,丢开解数,打转水晶宫里。
唬得老龙王胆战心惊,小龙子魂飞魄散;龟鳖鼋鼍皆缩颈,
鱼虾鳌蟹尽藏头。悟空将宝贝执在手中,坐在水晶宫殿上。

对龙王笑道:
“多谢贤邻厚意。”龙王道:“不敢,不敢。”

悟空道:
“这块铁虽然好用,还有一说。”

龙王道:
“上仙还有甚说?”

悟空道:
“当时若无此铁,倒也罢了;如今手中既拿着他,
身上无衣服相趁,奈何?
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件,一总奉谢。”

龙王道:
“这个却是没有。”

悟空道:
“‘一客不犯二主。’若没有,我也定不出此门。”

龙王道:
“烦上仙再转一海,或者有之。”

悟空又道:
“‘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万告求一件。”

龙王道:
“委的没有;如有即当奉承。”

悟空道:
“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

龙王慌了道:
“上仙,切莫动手!切莫动手!
待我看舍弟处可有,当送一副。”

悟空道:
“令弟何在?”

龙王道:
“舍弟乃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是也。”

悟空道:
“我老孙不去!不去!
俗语谓‘赊三不敌见二’,只望你随高就低的送一副便了。”

老龙道:
“不须上仙去。我这里有一面铁鼓,一口金钟,凡有紧急事,
擂得鼓响,撞得钟鸣,舍弟们就顷刻而至。”

悟空道:
“既是如此,快些去擂鼓撞钟!”

真个那鼍将便去撞钟,鳖帅即来擂鼓。
  少时,钟鼓响处,果然惊动那三海龙王,须臾来到,
一齐在外面会着,敖钦道:
“大哥,有甚紧事,擂鼓撞钟?”

老龙道:
“贤弟!不好说!
有一个花果山甚么天生圣人,早间来认我做邻居,
后来要求一件兵器,献钢叉嫌小,奉画戟嫌轻。
将一块天河定底神珍铁,自己拿出手,丢了些解数。
如今坐在宫中,又要索甚么披挂。
我处无有,故响钟鸣鼓,请贤弟来。
你们可有甚么披挂,送他一副,打发出门去罢了。”

敖钦闻言,大怒道:
“我兄弟们,点起兵,拿他不是!”

老龙道:
“莫说拿!
那块铁,挽着些儿就死,磕着些儿就亡,
挨挨皮儿破,擦擦儿筋伤!”

西海龙王敖闰说:
“二哥不可与他动手;且只凑副披挂与他,打发他出了门,
启表奏上上天,天自诛也。”

北海龙王敖顺道:
“说的是。我这里有一双藕丝步云履哩。”

西海龙王敖闰道:
“我带了一副锁子黄金甲哩。”

南海龙王敖钦道:
“我有一顶凤翅紫金冠哩。”

老龙大喜,引入水晶宫相见了,以此奉上。
悟空将金冠、金甲、云履那穿戴停当,使动如意棒,
一路打出去,对众龙道:
“聒噪!聒噪!”

四海龙王甚是不平,一边商议进表上奏不题。

  你看这猴王,分开水道,径回铁板桥头,撺将上去,
只见四个老猴,领着众猴:都在桥边等待。
忽然见悟空跳出波外,身上更无一点水湿,金灿灿的,走上桥来。

唬得众猴一齐跪下道:
“大王,好华彩耶!好华彩耶!”

悟空满面春风,高登宝座,将铁棒竖在当中。那些猴不知好歹,
都来拿那宝贝,却便似蜻蜓撼铁树,分毫也不能禁动。

一个个咬指伸舌道:
“爷爷呀!这般重,亏你怎的拿来也!”

悟空近前,舒开手,一把挝起,对众笑道:
“物各有主。
这宝贝镇于海藏中,也不知几千百年,可可的今岁放光。
龙王只认做是块黑铁,又唤做天河镇底神珍。
那厮每都扛不动,请我亲去拿之。
那时此宝有二丈多长,斗来粗细;
被我挝他一把,意思嫌大,他就少了许多;
再教小些,他又小了许多;
再教小些,他又小了许多;急对天光看处,上有一行字,
乃‘如意金箍棒,一万三千五百斤。’你都站开,
等我再叫他变一变看。”

他将那宝贝颠在手中,叫:
“小!小!小!”

即时就小做一个绣花针儿相似,可以塞在耳朵里面藏下。
众猴骇然,叫道:
“大王!还拿出来耍耍!”

猴王真个去耳朵里拿出,托放掌上叫:
“大!大!大!”

即又大做斗来粗细,二丈长短。
他弄到欢喜处,跳上桥,走出洞外,将宝贝攥在手中,
使一个法天像地的神通,把腰一躬,叫声

“长!”

他就长的高万丈,头如泰山,腰如峻岭,眼如闪电,
口似血盆,牙如剑戟;手中那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
把些虎豹狼虫,满山群怪,七十二洞妖王,都唬得磕头拜礼,
战兢兢魄散魂飞。霎时收了法像,将宝贝还变做个绣花针儿,
藏在耳内,复归洞府。慌得那各洞妖王,都来参贺。

  此时遂大开旗鼓,响振铜锣。
广设珍馐百味,满斟椰液萄浆,与众饮宴多时。
却又依前教演。猴王将那四个老猴封为健将;
将两个赤尻马猴唤做马、流二元帅;
两个通背猿猴唤做崩、芭二将军。
将那安营下寨,赏罚诸事,都付与四键将维持。
他放下心,日逐腾云驾雾,遨游四海,行乐千山。
施武艺,遍访英豪;弄神通,广交贤友。此时又会了个七弟兄,
乃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猕猴王、
□【左“反犬”右“禺”】狨王,连自家美猴王七个。
日逐讲文论武,走吅、中
“秃宝盖”(“冠”头、下“斗”,古时酒器)传觞,
弦歌吹舞,朝去暮回,无般儿不乐。
把那个万里之遥,只当庭闱之路,
所谓点头径过三千里,扭腰八百有馀程。

  一日,在本洞分付四健将安排筵宴,请六王赴饮,杀牛宰马,
祭天享地,着众怪跳舞欢歌,俱吃得酩酊大醉。送六王出去,
却又赏劳大小头目,倚在铁板桥边松阴之下,霎时间睡着。
四健将领众围护,不敢高声。
只见那美猴王睡里见两人拿一张批文,上有“孙悟空”三字,
走近身,不容分说,套上绳,就把美猴王的魂灵儿索了去,
踉踉跄跄,直带到一座城边。猴王渐觉酒醒,忽抬头观看,
那城上有一铁牌,牌上有三个大字,乃“幽冥界”。

美猴王顿然醒悟道:
“幽冥界乃阎王所居,何为到此?”

那两人道:
“你今阳寿该终,我两人领批,勾你来也。”

猴王听说,道:
“我老孙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已不伏他管辖,
怎么朦胧,又敢来勾我?”

