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


西游记 第七回

作者:吴承恩


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



富贵功名,前缘分定,为人切莫欺心。正大光明,忠良善果弥深。
些些狂妄天加谴,眼前不遇待时临。问东君因甚,如今祸害相侵。
只为心高图罔极,不分上下乱规箴。

话表齐天大圣被众天兵押去斩妖台下,绑在降妖柱上,刀砍斧剁,枪刺剑刳,莫想伤及其身。
南斗星奋令火部众神,放火煨烧,亦不能烧着。
又着雷部众神,以雷屑钉打,越发不能伤损一毫。

那大力鬼王与众启奏道:
“万岁,这大圣不知是何处学得这护身之法,臣等用刀砍斧剁,
雷打火烧,一毫不能伤损,却如之何?”

玉帝闻言道:
“这厮这等,这等如何处治?”

太上老君即奏道:
“那猴吃了蟠桃,饮了御酒,又盗了仙丹,
——我那五壶丹,有生有熟,被他都吃在肚里。
运用三昧火,煅成一块,所以浑做金钢之躯,急不能伤。
不若与老道领去,放在‘八卦炉’中,以文武火煅炼。
炼出我的丹来,他身自为灰烬矣。”

玉帝闻言,即教六丁、六甲,将他解下,付与老君。
老君领旨去讫。
一壁厢宣二郎显圣,赏赐金花百朵,御酒百瓶,还丹百粒,
异宝明珠,锦绣等件,教与义兄弟分享。

真君谢恩,回灌江口不题。

  那老君到兜率宫,将大圣解去绳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
推入八卦炉中,命看炉的道人,架火的童子,将火煽起煅炼。
原来那炉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
他即将身钻在“巽宫”位下。
巽乃风也,有风则无火。
只是风搅得烟来,把一双眼熏红了,弄做个老害眼病,
故唤作“火眼金睛”。

  真个光阴迅速,不觉七七四十九日,
老君的火候俱全。
忽一日,开炉取丹,那大圣双手侮着眼,正自搓揉流涕,
只听得炉头声响。猛睁眼看见光明,他就忍不住,将身一纵,
跳出丹炉,忽喇的一声,蹬倒八卦炉,往外就走。
慌得那架火、看炉,与丁甲一班人来扯,被他一个个都放倒,
好似癫痫的白额虎,风狂的独角龙。

  老君赶上抓一把,被他一捽,捽了个倒栽葱,脱身走了。
即去耳中掣出如意棒,迎风幌一幌,碗来粗细,依然拿在手中,
不分好歹,却又大乱天宫,打得那九曜星闭门闭户,
四天王无影无形。
好猴精!有诗为证。

  诗曰:

  混元体正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非铅汞,物外长生是本仙。
  变化无穷还变化,三皈五戒总休言。

  又诗:

   一点灵光彻太虚,那条拄杖亦如之:
  或长或短随人用,横竖横排任卷舒。

  又诗:

  猿猴道体假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
  大圣齐天非假论,官封弼马岂知音?
  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拴牢莫外寻。
  万相归真从一理,如来同契住双林。

这一番,猴王不分上下,使铁棒东打西敌,更无一神可挡。
只打到通明殿里,灵霄殿外。幸有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执殿。
他见大圣纵横,掣金鞭近前挡住道:
“泼猴何往!有吾在此切莫猖狂!”
这大圣不由分说,举棒就打。
那灵官鞭起相迎。

两个在灵霄殿前厮浑一处。好杀:
赤胆忠良名誉大,欺天诳上声名坏。
一低一好幸相持,豪杰英雄同赌赛。
铁棒凶,金鞭快,正直无私怎忍耐?
这个是太乙雷声应化尊,那个是齐天大圣猿猴怪。
金鞭铁棒两家能,都是神宫仙器械。
今日在灵霄宝殿弄威风,各展雄才真可爱。
一个欺心要夺斗牛宫,一个竭力匡扶玄圣界。
苦争不让显神通,鞭棒往来无胜败。
他两个斗在一处,胜败未分,早有佑圣真君,
又差将佐发文到雷府,调三十六员雷将齐来,
把大圣围在垓心,各骋凶恶鏖战。
那大圣全无一毫惧色,使一条如意棒,
左遮右挡,后架前迎。
一时,见那众雷将的刀枪剑戟、鞭简挝锤、钺斧金瓜、旄镰月铲,
来的甚紧,他即摇身一变,变做三头六臂;把如意棒幌一幌,
变作三条;六只手使开三条棒,好便似纺车儿一般,滴流流,
在那垓心里飞舞。众雷神莫能相近。

