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诸神捉怪


西游记 第五回

作者:吴承恩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诸神捉怪



  话表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更不知官衔品从,
也不较俸禄高低,但只注名便了。那齐天府下二司仙吏,早晚扶侍,
只知日食三餐,夜眠一榻,无事牵萦,自由自在。闲时节会友游宫,
交朋结义。见三清,称个“老”字;逢四帝,道个“陛下”。

与那九曜星、五方将、二十八宿、四大天王、十二元辰、五方五老、
普天星相、河汉群神,俱只以弟兄相待,彼此称呼。
今日东游,明日西荡,云去云来,行踪不定。

  一日,玉帝早朝,班部中闪出许旌阳真人,俯囟启奏道:
“今有齐天大圣,无事闲游,结交天上众星宿,
不论高低,俱称朋友。
恐后闲中生事,不若与他一件事管,庶免别生事端。”

玉帝闻言,即时宣诏。那猴王欣欣然而至,道:
“陛下,诏老孙有何升赏?”

玉帝道:
“朕见你身闲无事,与你件执事。
你且权管那蟠桃园,早晚好生在意。”

大圣欢喜谢恩,朝上唱喏而退。
  他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
本园中有个土地拦住,问道:
“大圣何往?”

大圣道:
“吾奉玉帝点差,代管蟠桃园,今来查勘也。”

那土地连忙施礼,即呼那一班锄树力士、
运水力士、修桃力士、打扫力士都来见大圣磕头,
引他进去。但见那:

  夭夭灼灼,颗颗株株。夭夭灼灼花盈树,颗颗株株果压枝。
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
时开时结千年熟,无夏无冬万载迟。
先熟的,酡颜醉脸;还生的,带蒂青皮。
凝烟肌带绿,映日显丹姿。树下奇葩并异卉,四时不谢色齐齐。
左右楼台并馆舍,盘空常见罩云霓。

  不是玄都凡俗种,瑶池王母自栽培。
大圣看玩多时,问土地道:
“此树有多少株数?”

土地道:
“有三千六百株: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
,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体健身轻。
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
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
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
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大圣闻言,欢喜无任,当日查明了株数,点看了亭阁,回府。
自此后,三五日一次赏玩,也不交友,也不他游。

  一日,见那老树枝头,桃熟大半,他心里要吃个尝新。
奈何本园土地、力士并齐天府仙吏紧随不便。
忽设一计道:
“汝等且出门外伺候,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

那众仙果退。
只见那猴王脱了冠着服,爬上大树,拣那熟透的大桃,
摘了许多,就在树枝上自在受用。
吃了一饱,却跳下来,簪冠著服,唤众等仪从回府。
迟三二日,又去设法偷桃,尽他享用。

  一朝,王母娘娘设宴,大开宝阁,瑶池中做“蟠桃胜会”,
即着那红衣仙女、素衣仙女、青衣仙女、皂衣仙女、紫衣仙女、
黄衣仙女、绿衣仙女,各顶花篮,去蟠桃园摘桃建会。
七衣仙女直至园门首,只见蟠桃园土地、
力士同齐天府二司仙吏,都在那里把门。
仙女近前道:
“我等奉王母懿旨,到此携桃设宴。”

土地道:
“仙娥且住。今岁不比往年了,玉帝点差齐天大圣在此督理,
须是报大圣得知,方敢开园。”

仙女道:
“大圣何在?”

土地道:
“大圣在园内,因困倦,自家在亭子上睡哩。”

仙女道:
“既如此,寻他去来,不可延误。”

土地即与同进。
寻至花亭不见,只有衣冠在亭,不知何往。
四下里都没寻处。原来大圣耍了一会,吃了几个桃子,
变做二寸长的个人儿,在那大树梢头浓叶之下睡着了。

七衣仙女道:
“我等奉旨前来,寻不见大圣,怎敢空回?”