那两个勾死人只管扯扯拉拉,定要拖他进去。
那猴王恼走性来,耳朵中掣出宝贝,幌一幌,碗来粗细;
略举手,把两个勾死人打为肉酱。自解其索,
丢开手,轮着棒,打入城中。
唬得那牛头鬼东躲西藏,马面鬼南奔北跑,
众鬼卒奔上森罗殿,报着:
“大王!祸事!祸事!外面一个毛脸雷公,打将来了!”

  慌得那十代冥王急整衣来着;
见他相貌凶恶,即排下班次,应声高叫道:
“上仙留名! 上仙留名! ”

猴王道:“
你既不认得我,怎么差人来勾我?”

十王道:
“不敢!不敢!想是差人差了。”

猴王道:
“我本是花果山水帘洞天生圣人孙悟空。
你等是甚么官位?”

十王躬身道:
“我等是阴间天子十代冥王。”

悟空道:
“快报名来,免打!”

十王道:
“我等是秦广王、初江王、宋帝王、忤官王、
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

悟空道:
“汝等既登王位,乃灵显感应之类,为何不知好歹?
我老孙修仙了道,与天齐寿,超升三界之外,
跳出五行之中,为何着人拘我?”

十王道:
“上仙息怒。普天下同名同姓者多,
或是那勾死人错走了也?”

悟空道:
“胡说!胡说!
常言道:‘官差吏差,来人不差。’你快取生死簿子来我看!”
十王闻言,即请上殿查看。

  悟空执着如意棒,径登森罗殿上,正中间南面坐上。
十王即命掌案的判官取出文簿来查。那判官不敢怠慢,
便到司房里,捧出五六簿文书并十类簿子,逐一查看。

裸虫、毛虫、羽虫、昆虫、鳞介之属,俱无他名。
又看到猴属之类,原来这猴似人相,不入人名;
似裸虫,不居国界;似走兽,不伏麒麟管;似飞禽,不受凤凰辖。
另有个簿子,悟空亲自检阅,直到那魂字一千三百五十号上,
方注着孙悟空名字,乃天产石猴,该寿三百四十二岁,善终。

悟空道:
“我也不记寿数几何,且只消了名字便罢!取笔过来!”

那判官慌忙捧笔,饱掭浓墨。
悟空拿过簿子,把猴属之类,但有名者,一概勾之。捽下簿子道:
“了帐!了帐!今番不伏你管了!”

一路棒,打出幽冥界。那十王不敢相近,都去翠云宫,
同拜地藏王菩萨,商量启表,奏闻上天,不在话下。

  这猴王打出城中,忽然绊着一个草疙瘩,
跌了个□【左“足”右“龙”】踵,猛的醒来,乃是南柯一梦。
才觉伸腰,只闻得四健将与众猴高叫道:
“大王,吃了多少酒,睡这一夜,还不醒来?”

悟空道:
“睡还小可,我梦见两个人,来此勾我,
把我带到幽冥界城门之外,却才醒悟,
是我显神通,直嚷到森罗殿,与那十王争吵,
将我们的生死簿看了,但有我等名号,俱是我勾了,
都不伏那厮所辖也。”

众猴磕头礼谢。自此,山猴都有不老者,以阴司无名故也。
美猴王言毕前事,四健将报知各洞妖王,都来贺喜。
不几日,六个义兄弟,又来拜贺;
一闻销名之故,又个个欢喜,每日聚乐不提。

  却表启那个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一日,驾坐金阙云宫灵霄宝殿,聚集文武仙卿早朝之际,
忽有邱弘济真人启奏道:
“万岁,通明殿外,有东海龙王敖广进表,听天尊宣诏。”

玉皇传旨:着宣来。敖广宣至灵霄殿下,礼拜毕。
旁有引奏仙童,接上表文。玉皇从头看过。
表曰:
  “水元下界东胜神洲东海小龙臣敖广启奏大天圣主玄穹高上帝君:近因花果山生、水帘洞住妖仙孙悟空者,欺虐小龙,强坐水宅,索兵器,施法施威;要披挂,骋凶骋势。惊伤水族,唬走龟鼍。
南海龙战战兢兢;西海龙凄凄惨惨;
北海龙缩首归降;臣敖广舒身下拜。
献神珍之铁棒,凤翅之金冠,与那锁子甲、步云履,以礼送出。
他仍弄武艺,
  显神通,但云‘聒噪!聒噪!’果然无敌,甚为难制,
臣今启奏,伏望圣裁。
恳乞天兵,收此妖孽,庶使海岳清宁,下元安泰。奉奏。
”圣帝览毕,传旨:“着龙神回海,朕即遣将擒拿。”
老龙王顿首谢去。

下面又有葛仙翁天师启奏道:
“万岁,有冥司秦广王赍奉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萨表文进上。”
旁有传言玉女,接上表文,玉皇亦从头看过。
表曰:
  “幽冥境界,乃地之阴司。
天有神而地有鬼,阴阳转轮;
禽有生而兽有死,反复雌雄。
生生化化,孕女成男,此自然之数,不能易也。
今有花果山水廉洞天产妖猴孙悟空,逞强行凶,
不服拘唤。弄神通,打绝九幽鬼使;恃势力,惊伤十代慈王。
大闹罗森,强销名号。
致使猴属之类无拘,猕猴之畜多寿;寂灭轮回,各无生死。
贫僧具表,冒渎天威。伏乞调遣神兵,收降此妖,
整理阴阳,永安地府。谨奏。

”玉皇览毕,传旨:“着冥君回归地府,朕即遣将擒拿。”

秦广王亦顿首谢去。

  大天尊宣众文武仙卿,问曰:
“这妖猴是几年生育,何代出生,却就这般有道?”

一言未已,班中闪出千里眼、顺风耳道:
“这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
当时不以为然,不知这几年在何方修炼成仙,降龙伏虎,
强销死籍也。”

玉帝道:
“那路神将下界收伏?”

言未已,班中闪出太白长庚星,俯首启奏道:
“上圣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
奈此猴乃天地育成之体,日月孕就之身,他也顶天履地,
服露餐霞;今既修成仙道,有降龙伏虎之能,与人何以异哉?
臣启陛下,可念生化之慈恩,降一道招安圣旨,
把他宣来上届,授他一个大小官职,与他籍名在箓,
拘束此间,若受天命,后再升赏;若违天命,就此擒拿。
一则不动众劳师,二则收仙有道也。”

玉帝闻言甚喜,道:
“依卿所奏。”

即着文曲星官修诏,着太白金星招安。
  金星领了旨,出南天门外,按下祥云,直至花果山水帘洞。

对众小猴道:
“我乃天差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你大王上届,快快报知!”

洞外小猴,一层层传至洞天深处,道:
“大王,外面有一老人,背着一角文书,
言是上天差来的天使,有圣旨请你也。”

美猴王听得大喜,道:
“我这两日,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却就有天使来请。”

叫:
“快请进来!”