  真个是:
圆陀陀,光灼灼,亘古常存人怎学?
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
也能善,也能恶,眼前善恶凭他作。
善时成佛与成仙,恶处披毛并带角。
无穷变化闹天宫,雷将神兵不可捉。
当时众神把大圣攒在一处,却不能近身,乱嚷乱斗,早惊动玉帝。
遂传旨着游弈灵官同翊圣真君上西方请佛老降伏。

那二圣得了旨,径到灵山胜境,雷音宝刹之前,对四金刚、
八菩萨礼毕,即烦转达。 众神随至宝莲台下启知, 如来召请。
二圣礼佛三匝,侍立台下。

  如来问:
“玉帝何事,烦二圣下凡?”
二圣即启道:
“向时花果山产一猴,在那里弄神通,聚众猴搅乱世界。
玉帝降招安旨,封为‘弼马温’,他嫌官小反去。
当遣李天王、哪吒太子擒拿未获,复招安他,
封做‘齐天大圣’,先有官无禄。

着他代管蟠桃园;
他即偷桃;又走至瑶池,偷肴,偷酒,搅乱大会;
仗酒又暗入兜率宫,偷老君仙丹,反出天宫。
玉帝复遣十万天兵,亦不能收伏。
后观世音举二郎真君同他义兄弟追杀,他变化多端,
亏老君抛金钢琢打重,二郎方得拿住。解赴御前,即命斩之。
刀砍斧剁,火烧雷打,俱不能伤,老君准奏领去,以火煅炼。
四十九日开鼎,他却又跳出八卦炉,打退天丁,径入通明殿里,
灵霄殿外;
被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挡住苦战,又调三十六员雷将,
把他困在垓心,终不能相近。事在紧急,因此,玉帝特请如来救驾。”
如来闻说,即对众菩萨道:
“汝等在此稳坐法庭,休得乱了禅位,待我炼魔救驾去来。”

如来即唤阿傩、迦叶二尊者相随,离了雷音,径至灵霄门外。
忽听得喊声振耳,乃三十六员雷将围困着大圣哩。

佛祖传法旨:
“教雷将停息干戈,放开营所,叫那大圣出来,等我问他有何法力。”
众将果退。

大圣也收了法象,现出原身近前,怒气昂昂,厉声高叫道:
“你是那方善士?敢来止住刀兵问我?”

如来笑道:
“我是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尊者,阿弥陀佛。
今闻你猖狂村野,屡反天宫,不知是何方生长,何年得道,
为何这等暴横?”

大圣道:“
  我本:
  天地生成灵混仙,花果山中一老猿。
  水帘洞里为家业,拜友寻师悟太玄。
  炼就长生多少法,学来变化广无边。
  在因凡间嫌地窄,立心端要住瑶天。
  灵霄宝殿非他久,历代人王有分传。
  强者为尊该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

佛祖听言,呵呵冷笑道:
“你那厮乃是个猴子成精,焉敢欺心,要夺玉皇上帝尊位?
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
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
你那个初世为人的畜生,如何出此大言!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折了你的寿算!趁早皈依,切莫胡说!
但恐遭了毒手,性命顷刻而休,可惜了你的本来面目! ”

大圣道:
“他虽年久修长,也不应久占在此。

常言道: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只教他搬出去,将天宫让与我,
变罢了。若还不让,定要搅乱,永不清平!”

佛祖道:
“你除了生长变化之法,在有何能,敢占天宫胜境?”

大圣道:
“我的手段多哩!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
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坐不得天位?”