旁有仙吏道:
“仙娥既奉旨来,不必迟疑。
我大圣闲游惯了,想是出园会友去了。
汝等且去摘桃,我们替你回话便是。”

那仙女依言,入树林之下摘桃。
先在前树摘了二篮,又在中树摘了三篮;到后树上摘取,
只见那树上花果稀疏,止有几个毛蒂青皮的。
原来熟的都是猴王吃了。
七仙女张望东西,只见南枝上止有一个半红半白的桃子。
青衣女用手扯下枝来,红衣女摘了,却将枝子望上一放。
原来那大圣变化了,正睡在此枝,被他惊醒。
大圣即现本相,耳朵内掣出金箍棒,幌一幌,碗来粗细,
咄的一声道:
“你是那方怪物,敢大胆偷摘我桃!”

慌得那七仙女一齐跪下道:
“大圣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来的七衣仙女,
摘取仙桃,大开宝阁,做‘蟠桃胜会’。适至此间,
先见了本园土地等神,寻大圣不见。
我等恐迟了王母懿旨,是以等不得大圣,
故先在此摘桃,万望恕罪。”

大圣闻言,回嗔作喜道:
“仙娥请起。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

仙女道:
“上会自有旧规。请的是西天佛老、菩萨、罗汉,
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翁,
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
这个是五方五老。还有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
太乙天仙等众,中八洞玉皇、九垒、海岳神仙,
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
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齐赴蟠桃嘉会。”

大圣笑道:
“可请我么?”

仙女说:
“不曾听得说。”

大圣道:
“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尊席,有何不可?”

仙女道:
“此是上会会规,今会不知如何。”

大圣道:
“此言也是,难怪汝等。你且立下,
待老孙先去打听个消息,看可请老孙不请。”

 好大圣,捻着诀,念声咒语,对众仙女道:
“住!住!住!”

这原来是个定身法,把那七衣仙女一个个睖睖睁睁,
白着眼,都站在桃树之下。
大圣纵朵祥云,跳出园内,竟奔瑶池路上而去。
正行时,只见那壁厢:

  一天瑞霭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绝。
  白鹤声鸣振九皋,紫芝色秀分千叶。
  中间现出一尊仙,相貌天然丰采别。
  神舞虹霓幌汉霄,腰悬宝录无生灭。

  名称赤脚大罗仙,特赴蟠桃添寿节。
那赤脚大仙觌面撞见大圣,大圣低头定计,赚哄真仙,
他要暗去赴会,却问:
“老道何往?”

大仙道:
“蒙王母见招,去赴蟠桃嘉会。”

大圣道:
“老道不知。
玉帝因老孙筋斗云疾,着老孙五路邀请列位,
先至通明殿下演礼,后方去赴宴。”

大仙是个光明正大之人,就以他的诳语作真。道:
“常年就在瑶池演礼谢恩,如何先去通明殿演礼,
方去瑶池赴会?”

无奈,只得拨转祥云,径往通明殿去了。
  大圣驾着云,念声咒语,摇身一变,就变做赤脚大仙模样,
前奔瑶池。
不多时,直至宝阁,按住云头,轻轻移步,走入里面。
只见那里:

  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瑶台铺彩结,宝阁散氤氲。
  凤翥鸾腾形缥缈,金花玉萼影浮沉。
  上排着九凤丹霞扆,八宝紫霓墩。
  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
  桌上有龙肝和凤髓,熊掌与猩唇。
  珍馐百味般般美,异果嘉肴色色新。

  那里铺设得齐齐整整,却还未有仙来。
这大圣点看不尽,忽闻得一阵酒香扑鼻;忽转头,
见右壁厢长廊之下,有几个造酒的仙官,盘糟的力士,
领几个运水的道人,烧火的童子,在那里洗缸刷瓮,
已造成了玉液琼浆,香醪佳酿。
大圣止不住口角流涎,就要去吃,奈何那些人都在这里。
他就弄个神通,把毫毛拔下几根,丢入口中嚼碎,喷将出去,
念声咒语,叫

“变!”