猴王急整衣冠,门外迎接。
金星径入当中,面南立定道:
“我是西方太白金星,奉玉帝招安圣旨,
下界请你上天,拜受仙录。”

悟空笑道:
“多感老星降临。”

教:
“小的们!安排筵宴款待。”

金星道:
“圣旨在身,不敢久留;就请大王同往,
待荣迁之后,再从容叙也。”

悟空道:
“承光顾,空退!空退!”

即唤四健将,分付:
“谨慎教演儿孙,待我上天去看看路,
却好带你们上去同居住也。”

四健将领诺。
这猴王与金星纵起云头,升在空霄之上,正是那:
高迁上品天仙位,名列云班宝录中。

毕竟不知授个甚么官爵,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3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二回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本合元神


西游记 第二回

作者:吴承恩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本合元神



  话表美猴王得了姓名,怡然踊跃;
对菩提前作礼启谢。
那祖师即命大众引悟空出二门外,教他洒扫应对,进退周旋之节。
众仙奉行而出。
悟空到门外,又拜了大众师兄,就于廊庑之间,安排寝处。
  次早,与众师兄学言语礼貌、讲经论道,习字焚香,每日如此。
闲时即扫地锄园,养花修树,寻柴燃火,挑水运浆。
凡所用之物,无一不备。在洞中不觉倏六七年,一日,
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

真个是: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
  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
  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
  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

  孙悟空在旁闻听,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
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
“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

悟空道:
“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喜不自胜,
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

祖师道:
“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

悟空道:
“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
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

祖师道:
“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
你今要从我学些甚么道?”

悟空道:
“但凭尊祖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祖师道:
“‘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傍门,傍门皆有正果。
不知你学那一门哩?”

悟空道:
“凭尊师意思。弟子倾心听从。”

祖师道:
“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
“术门之道怎么说?”

祖师道:
“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
能知趋吉避凶之理。”

悟空道:

“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祖师道:
“不能!不能!”悟空道:“不学!不学!”

祖师又道:
“教你‘流’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又问:
“流字门中,是甚义理?”

祖师道:
“流字门中,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
或念佛, 并朝真降圣之类。”

悟空道:
“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祖师道:
“若要长生,也似‘壁里安柱’。”

悟空道:
“师父,我是个老实人,不晓得打市语。
怎么谓之‘壁里安柱’?”

祖师道:
“人家盖房,欲图坚固,将墙壁之间,立一顶柱,
有日大厦将颓,他必朽矣。”

悟空道:
“据此说,也不长久。不学!不学!”

祖师道:
“教你‘静’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
“静字门中,是甚正果?”

祖师道:
“此是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
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

悟空道:
“这般也能长生么?”

祖师道:
“也似‘窑头土坯’。”

悟空笑道:
“师父果有些滴。一行说我不会打市语。
怎么谓之‘窑头土坯’?”

祖师道:
“就如那窑头上,造成砖瓦之坯,虽已成形,尚未经水火煅炼,
一朝大雨滂沱,他必滥矣。”

悟空道:
“也不长远。不学!不学!”

祖师道:
“教你‘动’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
“动门之道,却又怎样?”

祖师道:
“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
烧茅打鼎,进红铅, 炼秋石, 并服妇乳之类。”

悟空道:“似这等也得长生么?”

祖师道:
“此欲长生,亦如‘水中捞月’。”

悟空道:
“师父又来了!怎么叫做‘水中捞月’?”

祖师道:
“月在长空,水中有影,虽然看见,只是无捞摸处,到底只成空耳。”

悟空道:“也不学!不学!”

祖师闻言,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
“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
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
将中门关了, 撇下大众而去。

唬得那一班听讲的,人人惊惧,皆怨悟空道:
“你这泼猴,十分无状!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
这番冲撞了他,不知几时才出来啊!”

此时俱甚抱怨他,又鄙贱嫌恶他。
悟空一些儿也不恼,只是满脸陪笑。
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
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
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
秘处传他道也。

  当日悟空与众等,喜喜欢欢,在三星仙洞之前,盼望天色,
急不能到晚。及黄昏时,却与众就寝,假合眼,定息存神。
山中又没打更传箭,不知时分,只自家将鼻孔中出入之气调定。
约到子时前后,轻轻的起来,穿了衣服,偷开前门,躲离大众,
走出外,抬头观看。

  正是那:

  月明清露冷,八极迥无尘。
  深树幽禽宿,源头水溜汾。
  飞萤光散影,过雁字排云。
  正直三更候,应该访道真。

  你看他从旧路径至后门外,只见那门儿半开半掩。悟空喜道:
“老师父果然注意与我传道,故此开着门也。”

即曳步近前,侧身进得门里,只走到祖师寝榻之下。
见祖师蜷局身躯,朝里睡着了。
悟空不敢惊动,即跪在榻前。

那祖师不多时觉来,舒开两足,口中自吟道:
  “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
  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悟空应声叫道:
“师父,弟子在此跪候多时。”

祖师闻得声音是悟空,即起披衣,盘坐喝道:
“这猢狲!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

悟空道:
“师父昨日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三更时候,
从后门里传我道理, 故此大胆径拜老爷榻下。 ”

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
“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
不然,何就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

悟空道:
“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
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

祖师道:“
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来,仔细听之,
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
悟空叩头谢了,洗耳用心,跪于榻下。

  祖师云: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
   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
   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
   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
   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
   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
   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

  此时说破根源,悟空心灵福至,切切记了口诀,
对祖师拜谢深恩,即出后门观看。
但见东方天色微舒白,西路金光大显明。依旧路,转到前门,
轻轻的推开进去,坐在原寝之处,故将床铺摇响道:

“天光了!天光了!起耶!”
那大众还正睡哩,不知悟空已得了好事。
当日起来打混,暗暗维持,子前午后,自己调息。
  却早过了三年,祖师复登宝座,与众说法。
谈的是公案比语,论的是外像包皮。

忽问:
“悟空何在?”

悟空近前跪下:
“弟子有。”

祖师道:
“你这一向修些什么道来?”

悟空道:
“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亦渐坚固矣。”

祖师道:
“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
却只是防备着‘三灾利害’。”

悟空听说,沉吟良久道:
“师父之言谬矣。我常闻道高德隆,与天同寿,水火既济,
百病不生,却怎么有个三灾利害?”

祖师道:
“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
鬼神难容。虽驻颜益寿,但到了五百年后,天降雷灾打你,
须要见性明心,预先躲避。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
就此绝命。再五百年后,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
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
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
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赑风’。
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所以都要躲过。”

悟空闻说,毛骨悚然,叩头礼拜道:
“万老爷垂悯,传与躲避三灾之法,到底不敢忘恩。”

祖师道:
“此亦无难,只是你比他人不同,故传不得。”

悟空道:
“我也头圆顶天,足方履地,一般有九窍四肢,
五脏六腑,何以比人不同?”

