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


西游记 第三回

作者:吴承恩


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



  却说美猴王荣归故里,自剿了混世魔王,夺了一口大刀,
逐日操演武艺,教小猴砍竹为标,削木为刀,治旗幡,打哨子,
一进一退,安营下寨,顽耍多时。

忽然静坐处,思想道:
“我等在此,恐作耍成真,或惊动人王,或有禽王、兽王认此犯头,
说我们操兵造反,兴师来相杀,汝等都是竹竿木刀,如何对敌?
须得锋利剑戟方可。如今奈何?”

众猴闻说,个个惊恐道:
“大王所见甚长,只是无处可取。”

正说间,转上四个老猴,两个是赤尻马猴,两个是通背猿猴,
走在面前道:
“大王,若要治锋利器械,甚是容易。”

悟空道:
“怎见容易?”

四猴道:
“我们这山,向东去,有二百里水面,那厢乃傲来国界。
那国界中有一王位,满城中军民无数,必有金银铜铁等匠作。
大王若去那里,或买或造些兵器,教演我等,守护山场,
诚所谓保泰长久之机也。”

悟空闻说,满心欢喜道:
“汝等在此顽耍,待我去来。”

  好猴王,急纵筋斗云,霎时间过了二百里水面。
果然那厢有座城池,六街三市,万户千门,来来往往,
人都在光天化日之下。

悟空心中想道:
“这里定有现成的兵器,我待下去买他几件,
还不如使个神通觅他几件倒好。”

他就捻起诀来,念动咒语,向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吹将去,
便是一阵风,飞沙走石,好惊人也。

  炮云起处荡乾坤,黑雾阴霾大地昏。
  江海波翻鱼蟹怕,山林树折虎狼奔。
  诸般买卖无商旅,各样生涯不见人。
  殿上君王归内院,阶前文武转衙门。

  千秋宝座都吹倒,五凤高楼幌动根。
风起处,惊散了那傲来国君王,三街六市,都慌得关门闭户,
无人敢走。悟空才按下云头。径闯入朝门里。
直到兵器馆、武库中,打开门扇,看时,那里面无数器械:
刀、枪、剑、戟、斧、钺、毛、镰、鞭、钯、挝、简、弓、弩、叉、矛,
件件俱备。

一见甚喜道:
“我一人能拿几何?还使个分身法搬将去罢。”

好猴王,即拔一把毫毛,入口嚼烂,喷将处去,念动咒语,叫声:
“变!”

变做千百个小猴,都乱搬乱抢;
有力的拿五七件,力小的拿三二件,尽数搬个罄净。
径踏云头,弄个摄法,唤转狂风,带领小猴,俱回本处。

  却说那花果山大小猴儿,正在那洞门外顽耍,
忽听得风声响处,见半空中,丫丫叉叉,无边无岸的猴精,
唬得都乱跑乱躲。

少时,美猴王按落云头,收了云雾,将身一抖:
收了毫毛,将兵器乱堆在山前,叫道:
“小的们!都来领兵器!”

众猴看时,只见悟空独立在平阳之地,俱跑来叩头问故。
悟空将前使狂风,搬兵器,一应事说了一遍。
众猴称谢毕,都去抢刀夺剑,挝斧争枪,扯弓扳弩,
吆吆喝喝,耍了一日。

  次日,依旧排营。
悟空会集群猴,计有四万七千馀口。早惊动满山怪兽,都是些狼、
虫、虎、豹麂、獐、麂、狐、狸、獾、□【左“反犬”右“各”】、狮、象、
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儿、
神獒……各样妖王,共有七十二洞,都来参拜猴王为尊。
每年献贡,四时点卯。也有随班操备的,也有随节征粮的,
齐齐整整,把一座花果山造得似铁桶金城,各路妖王,
又有进金鼓,进彩旗,进盔甲的,纷纷攘攘,
日逐家习舞兴师。

  美猴王正喜间,忽对众说道:
“汝等弓弩熟谙,兵器精通,奈我这口刀着实榔槺,
不遂我意,奈何?”

四老猴上前启奏道:
“大王乃是仙圣,凡兵是不堪用;但不知大王水里可能去得?”

悟空道:
“我自闻道之后,有七十二般地煞变化之功;
筋斗云有莫大的神通;善能隐身遁身,起法摄法;
上天有路,入地有门;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碍;
水不能溺,火不能焚。那些儿去不得?”

四猴道:
“大王既有此神通,我们这铁板桥下,水通东海龙宫。
大王若肯下去,寻着老龙王,问他要件甚么兵器,却不趁心?”