佛祖道:
“我与你打个赌赛;你若有本事,
一筋斗打出我这右手掌中,算你赢,再不用动刀兵苦争战,
就请玉帝到西方居住,把天宫让你;若不能打出手掌,
你还下界为妖,再修几劫,却来争吵。”

那大圣闻言,暗笑道:
“这如来十分好呆!
我老孙一筋斗去十万八千里。
他那手掌,方圆不满一尺,如何跳不出去?
”急发声道:“既如此说,你可做得主张?”

佛祖道:
“做得!做得!”

伸开右手,却似个荷叶大小。
那大圣收了如意棒,抖擞神威,将身一纵,站在佛祖手心里,

却道声:
“我出去也!”

你看他一路云光,无影无形去了。
佛祖慧眼观看,见那猴王风车子一般相似不住,只管前进。
大圣行时,忽见有五根肉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

他道:
“此间乃尽头路了。这番回去,如来作证,灵霄殿定是我坐也。”

又思量说:
“且住!等我留下些记号,方好与如来说话。”

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

“变!”

变作一管浓墨双毫笔,

在那中间柱子上写一行大字云:
“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写毕,收了毫毛。
又不庄尊,却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
翻转筋斗云,径回本处,站在如来掌:
“我已去,今来了。你教玉帝让天宫与我。”

如来骂道:
“我把你这个尿精猴子!你正好不曾离了我掌哩!”

大圣道:
“你是不知。我去到天尽头,见五根肉红柱,撑着一股青气,
我留个记在那里,你敢和我同去看么?”

如来道:
“不消去,你只自低头看看。”

那大圣睁圆火眼金睛,低头看时,
原来佛祖右手中指写着
“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大指丫里,还有些猴尿臊气。
大圣大吃了一惊道:
“有这等事!有这等事!
我将此字写在撑天柱子上,如何却在他手指上?
莫非有个未卜先知的法术?
我决不信!不信!等我再去来!”

好大圣,急纵身又要跳出,被佛祖翻掌一扑,
把这猴王推出西天门外,将五指化作金、木、水、火、
土五座联山,唤名“五行山”,轻轻的把他压住。
众雷神与阿傩、迦叶,一个个合掌称扬道:

“善哉!善哉!

  当年卵化学为人,立志修行果道真。
  万劫无移居胜境,一朝有变散精神。
  欺天罔上思高位,凌圣偷丹乱大伦。
  恶贯满盈今有报,不知何日得翻身。”

如来佛祖殄灭了妖猴,即唤傩、迦叶同转西方极乐世界。
时有天蓬、天佑急出灵霄宝殿道:“请如来少待,我主大驾来也。
”佛祖闻言,回首瞻仰。须臾,果见八景鸾舆,九光宝盖;
声奏玄歌妙乐,咏哦无量神章;散宝花,喷真香,

直至佛前谢曰:
“多蒙大法收殄妖邪。望如来少停一日,请诸仙做一会筵奉谢。”

如来不敢违悖,即合掌谢道:
“老僧承大天尊宣命来此,有何法力?
还是天尊与众神洪福,敢劳致谢?”

玉帝传旨,即着云部众神,
分头请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
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同谢佛恩。又命四大天师、九天仙女,
大开玉京金阙、太玄宝宫、洞阳玉馆,请如来高坐七宝灵台。
调设各班座位,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

不一时,那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五气真君、五斗星君、三官四圣、九曜真君、左辅、右弼、
天王、哪吒、元虚一应灵通,对对旌旗,双双幡盖,
都摔着明珠异宝,寿果奇花,向佛前拜献曰:
“感如来无量法力,收伏妖猴。
蒙大天尊设宴,呼唤我等皆来陈谢。
请如来将此会立一名,如何?”

如来领众神之托曰:
“今欲立名,可作个‘安天大会’。”

各仙老异口同声,俱道:
“好个‘安天大会’!好个‘安天大会’!”