祖师道:
“你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原来那猴子孤拐面,凹脸尖嘴。
悟空伸手一摸,笑道:“师父没成算!我虽少腮,
却比人多这个素袋,亦可准折过也。”
祖师说:
“也罢,你要学那一般?
有一般天罡数,该三十六般变化,
有一般地煞数,该七十二般变化。”

悟空道:
“弟子愿多里捞摸,学一个地煞变化罢。”

祖师道:
“既如此,上前来,传与你口诀。”

遂附耳低言,不知说了些甚么妙法。这猴王也是一窍通时百窍通,
当时习了口诀,自修自炼,将七十二般变化,都学成了。

  忽一日,祖师与众门人在三星洞前戏玩晚景。

祖师道:
“悟空,事成了未曾?”

悟空道:
“多蒙师父海恩,弟子功果完备,已能霞举飞升也。”

祖师道:
“你试飞举我看。”悟空弄本事,将身一耸,打了个连扯跟头,
跳离地有五六丈,踏云霞去勾有顿饭功夫,返复不上三里远近,
落在面前,叉手道:
“师父,这就是飞举腾云了。”

祖师笑道:
“这个算不得腾云,只算得爬云而已。
自古道:
‘神仙朝游北海暮苍梧。’
似你这半日,去不上三里,即爬云也还算不得哩!”

悟空道:
“怎么为‘朝游北海暮苍梧’?”

祖师道:
“凡腾云之辈,早辰起自北海,游过东海、西海、南海、
复转苍梧,苍梧者却是北海零陵之语话也。
将四海之外,一日都游遍,方算得腾云。”

悟空道:
“这个却难!却难!”

祖师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悟空闻得此言,叩头礼拜,启道:
“师父,‘为人须为彻’,索性舍个大慈悲,将此腾云之法,
一发传与我罢,决不敢忘恩。”祖师道:“凡诸仙腾云,
皆跌足而起,你却不是这般。我才见你去,连扯方才跳上。
我今只就你这个势,传你个‘筋斗云’罢。”

悟空又礼拜恳求,祖师却又传个口诀道:
“这朵云,捻着诀,念动真言,攒紧了拳,对身一抖,跳将起来,
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哩!”

大众听说,一个个嘻嘻笑道:
“悟空造化!若会这个法儿,与人家当铺兵,送文书,递报单,
不管那里都寻了饭吃!”

师徒们天昏各归洞府。
这一夜,悟空即运神炼法,会了筋斗云。
逐日家无拘无束,自在逍遥此一长生之美。

  一日,春归夏至,大众都在松树下会讲多时。

大众曰:
“悟空,你是那世修来的缘法?
前日师父拊耳低言,传与你的躲三灾变化之法,可都会么?”

悟空笑道:
“不瞒诸兄长说,一则是师父传授,
二来也是我昼夜殷勤,那几般儿都会了。”

大众道:
“趁此良时,你试演演,让我等看看。”

悟空闻说,抖搜精神,卖弄手段道:
“众师兄请出个题目。要我变化甚么?”

大众道:
“就变棵松树罢。”悟空捻着诀,念动咒语,
摇身一变,就变做一棵松树。

真个是:

  郁郁含烟贯四时,凌云直上秀贞姿。

  全无一点妖猴像,尽是经霜耐雪枝。
大众见了,鼓掌呀呀大笑。都道:
“好猴儿!好猴儿!”

不觉的嚷闹,惊动了祖师。祖师急拽杖出门来问道:
“是何人在此喧哗?”

大众闻呼,慌忙检束,整衣向前。悟空也现了本相,杂在丛中道:
“启上尊师,我等在此会讲,更无外姓喧哗。”

祖师怒喝道:
“你等大呼小叫,全不像个修行的体段!
修行的人, 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如何在此嚷笑?”

大众道:
“不敢瞒师父,适才孙悟空演变化耍子。
教他变棵松树,果然是棵松树,弟子们俱称扬喝采,
故高声惊冒尊师,望乞恕罪。”

祖师道:
“你等起去。”叫:“悟空,过来!
我问你弄甚么精神,变甚么松树?
这个工夫,可好在人前卖弄?
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
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
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

悟空叩道:
“只望师父恕罪!”

祖师道:
“我也不罪你,但只是你去吧。”

悟空闻此言,满眼堕泪道:
“师父教我往那里去?”

祖师道:
“你从那里来,便从那里去就是了。”

悟空顿然醒悟道:
“我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来的。”

祖师道:
“你快回去,全你性命,若在此间,断然不可!”
悟空领罪,“上告尊师,我也离家有二十年矣,虽是回顾旧日儿孙,
但念师父厚恩未报,不敢去。”祖师道:“那里甚么恩义?
你只是不惹祸不牵带我就罢了!”

  悟空见没奈何,只得拜辞,与众相别。祖师道:
“你这去,定生不良。
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
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
教你万劫不得翻身!”

悟空道:
“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


  悟空谢了。
即抽身,捻着诀,丢个连扯,纵起筋斗云,径回东海。
那里消一个时辰,早看见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自知快乐,
暗暗的自称道:

  “去时凡骨凡胎重,得道身轻体亦轻。
  举世无人肯立志,立志修玄玄自明。
  当时过海波难进,今日来回甚易行。
  别语叮咛还在耳,何期顷刻见东溟。”

悟空按下云头,直至花果山。
找路而走,忽听得鹤唳猿啼,鹤唳声冲霄汉外,猿啼悲切甚伤情。

即开口叫道:
“孩儿们,我来了也!”

那崖下石坎边,花草中,树木里,若大若小之猴,跳出千千万万,
把个美猴王围在当中,叩头叫道:
“大王,你好宽心!怎么一去许久?
把我们俱闪在这里,望你诚如饥渴!
近来被一妖魔在此欺虐,强要占我们水帘洞府,
是我等舍死忘生,与他争斗。
这些时,被那厮抢了我们家火,捉了许多子侄,
教我们昼夜无眠,看守家业。幸得大王来了!
大王若再年载不来,我等连山洞尽属他人矣!”

悟空闻说,心中大怒道:
“是甚么妖魔,辄敢无状!
你且细细说来,待我寻他报仇。”

众猴叩头:
“告上大王,那厮自称混世魔王,住居在直北下。”

悟空道:
“此间到他那里,有多少路程?”

众猴道:
“他来时云,去时雾,或风或雨,
或雷或电,我等不知有多少路。”

悟空道:
“既如此,你们休怕,且自顽耍,等我寻他去来!”