悟空闻言甚喜道:
“等我去来。”

  好猴王,跳至桥头,使一个闭水法,捻着诀,扑的钻入波中,
分开水路,径入东洋海底。正行间,忽见一个巡海的夜叉,
挡住问道:
“那推水来的,是何神圣?
说个明白,好通报迎接。”

悟空道:
“吾乃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是你老龙王的紧邻,为何不识?”

那夜叉听说,急转水晶宫传报道:
“大王,外面有个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
口称是大王紧邻,将到宫也。”

东海龙王敖广即忙起身,与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出宫迎道:
“上仙请进,请进。”

直至宫里相见,上坐献茶毕,问道:
“上仙几时得道,授何仙术?”

悟空道:
“我自生身之后,出家修行,得一个无生无灭之体。
近因教演儿孙,守护山洞,奈何没件兵器,久闻贤邻享乐瑶宫贝阙,
必有多馀神器,特来告求一件。”

龙王见说,不好推辞,即着鳜都司取出一把大捍刀奉上。
悟空道:
“老孙不会使刀,乞另赐一件。”

龙王又着鲅大尉,领鳝力士,抬出一捍九股叉来。
悟空跳下来,接在手中,使了一路,放下道:
“轻!轻!轻!又不趁手!再乞另赐一件。”

龙王笑道:
“上仙,你不看看。这叉有三千六百斤重哩! ”

悟空道:
“不趁手!不趁手!”

龙王心中恐惧,又着□【左“鱼”右“便”】提督、
鲤总兵抬出一柄画杆方天戟,那戟有七千二百斤重。
悟空见了,跑近前接在手中,丢几个架子,撒两个解数,
插在中间道:
“也还轻!轻!轻!”

老龙王一发怕道:
“上仙, 我宫中只有这根戟重,再没甚么兵器了。”

悟空笑道:
“古人云:‘愁海龙王没宝哩!’你再去寻寻看。若有可意的,
一一奉价。”龙王道:“委的再无。”

  正说处,后面闪过龙婆、龙女道:
“大王,观看此圣,决非小可。
我们这海藏中,那一块天河底的神珍铁,这几日霞光艳艳,
瑞气腾腾,敢莫是该出现,遇此圣也?”

龙王道:
“那是大禹治水之时,定江海浅深的一个定子。
是一块神铁,能中何用?”

龙婆道:
“莫管他用不用,且送与他,凭他怎么改造,送出宫门便了。”

老龙王依言,尽向悟空说了。悟空道:
“拿出来我看。”

龙王摇手道:
“扛不动!抬不动!须上仙亲去看看。”

悟空道:
“在何处?你引我去。”

龙王果引导至海藏中间,忽见金光万道。龙王指定道:
“那放光的便是。”

悟空撩衣上前,摸了一把,乃是一根铁柱子,
约有斗来粗,二丈有馀长。他尽力两手挝过道:
“忒粗忒长些!再短细些方可用。”

说毕,那宝贝就短了几尺,细了一围。悟空又颠一颠道:
“再细些更好!”

那宝贝真个又细了几分。悟空十分欢喜,拿出海藏看时,
原来两头是两个金箍,中间乃一段乌铁;
紧挨箍有镌成的一行字,唤做“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

心中暗喜道:
“想必这宝贝如人意!”

一边走,一边心思口念,手颠着道:
“再短细些更妙!”

拿出外面,只有二丈长短,碗口粗细。

  你看他弄神通,丢开解数,打转水晶宫里。
唬得老龙王胆战心惊,小龙子魂飞魄散;龟鳖鼋鼍皆缩颈,
鱼虾鳌蟹尽藏头。悟空将宝贝执在手中,坐在水晶宫殿上。

对龙王笑道:
“多谢贤邻厚意。”龙王道:“不敢,不敢。”

悟空道:
“这块铁虽然好用,还有一说。”

龙王道:
“上仙还有甚说?”

悟空道:
“当时若无此铁,倒也罢了;如今手中既拿着他,
身上无衣服相趁,奈何?
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件,一总奉谢。”

龙王道:
“这个却是没有。”

悟空道:
“‘一客不犯二主。’若没有,我也定不出此门。”

龙王道:
“烦上仙再转一海,或者有之。”

悟空又道:
“‘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万告求一件。”

龙王道:
“委的没有;如有即当奉承。”

悟空道:
“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

龙王慌了道:
“上仙,切莫动手!切莫动手!
待我看舍弟处可有,当送一副。”

悟空道:
“令弟何在?”

龙王道:
“舍弟乃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是也。”

悟空道:
“我老孙不去!不去!
俗语谓‘赊三不敌见二’,只望你随高就低的送一副便了。”

老龙道:
“不须上仙去。我这里有一面铁鼓,一口金钟,凡有紧急事,
擂得鼓响,撞得钟鸣,舍弟们就顷刻而至。”

悟空道:
“既是如此,快些去擂鼓撞钟!”

