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天意未宁


西游记 第四回

作者:吴承恩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天意未宁



  那太白金星与美猴王,同出了洞天深处,一齐驾云而起。
原来悟空筋斗云比众不同,十分快疾,把个金星撇在脑后,
先至南天门外。
正欲收云前进,被增长天王领着庞、刘、苟、毕、邓、辛、张、陶,
一路大力天丁,枪刀剑戟,挡住天门,不肯放进。

猴王道:
“这个金星老儿,乃奸诈之徒!
既请老孙,如何教人动刀动枪,阻塞门路?”

正嚷间,金星倏到。悟空就觌面发狠道:
“你这老儿,怎么哄我?
被你说奉玉帝招安旨意来请,
却怎么教这些人阻住天门,不放老孙进去?”

金星笑道:
“大王息怒。
你自来未曾到此天堂,却又无名,众天丁又与你素不相识,
他怎肯放你擅入?
等如今见了天尊,授了仙录,注了官名,
向后随你出入,谁复挡也?”

悟空道:
“这等说,也罢,我不进去了。”

金星又用手扯住道:
“你还同我进去。”

  将近天门,金星高叫道:
“那天门天将,大小吏兵,放开路者。此乃下界仙人,
我奉玉帝圣旨,宣他来也。”

这增长天王与众天丁俱才敛兵退避。猴王始信其言。
同金星缓步入里观看。真个是:
  初登上界,乍入天堂。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只见那南天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
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
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
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
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
花药宫、……一宫宫脊吞金稳兽;又有七十二重宝殿,
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
一殿殿柱列玉麒麟。
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炼药炉边,
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
又至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
玉簪珠履,紫绶金章。金钟撞动,三曹神表进丹墀;
天鼓鸣时,万圣朝王参玉帝。
又至那灵霄宝殿,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

  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
上面有个紫巍巍,明幌幌,圆丢丢,亮灼灼,大金葫芦顶;
下面有天妃悬掌扇,玉女捧仙巾。恶狠狠,掌朝的天将;
气昂昂,护驾的仙卿。
正中间,琉璃盘内,放许多重重叠叠太乙丹;
玛瑙瓶中,插几枝弯弯曲曲珊瑚树。正是天宫异物般般有,
世上如他件件无。金阙银銮并紫府,琪花瑶草暨琼葩。
朝王玉兔坛边过,参圣金乌着底飞。
猴王有分来天境,不堕人间点污泥。

  太白金星,领着美猴王,到于灵霄殿外。
不等宣诏,直至御前,朝上礼拜。
悟空挺身在旁,且不朝礼,但侧耳以听金星启奏。

金星奏道:
“臣领圣旨,已宣妖仙到了。”

玉帝垂帘问曰:
“那个是妖仙?”

悟空却才躬身答道:
“老孙便是!”

仙卿们都大惊失色道:
“这个野猴!
怎么不拜伏参见,辄敢这等答应道:‘老孙便是!’
却该死了!该死了!”

玉帝传旨道:
“那孙悟空乃下界妖仙,初得人身,不知朝礼,且姑恕罪。”

众仙卿叫声
“谢恩!”

猴王却才朝上唱个大喏。
玉帝宣文选武选仙卿,看那处少甚官职,着孙悟空去除授。
旁边转过武曲星君,启奏道:
“天宫里各宫各殿,各方各处,都不少官,
只是御马监缺个正堂管事。”

玉帝传旨道:
“就除他做个‘弼马温’罢。”

众臣叫谢恩,他也只朝上唱个大喏。
玉帝又差木德星君送他去御马监到任。

  当时猴王欢欢喜喜,与木德星官径去到任。事毕,
木德星官回宫。他在监里,会聚了监丞、监副、典簿、
力士,大小官员人等,查明本监事务,止有天马千匹。

乃是:
  骅骝骐骥,騄駬纤离;龙媒紫燕,挟翼骕骦;駃騠银騔,
騕褭飞黄;騊駼翻羽,赤兔超光;逾辉弥景,腾雾胜黄;
追风绝地,飞翻奔霄;逸飘赤电,铜爵浮云;骢珑虎〔马剌〕,
绝尘紫鳞;四极大宛,八骏九逸,千里绝群:——此等良马,
一个个,嘶风逐电精神壮,踏雾登云气力长。

  这猴王查看了文簿,点明了马数。
本监中典簿管征备草料;
力士官管刷洗马匹、扎草、饮水、煮料;
监丞、监副辅佐催办;弼马昼夜不睡,滋养马匹。
日间舞弄犹可,夜间看管殷勤,但是马睡的,赶起来吃草;
走的捉将来靠槽。
那些天马见了他,泯耳攒蹄,倒养得肉膘肥满。
不觉的半月有馀,一朝闲暇,众监官都安排酒席,
一则与他接风,二则与他贺喜。

  正在欢饮之间,猴王忽停杯问曰:
“我这‘弼马温’是个甚么官衔?”