好猴王,将身一纵,跳起去,一路筋斗,
直至北下观看,见一座高山,真是十分险峻。好山:

  笔峰挺立,曲涧深沉。笔峰挺立透空霄,曲涧深沉通地户。
两崖花木争奇,几处松篁斗翠。
左边龙,熟熟驯驯;
右边虎,平平伏伏。每见铁牛耕,常有金钱种。
幽禽□睆声,丹凤朝阳立。石磷磷,波净净,古怪跷蹊真恶狞。
世上名山无数多,花开花谢繁还众。
争如此景永长存,八节四时浑不动。
诚为三界坎源山,滋养五行水脏洞!【□:左“目”右“见”;】
美猴王正默看景致,只听得有人言语。径自下山寻觅,
原来那陡崖之前,乃是那水脏洞。
洞门外有几个小妖跳舞,见了悟空就走。

悟空道:
“休走!借你口中言,传我心内事。
我乃正南方花果山水帘洞洞主。
你家甚么混世鸟魔,屡次欺我儿孙,
我特寻来,要与他见个上下!”

  那小妖听说,疾忙跑入洞里,报道:
“大王!祸事了!”

魔王道:
“有甚祸事?”

小妖道:
“洞外有猴头称为花果山水帘洞洞主。
他说你屡次欺他儿孙,特来寻你,见个上下哩。”

魔王笑道:
“我常闻得那些猴精说他有个大王,出家修行去,
想是今番来了。你们见他怎生打扮,有甚器械?”

小妖道:
“他也没甚么器械,光着个头,穿一领红色衣,
勒一条黄绦,足下踏一对乌靴,不僧不俗,
又不像道士神仙,赤手空拳,在门外叫哩。”

魔王闻说:
“取我批挂兵器来!”

那小妖即时取出。
那魔王穿了甲胄,绰刀在手,与众妖出得门来,即高声叫道:
“那个是水帘洞洞主?”

悟空急睁睛观看,只见那魔王:
  头戴乌金盔,映日光明;
身挂皂罗袍,迎风飘荡。下穿着黑铁甲,紧勒皮条;
足踏着花褶靴,雄如上将。
腰广十围,身高三丈,手执一口刀,锋刃多明亮。
称为混世魔,磊落凶模样。

猴王喝道:
“这泼魔这般眼大,看不见老孙!”

魔王见了,笑道:
“你身不满四尺,年不过三旬,
手内又无兵器,怎么大胆猖狂,要寻我见甚么上下?”

悟空骂道:
“你这泼魔,原来没眼!
你量我小,要大却也不难。
你量我无兵器,我两只手勾着天边月哩!
你不要怕,只吃老孙一拳!”

纵一纵,跳上去,劈脸就打。
那魔王伸手架住道:
“你这般矬矮,我这般高长,你要使拳,我要使刀,
使刀就杀了你,也吃人笑,待我放下刀,与你使路拳看。”

悟空道:
“说得是。好汉子!走来!”

那魔王丢开架子便打,这悟空钻进去相撞相迎。
他两个拳捶脚踢,一冲一撞。
原来长拳空大,短簇坚牢。
那魔王被悟空掏短肋,撞了裆,几下筋节,把他打重了。
他闪过,拿起那板大的钢刀,望悟空劈头就砍。
悟空急撤身,他砍了一个空。
悟空见他凶猛,即使身外身法,拔一把毫毛,
丢在口中嚼碎,望空中喷去,叫一声

“变!”,

即变做三二百个小猴,周围攒簇。

  原来人得仙体,出神变化,无方不知。
这猴王自从了道之后,身上有八万四千毛羽,根根能变,应物随心。
那些小猴,眼乖会跳,刀来砍不着,枪去不能伤。你看他前踊后跃,
钻上去,把魔王围绕,抱的抱,扯的扯,钻裆的钻裆,扳脚的扳脚,
踢打挦毛,抠眼睛,捻鼻子,抬鼓弄,直打做一个攒盘。
这悟空才去夺得他的刀来,分开小猴,照顶门一下,砍为两段。
领众杀进洞中,将那大小妖精,尽皆剿灭。却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
又见那收不上身者,却是那魔王在水帘洞中擒去的小猴,

悟空道:
“汝等何为到此?”

约有三五十个,都含泪道:
“我等因大王修仙去后,这两年被他争吵,把我们都摄将来,
那不是我们洞中的家火?石盆、石碗都被这厮拿来也。”

悟空道:
“既是我们的家火,你们都搬出外去。”

随即洞里放起火来,把那水脏洞烧得枯干,尽归了一体。

对众道:
“汝等跟我回去。”

众猴道:
“大王,我们来时,只听得耳边风声,虚飘飘到于此地
,更不识路径,今怎得回乡?”

悟空道:
“这是他弄的个术法儿,有何难也!
我如今一窍通,百窍通,我也会弄。你们都合了眼,休怕!”

  好猴王,念声咒语,驾阵狂风,云头落下。叫:
“孩儿们,睁眼。”

众猴脚屣实地,认得是家乡,个个欢喜,都奔洞门旧路。
那在洞众猴,都一齐簇拥同入,分班齿序,礼拜猴王。
安排酒果,接风贺喜,启问降魔救子之事。悟空备细言了一遍,
众猴称扬不尽道:
“大王去到那方,不意学得这般手段!”

悟空又道:
“我当年别汝等,随波逐流,飘过东洋大海,径至南赡部洲,
学成人像,着此衣,穿此履,摆摆摇摇,云游八九年馀,
更不曾有道;
又渡西洋大海,到西牛贺洲地界,访问多时,幸遇一老祖,
传了我与天同寿的真功果,不死长生的大法门。”

众猴称贺。都道:
“万劫难逢也! ”

悟空又笑道:
“小的们,又喜我这一门皆有姓氏。”

众猴道:
“大王何姓?”

悟空道:
“我今姓孙,法名悟空。”

众猴闻说,鼓掌忻然道:
“大王是老孙,我们都是二孙、三孙、细孙、小孙、
——一家孙、一国孙、一窝孙矣!”

都来奉承老孙,大盆小碗的,椰子酒、葡萄酒、仙花、仙果,
真个是合家欢乐!咦!
贯通一姓身归本,只待荣迁仙录箓名。

毕竟不知怎生结果,居此界终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2 00:00 | 原書・第1~10回

第一回 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西游记 第一回

作者:吴承恩


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
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
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
  且就一日而论:
  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
  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
  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
  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
  申时晡而日落酉;
戌黄昏而人定亥。
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蒙而万物否矣。
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
故曰混沌。
又五千四百岁,亥会将终,贞下起元,近子之会,而复逐渐开明。
邵康节曰: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到此,天始有根。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子会,轻清上腾,有日,有月,
有星,有辰。
日、月、星、辰,谓之四象。故曰,天开于子。
又经五千四百岁,子会将终,近丑之会,而逐渐坚实。