即变做几个瞌睡虫,奔在众人脸上。
你看那伙人,手软头低,闭眉合眼,丢了执事,都去盹睡。
大圣却拿了些百味珍馐,佳肴异品,走入长廊里面,
就着缸,挨着瓮,放开量,痛饮一番。
吃勾了多时,酕醄醉了。

自揣自摸道:
“不好!不好!再过会,请的客来,却不怪我?
一时拿住,怎生是好?不如早回府中睡去也。”

  好大圣:摇摇摆摆,仗着酒,任情乱撞,
一会把路差了;不是齐天府,却是兜率天宫。
一见了,顿然醒悟道:
“兜率宫是三十三天之上,乃离恨天太上老君之处,
如何错到此间?
——也罢!也罢!
一向要来望此老,不曾得来,今趁此残步,
就望他一望也好。”

即整衣撞进去,那里不见老君,四无人迹。
原来那老君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讲道,
众仙童、仙将、仙官、仙吏,都侍立左右听讲。
这大圣直至丹房里面,寻访不遇,但见丹灶之旁,炉中有火。
炉左右安放着五个葫芦,葫芦里都是炼就的金丹。

大圣喜道:
“此物乃仙家之至宝,老孙自了道以来,识破了内外相同之理,
也要些金丹济入,不期到家无暇;今日有缘,却又撞着此物,
趁老子不在,等我吃他几丸尝新。”他就把那葫芦都倾出来,
就都吃了,如吃炒豆相似。

  一时间丹满酒醒,又自己揣度道:
“不好!不好!
这场祸,比天还大;若惊动玉帝,性命难存。
走!走!走!
不如下界为王去也!”

他就跑出兜率宫,不行旧路,从西天门,使个隐身法逃去。
即按云头,回至花果山界。
但见那旌旗闪灼,戈戟光辉
,原来是四健将与七十二洞妖王,在那里演习武艺。

大圣高叫道:
“小的们!我来也!”

众怪丢了器械,跪倒道:
“大圣好宽心!
丢下我等许久,不来相顾!”

大圣道:
“没多时!没多时!”

且说且行,径入洞天深处。
四健将打扫安歇叩头礼拜毕。俱道:
“大圣在天这百十年,实受何职?”

大圣笑道:
“我记得才半年光景,怎么就说百十年话?”

健将道:
“在天一日,即在下方一年也。”

大圣道:
“且喜这番玉帝相爱,果封做‘齐天大圣’,起一座齐天府,
又设安静、宁神二司,司设仙吏侍卫。向后见我无事,
着我看管蟠桃园。近因王母娘娘设‘蟠桃大会’,未曾请我,
是我不待他请,先赴瑶池,把他那仙品、仙酒,都是我偷吃了。
走出瑶池,踉踉跄跄误入老君宫阙,
又把他五个葫芦金丹也偷吃了。
但恐玉帝见罪,方才走出天门来也。”

  众怪闻言大喜。
即安排酒果接风,将椰酒满斟一石碗奉上,大圣喝了一口,
即咨牙咧嘴道:
“不好吃!不好吃!”

崩、巴二将道:
“大圣在天宫,吃了仙酒、仙肴,
是以椰酒不甚美口。
常言道:‘美不美,乡中水。’”

大圣道:
“你们就是‘亲不亲,故乡人。’我今早在瑶池中受用时,
见那长廊之下,有许多瓶罐,都是那玉液琼浆。
你们都不曾尝着。
待我再去偷他几瓶回来,你们各饮半杯,一个个也长生不老。”

众猴欢喜不胜。
大圣即出洞门,又翻一筋斗,使个隐身法,径至蟠桃会上。
进瑶池宫阙,只见那几个造酒、盘糟、运水、烧火的,还鼾睡未醒。
他将大的从左右胁下挟了两个,两手提了两个,即拨转云头回来,
会众猴在于洞中,就做个“仙酒会”,各饮了几杯,快乐不题。

  却说那七衣仙女自受了大圣的定身法术,一周天方能解脱。
各提花篮,回奏王母,说道:
“齐天大圣使法术困住我等,故此来迟。”

王母问道:
“你等摘了多少蟠桃?”