众曰:
“官名就是此了。 ”

又问:
“此官是个几品?”

众道:
“没有品从。”

猴王道:
“没品,想是大之极也。”

众道:
“不大,不大,只唤做‘未入流’。”

猴王道:
“怎么叫做‘未入流’?”

众道:
“末等。这样官儿,最低最小,只可与他看马。
似堂尊到任之后,这等殷勤,喂得马肥,
只落得道声‘好’字,如稍有些尪羸,还要见责;
再十分伤损,还要罚赎问罪。”

猴王闻此,不觉心头火起,咬牙大怒道:
“这般藐视老孙!老孙在花果山,
称王称祖,怎么哄我来替他养马?
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岂是待我的?
不做他!不做他!我将去也!”

忽喇的一声,把公案推倒,耳中取出宝贝,幌一幌,
碗来粗细,一路解数,直打出御马监,径至南天门。
众天丁知他受了仙录,乃是个弼马温,
不敢阻当,让他打出天门去了。

  须臾,按落云头,回至花果山上。
只见那四健将与各洞妖王,在那里操演兵卒。

这猴王厉声高叫道:
“小的们!老孙来了!”

一群猴都来叩头,迎接进洞天深处,请猴王高登宝位,
一壁厢办酒接风都道:
“恭喜大王,上界去十数年,想必得意荣归也?”

猴王道:
“我才半月有馀,那里有十数年?”

众猴道:
“大王,你在天上,不觉时辰。
天上一日, 就是下界一年哩。请问大王,官居何职?”

猴王摇手道:
“不好说!不好说!活活的羞杀人!
那玉帝不会用人,他见老孙这般模样,
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原来是与他养马,未入流品之类。
我初到任时不知,只在御马监中顽耍。
及今日问我同寮,始知是这等卑贱。
老孙心中大恼,推倒席面,不受官衔,因此走下来了。”

众猴道:
“来得好!来得好!
大王在这福地洞天之处为王,多少尊重快乐,
怎么肯去与他做马夫?”

教:
“小的们!快办酒来,与大王释闷。”

  正饮酒欢会间,有人来报道:
“大王,门外有两个独角鬼王,要见大王。”

猴王道:
“教他进来。”

那鬼王整衣跑入洞中,倒身下拜。

美猴王问他:
“你见我何干?”

鬼王道:
“久闻大王招贤,无由得见;今见大王授了天录,
得意荣归,特献赭黄袍一件,与大王称庆。
肯不弃鄙贱,收纳小人,亦得效犬马之劳。”

猴王大喜,将赭黄袍穿起,众等欣然排班朝拜,
即将鬼王封为前部总督先锋。

鬼王谢恩毕,复启道:
“大王在天许久,所授何职?”

猴王道:
“玉帝轻贤,封我做个甚么‘弼马温’!”

鬼王听言,又奏道:
“大王有此神通,如何与他养马?
就做个‘齐天大圣’,有何不可?”

猴王闻说,欢喜不胜,连道几个

“好!好!好!”

教四健将:
“就替我快置个旌旗,旗上写‘齐天大圣’四大字,立竿张挂。
自此以后,只称我为齐天大圣,不许再称大王。
亦可传与各洞妖王,一体知悉。”
此不在话下。

  却说那玉帝次日设朝,只见张天师引御马监监丞、
监副在丹墀下拜奏道:
“万岁,新任弼马温孙悟空,因嫌官小,昨日反下天宫去了。”

正说间,又见南天门外增长天王领众天丁,亦奏道:
“弼马温不知何故,走出天门去了。”

玉帝闻言,即传旨:
“着两路神元,各归本职,朕遣天兵,擒拿此怪。”