易曰:
“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至此,地始凝结。再五千四百岁,正当丑会,重浊下凝,有水,
有火,有山,有石,有土。
水、火、山、石、土谓之五形。故曰,地辟于丑。
又经五千四百岁,丑会终而寅会之初,发生万物。
历曰:
“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合,群物皆生。”
至此,天清地爽,阴阳交合。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寅会,生人,
生兽,生禽,正谓天地人,三才定位。故曰,人生于寅。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
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
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
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
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真个好山!有词赋为证。赋曰: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
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
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
木火方隅高积上,东海之处耸崇巅。丹崖怪石,削壁奇峰。
丹崖上,彩凤双鸣;
削壁前,麒麟独卧。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
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
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
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
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
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
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
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

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
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
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
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
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
惊动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驾座金阙云宫灵霄宝店,聚集仙卿,见有金光焰焰,即命千里眼、
顺风耳开南天门观看。二将果奉旨出门外,看的真,听的明。
须臾回报道:
“臣奉旨观听金光之处,乃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
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
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
如今服饵水食,金光将潜息矣。
”玉帝垂赐恩慈曰:“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

  那猴在山中,却会行走跳跃,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
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夜宿石崖之下,
朝游峰洞之中。
真是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一朝天气炎热,与群猴避暑,
都在松阴之下顽耍。你看他一个个:
  跳树攀枝,采花觅果;抛弹子,邷么儿;跑沙窝,砌宝塔;
  赶蜻蜓,扑八蜡;
  参老天,拜菩萨;
  扯葛藤,编草帓;
  捉虱子,咬又掐;
  理毛衣,剔指甲;
  挨的挨,擦的擦;
  推的推,压的压;
  扯的扯,拉的拉,青松林下任他顽,
  绿水涧边随洗濯。
  一群猴子耍了一会,却去那山涧中洗澡。
见那股涧水奔流,真个似滚瓜涌溅。
古云:

“禽有禽言,兽有兽语。”

众猴都道:
“这股水不知是那里的水。
我们今日赶闲无事,顺涧边往上溜头寻看源流,耍子去耶!”

喊一声,都拖男挈女,呼弟呼兄,一齐跑来,顺涧爬山,
直至源流之处,乃是一股瀑布飞泉。但见那:

 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
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
 冷气分青嶂,馀流润翠微;
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

众猴拍手称扬道:
“好水!好水!原来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大海之波。”

又道:
“那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
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

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名石猴,应声高叫道:
“我进去!我进去!”好猴!

也是他:
今日芳名显,时来大运通;有缘居此地,王遣入仙宫。

你看他瞑目蹲身,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忽睁睛抬头观看,
那里边却无水无波,明明朗朗的一架桥梁。他住了身,定了神,
仔细再看,原来是座铁板桥。
桥下之水,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挂流出去,遮闭了桥门。
却又欠身上桥头,再走再看,却似有人家住处一般,真个好所在。

但见那:
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
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
樽罍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
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

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相个人家。
看罢多时,跳过桥中间,左右观看,只见正当中有一石碣。
碣上有一行楷书大字,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石猴喜不自胜,急抽身往外便走,复瞑目蹲身,跳出水外,
打了两个呵呵道:“大造化!大造化!”

众猴把他围住,问道:
“里面怎么样?水有多深?”

石猴道:
“没水!没水!原来是一座铁板桥。
桥那边是一座天造地设的家当。”

众猴道:
“怎见得是个家当?”

石猴笑道:
“这股水乃是桥下冲贯石桥,倒挂下来遮闭门户的。
桥边有花有树,乃是一座石房。房内有石窝、石灶、石碗、
石盆、石床、石凳。中间一块石碣上,镌着‘花果山福地,
水帘洞洞天。’真个是我们安身之处。
里面且是宽阔,容得千百口老小。我们都进去住也,
省得受老天之气。

这里边:
  刮风有处躲,下雨好存身。
  霜雪全无惧,雷声永不闻。
  烟霞常照耀,祥瑞每蒸熏。
  松竹年年秀,奇花日日新。”

众猴听得,个个欢喜,都道:
“你还先走,带我们进去,进去!”

石猴却又瞑目蹲身,往里一跳,叫道:
“都随我进来!进来!”

那些猴有胆大的,都跳进去了;
胆小的,一个个伸头缩颈,抓耳挠腮,大声叫喊,缠一会,
也都进去了。
跳过桥头,一个个抢盆夺碗,占灶争床,搬过来,移过去,
正是猴性顽劣,再无一个宁时,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

石猿端坐上面道:
“列位呵,‘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们才说有本事进得来,
出得去,不伤身体者,就拜他为王。我如今进来又出去,
出去又进来,寻了这一个洞天与列位安眠稳睡,
各享成家之福,何不拜我为王?”
众猴听说,即拱伏无违。

一个个序齿排班,朝上礼拜,都称“千岁大王”。
自此,石猴高登王位,将“石”字儿隐了,遂称美猴王。
有诗为证。

  诗曰:

   三阳交泰产群生,仙石胞含日月精。
   借卵化猴完大道,假他名姓配丹成。
   内观不识因无相,外合明知作有形。

历代人人皆属此,称王称圣任纵横。
美猴王领一群猿猴、猕猴、马猴等,分派了君臣佐使,
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合契同情,不入飞鸟之丛,
不从走兽之类,独自为王,不胜欢乐。

是以:

   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
   秋收芋栗延时节,冬觅黄精度岁华。

美猴王享乐天真,何期有三五百载。
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堕下泪来。

众猴慌忙罗拜道:
“大王何为烦恼?”

猴王道:
“我虽在欢喜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

众猴又笑道:
“大王好不知足!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州,
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
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

猴王道:
“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
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
不得久住天人之内?”

众猴闻此言,一个个掩面悲啼,俱以无常为虑。

  只见那班部中,忽跳出一个通背猿猴,厉声高叫道:
“大王若是这般远虑,真所谓道心开发也!如今五虫之内,
惟有三等名色,不伏阎王老子所管。”

猴王道:
“你知那三等人?”

猿猴道:
“乃是佛与仙与神圣三者,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

”猴王道:
“此三者居于何所?”