仙女道:
“只有两篮小桃,三篮中桃。
至后面,大桃半个也无,想都是大圣偷吃了。
及正寻间,不期大圣走将出来,行凶挖打,又问设宴请谁。
我等把上会事说了一遍,他就定住我等,不知去向。
只到如今,才得醒解回来。”

  王母闻言,即去见玉帝,备陈前事。
说不了,又见那造酒的一班人,同仙官等来奏:
“不知甚么人,搅乱了‘蟠桃大会’,偷吃了玉液琼浆,
其八珍百味,亦俱偷吃了。”

又有四个大天师来奏上:
“太上道祖来了。”

玉帝即同王母出迎。老君朝礼毕,道:
“老道宫中,炼了些‘九转金丹’,伺候陛下做‘丹元大会’,
不期被贼偷去, 特启陛下知之。 ”

玉帝见奏,悚惧。少时,又有齐天府仙吏叩头道:
“孙大圣不守执事,自昨日出游,至今未转,更不知去向。”

玉帝又添疑思。
只见那赤脚大仙又俯囟上奏道:
“臣蒙王母诏昨日赴会,偶遇齐天大圣,对臣言万岁有旨,
着他邀臣等先赴通明殿演礼,方去赴会。
臣依他言语,即返至通明殿外,不见万岁龙车凤辇,
又急来此俟候。”

玉帝越发大惊道:
“这厮假传旨意,赚哄贤卿,快着纠察灵官缉访这厮踪迹!”

  灵官领旨,即出殿遍访尽得其详细。

回奏道:
“搅乱天宫者,乃齐天大圣也。”

又将前事尽诉一番。
玉帝大恼。
即差四大天王,协同李天王并哪吒太子,点二十八宿、
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
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
布一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去花果山围困,定捉获那厮处治。
众神即时兴师,离了天宫。这一去,但见那:

  黄风滚滚遮天暗,紫雾腾腾罩地昏。
只为妖猴欺上帝,致令众圣降凡尘。
四大天王,五方揭谛:四大天王权总制,五方揭谛调多兵。
李托塔中军掌号,恶哪吒前部先锋。罗猴星为头检点,
计都星随后峥嵘。太阴星精神抖擞,太阳星照耀分明。
五行星偏能豪杰,九曜星最喜相争。元辰星子午卯酉,
一个个都是大力天丁。五瘟五岳东西摆,六丁六甲左右行。
四渎龙神分上下,二十八宿密层层。
角亢氐房为总领,奎娄胃昴惯翻腾。
斗牛女虚危室壁,心尾箕星个个能,井鬼柳星张翼轸,
轮枪舞剑显威灵。停云降雾临凡世,花果山前扎下营。

  诗曰:

  天产猴王变化多,偷丹偷酒乐山窝。
  只因搅乱蟠桃会,十万天兵布网罗。

  当时李天王传了令,着众天兵扎了营,
把那花果山围得水泄不通。
上下布了十八架天罗地网,先差九曜恶星出战。
九曜即提兵径至洞外,只见那洞外大小群猴跳跃顽耍。

星官厉声高叫道:
“那小妖!你那大圣在那里?
我等乃上界差调的天神,到此降你这造反的大圣。
教他快快来归降;若道半个‘不’字,教汝等一概遭诛!”

那小妖慌忙传入道:
“大圣,祸事了!祸事了!
外面有九个凶神,口称上界来的天神,收降大圣。”

  那大圣正与七十二洞妖王,并四健将分饮仙酒,
一闻此报,公然不理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

说不了,一起小妖又跳来道:
“那九个凶神,恶言泼语,在门前骂战哩!”

大圣笑道:
“莫睬他。‘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
’”说犹未了,又一起小妖来报:
“爷爷!那九个凶神已把门打破了,杀进来也!”

大圣怒道:
“这泼毛神,老大无礼!
本来不与他计较,如何上门来欺我?”

即命独角鬼王,领帅七十二洞妖王出阵,
老孙领四健将随后。
那鬼王疾帅妖兵,出门迎敌,却被九曜恶星一齐掩杀,
抵住在铁板桥头,莫能得出。

  正嚷间,大圣到了。
叫一声

“开路!”