班部中闪上托塔李天王与哪吒三太子,越班奏上道:
“万岁,微臣不才,请旨降此妖怪。”

玉帝大喜,即封托塔天王李靖为降魔大元帅,
哪吒三太子为三坛海会大神,即刻兴师下界。

  李天王与哪吒叩头谢辞,径至本宫,点起三军,
帅众头目,着巨灵神为先锋,鱼肚将掠后,药叉将催兵。
一霎时出南天门外,径来到花果山。选平阳处安了营寨,
传令教巨灵神挑战。
巨灵神得令,结束整齐,轮着宣花斧,到了水帘洞外。
只见小洞门外,许多妖魔,都是些狼虫虎豹之类,
丫丫叉叉,轮枪舞剑,在那里跳斗咆哮。

这巨灵神喝道:
“那业畜!
快早去报与弼马温知道,吾乃上天大将,奉玉帝旨意,
到此收伏;教他早早出来受降,免致汝等皆伤残也。”

那些怪,奔奔波波,传报洞中道:
“祸事了!祸事了!”

猴王问:
“有甚祸事?”

众妖道:
“门外有一员天将,口称大圣官衔,道:奉玉帝圣旨,
来此收伏;教早早出去受降,免伤我等性命。”

猴王听说,教:
“取我披挂来!”

就戴上紫金冠,贯上黄金甲,登上步云鞋,
手执如意金箍棒,领众出门,摆开阵势。
这巨灵神睁睛观看,真好猴王:

   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
   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
   一双怪眼似明星,两耳过肩查又硬。
   挺挺身才变化多,声音响亮如钟磬。
   尖嘴咨牙弼马温,心高要做齐天圣。

 巨灵神厉声高叫道:
“那泼猴!你认得我么?”

大圣听言,急问道:
“你是那路毛神,老孙不曾会你,你快报名来。”

巨灵神道:
“我把你那欺心的猢狲!
你是认不得我!
我乃高上神灵托塔李天王部下先锋,巨灵天将!
今奉玉帝圣旨,到此收降你。
你快卸了装束,归顺天恩,
免得这满山诸畜遭诛;若道半个‘不’字,教你顷刻化为齑粉!”

猴王听说,心中大怒道:
“泼毛神,休夸大口,少弄长舌!
我本待一棒打死你,恐无人去报信;且留你性命,快早回天,
对玉皇说:他甚不用贤!
老孙有无穷的本事,为何教我替他养马?
你看我这旌旗上字号。
若依此字号升官,我就不动刀兵,自然的天地清泰;
如若不依时间,就打上灵霄宝殿,教他龙床定坐不成!”

这巨灵神闻此言,急睁睛迎风观看,果见门外竖一高竿,
竿上有旌旗一面,上写着“齐天大圣”四大字。

巨灵神冷笑三声道:
“这泼猴,这等不知人事,辄敢无状,你就要做齐天大圣!
好好的吃吾一斧!”

劈头就砍将去。那猴王正是会家不忙,将金箍棒应手相迎。
这一场好杀:
  棒名如意,斧号宣花。
他两个乍相逢,不知深浅;斧和棒,左右交加。
一个暗藏神妙,一个大口称夸。使动法,喷云嗳雾;
展开手,播土扬沙。天将神通就有道,猴王变化实无涯。
棒举却如龙戏水,斧来犹似凤穿花。
巨灵名望传天下,原来本事不如他;大圣轻轻轮铁棒,
着头一下满身麻。巨灵神抵敌他不住,被猴王劈头一棒,
慌忙将斧架隔, 呵嚓的一声, 把个斧柄打做两截,
急撤身败阵逃生。

猴王笑道:
“脓包!脓包!我已饶了你,你快去报信!快去报信!”

巨灵神回至营门,径见托塔天王,忙哈哈下跪道:
“弼马温果是神通广大!末将战他不得,败阵回来请罪。”

李天王发怒道:
“这厮锉吾锐气,推出斩之!”

旁边闪出哪吒太子,拜告:
“父王息怒,且恕巨灵之罪,待孩儿出师一遭,便知深浅。”

天王听谏,且教回营待罪管事。
  这哪吒太子,甲胄齐整,跳出营盘,撞至水帘洞外。
那悟空正来收兵,见哪吒来的勇猛。好太子:
  总角才遮囟,披毛未盖肩。神奇多敏悟,骨秀更清妍。
  诚为天上麒麟子,果是烟霞彩凤仙。
  龙种自然非俗相,妙龄端不类尘凡。
  身带六般神器械,飞腾变化广无边。
  今受玉皇金口诏,敕射海会号三坛。

悟空迎近前来问曰:
“你是谁家小哥?闯近吾门,有何事干?”