猿猴道:
“他只在阎浮世界之中,古洞仙山之内。”

猴王闻之,满心欢喜,道:
“我明日就辞汝等下山,云游海角,远涉天涯,务必访此三者,
学一个不老长生,常躲过阎君之难。”噫!这句话,
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

众猴鼓掌称扬,都道:
“善哉!善哉!我等明日越岭登山,
广寻些果品,大设筵宴送大王也。”

  次日,众猴果去采仙桃,摘异果,刨山药,□【左“属”右“立刀”】
黄精,芝兰香蕙,瑶草奇花,般般件件,整整齐齐,
摆开石凳石桌,排列仙酒仙肴。

但见那:
金丸珠弹,红绽黄肥。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
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
林檎碧实连枝献,枇杷缃苞带叶擎。
兔头梨子鸡心枣,消渴除烦更解酲。香桃烂杏,美甘甘似玉液琼浆;
脆李杨梅,酸荫荫如脂酸膏酪。红囊黑子熟西瓜,四瓣黄皮大柿子。
石榴裂破,丹砂粒现火晶珠;
芋栗剖开,坚硬肉团金玛瑙。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
榛松榧柰满盘盛,橘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
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人间纵有珍馐味,
怎比山猴乐更宁?
群猴尊美猴王上坐,各依齿肩排于下边,一个个轮流上前,
奉酒,奉花,奉果,痛饮了一日。

 次日,美猴王早起,教:
“小的们,替我折些枯松,编作筏子,取个竹竿作篙,
收拾些果品之类,我将去也。”
果独自登筏,尽力撑开,飘飘荡荡,径向大海波中,趁天风,
来渡南赡部洲地界。

这一去,正是那:

  天产仙猴道行隆,离山驾筏趁天风。
  飘洋过海寻仙道,立志潜心建大功。
  有分有缘休俗愿,无忧无虑会元龙。
  料应必遇知音者,说破源流万法通。

 也是他运至时来,自登木筏之后,连日东南风紧,
将他送到西北岸前,乃是南赡部洲地界。持篙试水,
偶得浅水,弃了筏子,跳上岸来,只见海边有人捕鱼、
打雁、挖蛤、淘盐。他走近前,弄个把戏,
妆个□【上左“齿”右“可”,下“女”】虎,吓得那些人丢筐弃网,
四散奔跑。
将那跑不动的拿住一个,剥了他衣裳,也学人穿在身上,摇摇摆摆,
穿州过府,在市尘中,学人礼,学人话。
朝餐夜宿,一心里访问佛仙神圣之道,觅个长生不老之方。
见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

正是那:

  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
  只愁衣食耽劳碌,何怕阎君就取勾?
  继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个肯回头!

猴王参访仙道,无缘得遇。
在于南赡部洲,串长城,游小县,不觉八九年馀。
忽行至西洋大海,他想着海外必有神仙。
独自个依前作筏,又飘过西海,直至西牛贺洲地界。
登岸偏访多时,忽见一座高山秀丽,林麓幽深。
他也不怕狼虫,不惧虎豹,登山顶上观看。果是好山:
  千峰开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
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奇花瑞草,修竹乔松。
修竹乔松,万载常青欺福地;
奇花瑞草,四时不谢赛蓬瀛。
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起伏峦头龙脉好,必有高人隐姓名。
  正观看间,忽闻得林深之处,有人言语,急忙趋步,穿入林中,
侧耳而听,原来是歌唱之声。

  歌曰: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
  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
  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
  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
  没荣辱,恬淡延生。
  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美猴王听得此言,满心欢喜道:
“神仙原来藏在这里!”

急忙跳入里面,仔细再看,乃是一个樵子,在那里举斧砍柴。

但看他打扮非常:
  头上戴箬笠,乃是新笋初脱之箨。
  身上穿布衣,乃是木绵捻就之纱。
  腰间系环绦,乃是老蚕口吐之丝。
  足下踏草履,乃是枯莎搓就之爽。
  手执衠钢斧,担挽火麻绳。
  扳松劈枯树,争似此樵能!

猴王近前叫道:
“老神仙! 弟子起手。”

那樵汉慌忙丢了斧,转身答礼道:
“不当人!不当人!我拙汉衣食不全,怎敢当‘神仙’二字?”

猴王道:
“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神仙的话来?”

樵夫道:
“我说甚么神仙话?”

猴王道:
“我才来至林边,只听的你说:
‘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黄庭乃道德真言,非神仙而何?”

樵夫笑道:
“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
那神仙与我舍下相邻。他见我家事劳苦,日常烦恼,
教我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儿念念。
一则散心,二则解困。我才有些不足处思虑,故此念念。
不期被你听了。”

猴王道:
“你家既与神仙相邻, 何不从他修行?
学得个不老之方?却不是好?”

樵夫道:
“我一生命苦,自幼蒙父母养育至八九岁,才知人事,
不幸父丧,母亲居孀。
再无兄弟姊妹,只我一人,没奈何,早晚侍奉。
如今母老,一发不敢抛离。
却又田园荒芜,衣食不足,只得斫两束柴薪,挑向市尘之间,
货几文钱,籴几升米,自炊自造,安排些茶饭,供养老母,
所以不能修行。”

猴王道:
“据你说起来,乃是一个行孝的君子,向后必有好处。
但望你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拜访去也。”

樵夫道:
“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
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
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
你顺那条小路儿,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了。”

猴王用手扯住樵夫道:
“老兄,你便同我去去。若还得了好处,决不忘你指引之恩。”

樵夫道:
“你这汉子,甚不通变。我方才这般与你说了,你还不省?
假若我与你去了,却不误了我的生意?
老母何人奉养?我要斫柴,你自去,自去。”

  猴王听说,只得相辞。出深林,找上路径,过一山坡,
约有七八里远,果然望见一座洞府。挺身观看,真好去处!

但见: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
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
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
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
凤凰翔起,翎毛五色彩云光。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
细观灵福地,真个赛天堂!
又见那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
忽回头,见崖头立一石牌,约有三丈馀高、八尺馀阔,
上有一行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美猴王十分欢喜道:
“此间人果是朴实。果有此山此洞。”看勾多时,不敢敲门。
且去跳上松枝梢头,摘松子吃了顽耍。

少顷间,只听得呀的一声,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
真个丰姿英伟,像貌清奇,比寻常俗子不同。但见他:

  髽髻双丝绾,宽袍两袖风。
  貌和身自别,心与相俱空。
  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
  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

  那童子出得门来,高叫道:
“甚么人在此搔扰?”

猴王扑的跳下树来,上前躬身道:
“仙童,我是个访道学仙之弟子,更不敢在此搔扰。”

仙童笑道:
“你是个访道的么?”

猴王:
“是。”

童子道:
“我家师父,正才下榻,登坛讲道。
还未说出原由,就教我出来开门。说:
‘外面有个修行的来了,可去接待接待。’
想必就是你了?”

猴王笑道:
“是我,是我。”

童子道:
“你跟我进来。”

这猴王整衣端肃,随童子径入洞天深处观看:
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
直至瑶台之下。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台上,
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

果然是: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美猴王一见,倒身下拜,磕头不计其数,口中只道:
“师父!师父!我弟子志心朝礼!志心朝礼!”

祖师道:
“你是那方人氏?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再拜。”

猴王道:
“弟子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

祖师喝令:
“赶出去!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那里修甚么道果!”

猴王慌忙磕头不住道:
“弟子是老实之言,决无虚诈。”

祖师道:
“你既老实,怎么说东胜神洲?
那去处到我这里,隔两重大海,
一座南赡部洲,如何就得到此?”

猴王叩头道:
“弟子飘洋过海,登界游方,有十数个年头,方才访到此处。”

祖师道:
“既是逐渐行来的也罢。你姓甚么?”