言讫,个坐座位,走吅传觞,簪花鼓瑟,
果好会也。有诗为证。

  诗曰:

  宴设蟠桃猴搅乱,安天大会胜蟠桃。
  龙旗鸾辂祥光蔼,宝节幢幡瑞气飘。
  仙乐玄歌音韵美,凤箫玉管响声高。
  琼香缭绕群仙集,宇宙清平贺圣朝。

众皆畅然喜会,只见王母娘娘引一班仙子、仙娥、美姬、
美女飘飘荡荡舞向佛前,施礼曰:
“前被妖猴搅乱蟠桃一会,
今蒙如来大法链锁顽猴,喜庆‘安天大会’,
无物可谢,今是我净手亲摘大株蟠桃数枚奉献。”

  真个是:

  半红半绿喷甘香,艳丽仙根万载长。
  堪笑武陵源上种,争如天府更奇强!
  紫纹娇嫩寰中少,缃核清甜世莫双。
  延寿延年能易体,有缘食者自非常。

佛祖合掌向王母谢讫。王母又着仙姬、
仙子唱的唱,舞的舞。满会群仙,又皆赏赞。

  正是:

  缥缈天香满座,缤纷仙蕊仙花。
  玉京金阙大荣华,异品奇珍无价。
  对对与天齐寿,双双万劫增加。
  桑田沧海任更差,他自无惊无讶。

王母正着仙姬仙子歌舞,觥筹交错,不多时,忽又闻得:

  一阵异香来鼻嗅,惊动满堂星与宿。
  天仙佛祖把杯停,各各抬头迎目候。
  霄汉中间现老人,手捧灵芝飞蔼绣。
  葫芦藏蓄万年丹,宝录名书千纪寿。
  洞里乾坤任自由,壶中日月随成就。
  遨游四海乐清闲,散淡十洲容辐辏。
  曾赴蟠桃醉几遭,醒时明月还依旧。
  长头大耳短身躯,南极之方称老寿。

寿星又到。见玉帝礼毕,又见如来,申谢道:
“始闻那妖猴被老君引至兜率宫煅炼,以为必致平安,不期他又反出。
干如来善伏此怪,设宴奉谢,故此闻风而来。
更无他物可献,特具紫芝瑶草,碧藕金丹奉上。”

  诗曰:

  碧藕金丹奉释迦,如来万寿若恒沙。
  清平永乐三乘锦,康泰长生九品花。
  无相门中真法王,色空天上是仙家。
  乾坤大地皆称祖,丈六金身福寿赊。

如来欣然领谢。寿星得座,依然走吅传觞。只见赤脚大仙又至。
向玉帝前俯囟礼毕,又对佛祖谢道:“深感法力,降伏妖猴。
无物可以表敬,特具交梨二颗,火枣数枚奉献。”

  诗曰:

  大仙赤脚枣梨香,敬献弥陀寿算长。
  七宝莲台山样稳,千金花座锦般妆。
  寿同天地言非谬,福比洪波话岂狂。
  福寿如期真个是,清闲极乐那西方。

如来又称谢了。叫阿傩、迦叶,将各所献之物,
一一收起,方向玉帝前谢宴。
众各酩酊。只见个巡视灵官来报道:
“那大圣伸出头来了。”

佛祖道:
“不妨,不妨。”

袖中只抽出一张帖子,上有六个金字:
“唵、嘛、呢、叭、〔口迷〕、吽”。
递与阿傩,叫贴在那山顶上。这尊者即领帖子,拿出天门,
到那五行山顶上,紧紧的贴在一块四方石上。那座山即生根合缝,
可运用呼吸之气,手儿爬出,可以摇挣摇挣。
阿傩回报道:“已将帖子贴了。”

如来即辞了玉帝众神,与二尊者出天门之外,又发一个慈悲心,
念动真言咒语,将五行山召一尊土地神祗,会同五方揭谛,
居住此山监押。但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
与他溶化的铜汁饮。
待他灾愆满日,自有人救他。

  正是:

  妖猴大胆反天宫,却被如来伏手降。
  渴饮溶铜捱岁月,饥餐铁弹度时光。
  天灾苦困遭磨折,人事凄凉喜命长。
  若得英雄重展挣,他年奉佛上西方。

  又诗曰:

  伏逞豪强大事兴,降龙伏虎弄乖能。
  偷桃偷酒游天府,受录承恩在玉京。
  恶贯满盈身受困,善根不绝气还升。
  果然脱得如来手,且待唐朝出圣僧。

毕竟不知何年何月,方满灾殃,且听下回分解。

[PR]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7 00:00 | 原書・第1~10回
<< 目次 (西遊記 TOP ページ) 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