掣开铁棒,幌一幌,碗来粗细,丈二长短,
丢开架子, 打将出来。
九曜星那个敢抵,一时打退。

那九曜星立住阵势道:
“你这不知死活的弼马温!
你犯了十恶之罪,先偷桃,后偷酒,搅乱了蟠桃大会,
又窃了老君仙丹,又将御酒偷来此处享乐。
你罪上加罪,岂不知之?”

大圣笑道:
“这几椿事,实有!实有!但如今你怎么?”

九曜星道:
“吾奉玉帝金旨,帅众到此收降你,快早皈依!
免教这些生灵纳命。不然,就屣平了此山,掀翻了此洞也!”

大圣大怒道:
“量你这些毛神,有何法力,敢出浪言,
不要走,请吃老孙一棒!”

这九曜星一齐踊跃。那美猴王不惧分毫,轮起金箍棒,
左遮右挡,把那九曜星战得筋疲力软,一个个倒拖器械,
败阵而走,急入中军帐下,对托塔天王道:
“那猴王果十分骁勇!
我等战他不过,败阵来了。”

李天王即调四大天王与二十八宿,一路出师来斗。
大圣也公然不惧,调出独角鬼王、七十二洞妖王与四个健将,
于洞门外列成阵势。你看这场混战,好惊人也:

  寒风飒飒,怪雾阴阴。
那壁廊旌旗飞彩,这壁厢戈戟生辉。
滚滚盔明,层层甲亮。
滚滚盔明映太阳,如撞天的银磬;层层甲亮砌岩崖,
似压地的冰山。大捍刀,飞云掣电,楮白枪,度雾穿云。
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青铜剑,四明铲,密树排阵。
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
大圣一条如意棒,翻来覆去战天神。
杀得那空中无鸟过,山内虎狼奔。
扬砂走石乾坤黑,播土飞尘宇宙昏。只听兵兵扑扑惊天地,
煞煞威威振鬼神。

  这一场自辰时布阵,混杀到日落西山。
那独角鬼王与七十二洞妖怪,尽被众天神捉拿去了,
止走了四健将与那群猴,深藏在水帘洞底。这大圣一条棒,
抵住了四大天神与李托塔、哪吒太子,俱在半空中,
——杀勾多时,大圣见天色将晚,即拉毫毛一把,丢在口中,
嚼将出去,叫声

“变!”

就变了千百个大圣,都使的是金箍棒,
打退了哪吒太子,战败了五个天王。
  大圣得胜,收了毫毛,急转身回洞,早又见铁板桥头,
四个健将,领众叩迎那大圣,哽哽咽咽大哭三声,
又唏唏哈哈大笑三声。

大圣道:
“汝等见了我,又哭又笑,何也?”

四健将道:
“今早帅众将与天王交战,把七十二洞妖王与独角鬼王,
尽被众神捉了,我等逃生,故此该哭。
这见大圣得胜回来,未曾伤损,故此该笑。”

大圣道:
“胜负乃兵家之常。
古人云:‘杀人一万,自损三千。’况捉了去的头目乃是虎、
豹、狼虫、獾獐、狐骆之类,我同类者未伤一个,
何须烦恼?
他虽被我使个分身法杀退,他还要安营在我山脚下。
我等且紧紧防守,饱食一顿,安心睡觉,养养精神。
天明看我使个大神通,拿这些天将,与众报仇。”

四将与众猴将椰酒吃了几碗,安心睡觉不题。

  那四大天王收兵罢战,众各报功:有拿住虎豹的,
有拿住狮象的,有拿住狼虫狐骆的,更不曾捉着一个猴精。
当时果又安辕营,下大寨,赏劳了得功之将,
吩咐了天罗地网之兵,个个提铃喝号,围困了花果山,
专待明早大战。各人得令,一处处谨守。
此正是:妖猴作乱惊天地,布网张罗昼夜看。

毕竟天晓后如何处治,且听下回分解。
[PR]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5 00:00 | 原書・第1~10回
<< 第六回 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 第四回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