哪吒喝道:
“泼妖猴!
岂不认得我?
我乃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是也。
今奉玉帝钦差,至此捉你。”

悟空笑道:
“小太子,你的奶牙尚未退,胎毛尚未干,
怎敢说这般大话?
我且留你的性命,不打你。你只看我旌旗上的是甚么字号,
拜上玉帝:是这般官衔,再也不须动众,我自皈依;
若是不遂我心,定要打上灵霄宝殿。”

哪吒抬头看处,乃“齐天大圣”四字。

哪吒道:
“这妖猴能有多大神通,就敢称此名号!
不要怕!吃吾一剑!”

悟空道:
“我只站下不动,任你砍几剑罢。”

那哪吒奋怒,大喝一声,叫

“变!”

即变做三头六臂,恶狠狠,手持着六般兵器,乃是斩妖剑、
砍妖刀、缚妖索、降妖杵、绣球儿、火轮儿,丫丫叉叉,
扑面打来。

悟空见了,心惊道:
“这小哥倒也会弄些手段!莫无礼,看我神通!”

好大圣,喝声

“变”

也变做三头六臂;把金箍棒幌一幌,也变作三条;
六只手拿着三条棒架住。这场斗,真是个地动山摇,好杀也:

  六臂哪吒太子,天生美石猴王,相逢真对手,正遇本源流。
那一个蒙差来下界,这一个欺心闹斗牛。斩妖宝剑锋芒快,
砍妖刀狠鬼神愁;缚妖索子如飞蟒,降妖大杵似狼头;
火轮掣电烘烘艳,往往来来滚绣球。
大圣三条如意棒,前遮后挡运机谋。
苦争数合无高下,太子心中不肯休。
把那六件兵器多教变,百千万亿照头丢。
猴王不惧呵呵笑,铁棒翻腾自运筹。
以一化千千化万,满空乱舞赛飞虬。
唬得各洞妖王都闭户,遍山鬼怪尽藏头。
神兵怒气云惨惨,金箍铁棒响飕飕。
那壁厢,天丁呐喊人人怕;这壁厢,猴怪摇旗个个忧。
发狠两家齐斗勇,

  不知那个刚强那个柔。
三太子与悟空各骋神威,斗了个三十回合。
那太子六般兵器,变做千千万万;孙悟空金箍棒,
变作万万千千。
半空中似雨点流星,不分胜负。原来悟空手疾眼快,
正在那混乱之时,他拔下一根毫毛,叫声

“变!”

就变做他的本相,手挺着棒,演着哪吒;他的真身,却一纵
,赶至哪吒脑后,着左膊上一棒打来。哪吒正使法间,
听得棒头风响,急躲闪时,不能措手,被他着了一下,
负痛逃走;收了法,把六件兵器,依旧归身,败阵而回。

  那阵上李天王早已看见, 急欲提兵助战。

不觉太子倏至面前,战兢兢报道:
“父王!弼马温真个有本事!
孩儿这般法力,也战他不过,已被他打伤膊也。”

天王大惊失色道:
“这厮恁的神通,如何取胜?”

太子道:
“他洞门外竖一竿,旗上写‘齐天大圣’四字,亲口夸称,
教玉帝就封他做齐天大圣,万事俱休;若还不是此号,
定要打上灵霄宝殿哩!”

天王道:
“既然如此,且不要与他相持,且去上界,将此言回奏,
再多遣天兵,围捉这厮,未为迟也。”

太子负痛,不能复战,故同天王回天启奏不题。
  你看那猴王得胜归山,那七十二洞妖王与那六弟兄,
俱来贺喜。在洞天福地,饮乐无比。

他却对六弟兄说:
“小弟既称齐天大圣,你们亦可以大圣称之。”

内有牛魔王忽然高声叫道:
“贤弟言之有理,我即称做个平天大圣。”

蛟魔王道:
“我称覆海大圣。”

鹏魔王道:
“我称混天大圣。”

狮驼王道:
“我称移山大圣。”

猕猴王道:
“我称通风大圣。”

□【左“反犬”右“禺”】狨王道:
“我称驱神大圣。”

此时七大圣自作自为,自称自号,耍乐一日,各散讫。

  却说那李天王与三太子领着众将,直至灵霄殿。
启奏道:
“臣等奉圣旨出师下界,收伏妖仙孙悟空,
不期他神通广大,不能取胜,仍望万岁添兵剿除。”

玉帝道:
“谅一妖猴,有多少本事,还要添兵?”