猴王又道:
“我无性。人若骂我,我也不恼;若打我,我也不嗔,
只是陪个礼儿就罢了。一生无性。”

祖师道:
“不是这个性。你父母原来姓甚么?”

猴王道:
“我也无父母。”

祖师道:
“既无父母,想是树上生的?”

猴王道:
“我虽不是树生,却是石里长的。
我只记得花果山上有一块仙石,其年石破,我便生也。”

祖师闻言,暗喜道:
“这等说,却是天地生成的。 你起来走走我看。 ”

猴王纵身跳起,拐呀拐的走了两遍。祖师笑道:
“你身躯虽是鄙陋, 却像个食松果的猢狲。
我与你就身上取个姓氏,意思教你姓‘猢’。
猢字去了个兽傍,乃是古月。古者,老也;
月者,阴也。老阴不能化育,教你姓‘狲’倒好。
狲字去了兽傍,乃是个子系。子者,儿男也;
系者,婴细也。
正合婴儿之本论。教你姓‘孙’罢。”

猴王听说,满心欢喜,朝上叩头道:
“好!好!好!今日方知姓也。万望师父慈悲!
既然有姓,再乞赐个名字,却好呼唤。”

祖师道:
“我门中有十二个字,分派起名到你乃第十辈之小徒矣。”

猴王道:
“那十二个字?”

祖师道:
“乃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十二字。
排到你,正当‘悟’字。与你起个法名叫做‘孙悟空’好么?”

猴王笑道:
“好!好!好!自今就叫做孙悟空也!”

正是: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须悟空。

毕竟不之向后修些甚么道果,且听下回分解。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1 00:00 | 原書・第1~10回

斉天大聖 (せいてんたいせい) その5

 さて、李天王と哪吒太子は諸将を率いて
天帝のもとに参上した。

「わたくしども、仰せに従い下界に出勤し、妖仙孫悟空を
取り押さえんと致しましたが、聞きしに勝る神通力。
陛下、何卒兵力の補強をお許しください」

天 帝 「なに、たかがばけ猿一匹をやっつけるのに、
      まだ足りぬと申すのか」

哪 吒 「まことにもって申し訳ありませぬ。
      あのばけ猿め、鉄棒をふるって巨霊神を
      打ち負かしたばかりか、わたくしにまで手傷を
      負わせました。その上、洞門の前に 
      『斉天大聖』 と書いた旗を掲げて、
      この官職を寄越せとぬかしております」

天 帝 「うーむ。なんたる気違い沙汰だ。
      諸将を率いて、直ちに討ち取れ」

その時列座の中から
太白金星 (たいはくきんせい) が進み出た。

「陛下。あのばけ猿は、訳もわからず
減らず口を叩いているのです。
武力に訴えればかえって騒ぎを大きくするばかり。
ここはむしろ、もう一度天上界に招き寄せ、
望みのとおり斉天大聖にしてやることです。
なぁに、名ばかりということにすれば問題はございません」

天 帝 「と、いうと?」

金 星 「名は斉天大聖でも、仕事も給料も与えず、
      天地の間に放し飼いにしておくのです。
      こうすれば奴の邪心を抑えることができ、
      天地は安泰、世界も平穏に帰すことでしょう」

天 帝 「宜しい。そちの意見を採る」

 こうして太白金星は、再び花果山水簾洞へ。
前回と違ってあたりに威風がたちこめ、殺気に満ちていた。

金 星 「おーい、そのものたち。大聖に知らせよ。
      天帝からの使いが来たとな」

そっさく取り次ぎの猿が注進に及んだ。

悟 空 「待ってました!
      こりゃきっと、太白金星のオヤジだぜ。
      この前も俺を呼びに来たんだ。
      官職は気に入らなかったが、
      おかげで天上界の見物ができたようなもの。
      今度もきっと悪い話じゃねぇぞ」

 そそくさと衣冠を整えて、迎えに出る。

「や、これは金星どの。ようこそ、ようこそ」

金 星 「李天王及と哪吒太子の報告によれば、
      なんじは旗を打ち立てて、
      斉天大聖なる官職を求めておるそうじゃが。
      天上界では武力でたたけという意見もあったが、
      わしがとくに大聖の為に上奏いたした結果、
      大王を斉天大聖として天上界に招くことと
      相成った。ありがたくお受けするがよいぞ」

 口上を聞き終わって悟空は顔をほころばせた。

「いやぁ、いつもいつも、申し訳ない。しかし、天上界には
斉天大聖なんて官職があるのかい?」

金 星 「わしが得にお願いし、お許しを戴いた。
      大丈夫、大丈夫」

 悟空は大喜びで、
さっそく金星と共に雲をおこして再び天上界へ。
天将、天兵が迎える中を霊霄殿に案内されて
天帝に拝謁した。

天 帝 「孫悟空よ。ちこうよれ。
      そちを斉天大聖に任命する。
      最上の官位ゆえ、
      今後ばかな振る舞いに及ぶでないぞ」

悟 空 「ははぁ、光栄至極に存じます」

 天帝は早速造営官に命じ、
仙桃園 (せんとうえん) の右隣に
斉天大聖府 (せいてんたいせいふ) を建てさせた。
そこに安静司 (あんせいし)、 寧神司 (ねいしんし)、 の
ふたつの役所が設けられ、下働きの仙吏 (せんり) が、
悟空の身の回りの世話をした。

 天帝からは、とくに酒二瓶が下賜された。
 さっそく悟空は、部下一同と着任祝いをし、
なにひとつ心配事のない楽しい暮らしがはじまった。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1-04-05 00:00 | 児・天上界大混乱の巻

斉天大聖 (せいてんたいせい) その4

 さても悟空が勝ちをおさめて引き上げてくると、
全山七十二洞の妖王と、六人の義兄弟が、
ぞくぞくと祝いに駆けつけた。
早速洞内で宴会がはじまる。
その席上、悟空は六兄弟に提案した。

「諸君、おれでさえ 斉天大聖を名乗ったんだから、
兄貴たちも大聖の看板を出してはどうか」

牛魔王 (ぎゅうまおう) が、まっさきに賛成した。

「さすがは賢弟。いいことを言う。
よし、おれは 平天大聖 (へいてんたいせい)
と名乗るぞ」

つづいて蚊魔王 (こうまおう)

「おれは 覆海大聖 (ふくかいたいせい) だ」

鵬魔王 (ほうまおう)

「おれは混天大聖 (こんてんたいせい)」

獅駝王 (しだおう)

「おれは移山大聖 (いざんたいせい)」

猕猴王 (みこうおう)

「おれは 通風大聖 (つうふうたいせい)」

偶 (ただしい字はけものへん) 狨王 (ぐかいおう)

「おれは 駆神大聖 (くしんたいせい)」

こうして自作自演、勝手に称号を決めた七大聖は、
一日中愉快に過した後、それぞれに帰っていった。
[PR]
# by seiten_taisei | 2001-04-04 00:00 | 児・天上界大混乱の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