太子又近前奏道:
“望万岁赦臣死罪!
那妖猴使一条铁棒,先败了巨灵神,又打伤臣臂膊。
洞门外立一竿旗,上书‘齐天大圣’四字,
道是封他这官职,即便休兵来投;若不是此官,
还要打上灵霄宝殿也。”

玉帝闻言,惊讶道:
“这妖猴何敢这般狂妄!
着众将即刻诛之。”

正说间,班部中又闪出太白金星,奏道:
“那妖猴只知出言,不知大小。
欲加兵与他争斗,想一时不能收伏,反又劳师。
不若万岁大舍恩慈,还降招安旨意,就教他做个齐天大圣。
只是加他个空衔,有官无禄便了。”

玉帝道:
“怎么唤做‘有官无禄’?”

金星道:
“名是齐天大圣,只不与他事管,不与他俸禄,
且养在天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
庶乾坤安靖,海宇得清宁也。”玉帝闻言道:“依卿所奏。”

即命降了诏书,仍着金星领去。

  金星复出南天门,直至花果山水帘洞外观看。
这番比前不同,威风凛凛,杀气森森,各样妖精,无般不有。
一个个都执剑拈枪,拿刀弄杖的,在那里咆哮跳跃。

一见金星,皆上前动手。金星道:
“那众头目来!
累你去报你大圣知之。
吾乃上帝遣来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他。”

众妖即跑入报道:
“外面有一老者,他说是上界天使,有旨意请你。”

悟空道:
“来得好!来得好!
想是前番来的那太白金星。
那次请我上界,虽是官爵不堪,却也天上走了一次,
认得那天门内外之路。今番又来,定有好意。”

教众头目大开旗鼓,摆队迎接。
大圣即带引群猴,顶冠贯甲,甲上罩了赭黄袍,足踏云履,
急出洞门,躬身施礼,高叫道:
“老星请进,恕我失迎之罪。”

 金星趋步向前,径入洞内,面南立着道:
“今告大圣,前者因大圣嫌恶官小,躲离御马监,
当有本监中大小官员奏了玉帝。
玉帝传旨道:‘凡授官者,皆由卑而尊,为何嫌小?’
即有李天王领哪吒下界取战。
不知大圣神通,故遭败北,回天奏道:
‘大圣立一竿旗,要做“齐天大圣”。’
众武将还要支吾,是老汉力为大圣冒罪奏闻,
免兴师旅,请大王授录。玉帝准奏,因此来请。”

悟空笑道:
“前番勤劳,今又蒙爱, 多谢! 多谢!
但不知上天可有此‘齐天大圣’之官衔也?”

金星道:
“老汉以此衔奏准,方敢岭旨而来;
如有不遂,只坐罪老汉便是。”

  悟空大喜,恳留饮宴不肯,遂与金星纵着祥云
,到南天门外。那些天丁天将,都拱手相迎。
径入灵霄殿下。

金星拜奏道:
“臣奉诏宣弼马温孙悟空已到。”

玉帝道:
“那孙悟空过来。
今宣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但切不可胡为。”

这猴亦止朝上唱个喏,道声谢恩。
玉帝即命工干官——张、鲁二班——在蟠桃园右首,
起一座齐天大圣府,府内设个二司:
一名安静司,一名宁神司。
司俱有仙吏,左右扶持。又差五斗星君送悟空去到任,
外赐御酒二瓶,金花十朵,着他安心定志,再勿胡为。
那猴王信受奉行,即日与五斗星君到府,打开酒瓶,
同众尽饮。送星官回转本宫,他才遂心满意,喜地欢天,
在于天宫快乐,无挂无碍。
正是:仙名永注长生录,不堕轮回万古传。

毕竟不知向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R]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4 00:00 | 原書・第1~10回
<< 第五回 乱蟠桃大圣偷丹 反天宫... 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