真个那鼍将便去撞钟,鳖帅即来擂鼓。
  少时,钟鼓响处,果然惊动那三海龙王,须臾来到,
一齐在外面会着,敖钦道:
“大哥,有甚紧事,擂鼓撞钟?”

老龙道:
“贤弟!不好说!
有一个花果山甚么天生圣人,早间来认我做邻居,
后来要求一件兵器,献钢叉嫌小,奉画戟嫌轻。
将一块天河定底神珍铁,自己拿出手,丢了些解数。
如今坐在宫中,又要索甚么披挂。
我处无有,故响钟鸣鼓,请贤弟来。
你们可有甚么披挂,送他一副,打发出门去罢了。”

敖钦闻言,大怒道:
“我兄弟们,点起兵,拿他不是!”

老龙道:
“莫说拿!
那块铁,挽着些儿就死,磕着些儿就亡,
挨挨皮儿破,擦擦儿筋伤!”

西海龙王敖闰说:
“二哥不可与他动手;且只凑副披挂与他,打发他出了门,
启表奏上上天,天自诛也。”

北海龙王敖顺道:
“说的是。我这里有一双藕丝步云履哩。”

西海龙王敖闰道:
“我带了一副锁子黄金甲哩。”

南海龙王敖钦道:
“我有一顶凤翅紫金冠哩。”

老龙大喜,引入水晶宫相见了,以此奉上。
悟空将金冠、金甲、云履那穿戴停当,使动如意棒,
一路打出去,对众龙道:
“聒噪!聒噪!”

四海龙王甚是不平,一边商议进表上奏不题。

  你看这猴王,分开水道,径回铁板桥头,撺将上去,
只见四个老猴,领着众猴:都在桥边等待。
忽然见悟空跳出波外,身上更无一点水湿,金灿灿的,走上桥来。

唬得众猴一齐跪下道:
“大王,好华彩耶!好华彩耶!”

悟空满面春风,高登宝座,将铁棒竖在当中。那些猴不知好歹,
都来拿那宝贝,却便似蜻蜓撼铁树,分毫也不能禁动。

一个个咬指伸舌道:
“爷爷呀!这般重,亏你怎的拿来也!”

悟空近前,舒开手,一把挝起,对众笑道:
“物各有主。
这宝贝镇于海藏中,也不知几千百年,可可的今岁放光。
龙王只认做是块黑铁,又唤做天河镇底神珍。
那厮每都扛不动,请我亲去拿之。
那时此宝有二丈多长,斗来粗细;
被我挝他一把,意思嫌大,他就少了许多;
再教小些,他又小了许多;
再教小些,他又小了许多;急对天光看处,上有一行字,
乃‘如意金箍棒,一万三千五百斤。’你都站开,
等我再叫他变一变看。”

他将那宝贝颠在手中,叫:
“小!小!小!”

即时就小做一个绣花针儿相似,可以塞在耳朵里面藏下。
众猴骇然,叫道:
“大王!还拿出来耍耍!”

猴王真个去耳朵里拿出,托放掌上叫:
“大!大!大!”

即又大做斗来粗细,二丈长短。
他弄到欢喜处,跳上桥,走出洞外,将宝贝攥在手中,
使一个法天像地的神通,把腰一躬,叫声

“长!”

他就长的高万丈,头如泰山,腰如峻岭,眼如闪电,
口似血盆,牙如剑戟;手中那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
把些虎豹狼虫,满山群怪,七十二洞妖王,都唬得磕头拜礼,
战兢兢魄散魂飞。霎时收了法像,将宝贝还变做个绣花针儿,
藏在耳内,复归洞府。慌得那各洞妖王,都来参贺。

  此时遂大开旗鼓,响振铜锣。
广设珍馐百味,满斟椰液萄浆,与众饮宴多时。
却又依前教演。猴王将那四个老猴封为健将;
将两个赤尻马猴唤做马、流二元帅;
两个通背猿猴唤做崩、芭二将军。
将那安营下寨,赏罚诸事,都付与四键将维持。
他放下心,日逐腾云驾雾,遨游四海,行乐千山。
施武艺,遍访英豪;弄神通,广交贤友。此时又会了个七弟兄,
乃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猕猴王、
□【左“反犬”右“禺”】狨王,连自家美猴王七个。
日逐讲文论武,走吅、中
“秃宝盖”(“冠”头、下“斗”,古时酒器)传觞,
弦歌吹舞,朝去暮回,无般儿不乐。
把那个万里之遥,只当庭闱之路,
所谓点头径过三千里,扭腰八百有馀程。

  一日,在本洞分付四健将安排筵宴,请六王赴饮,杀牛宰马,
祭天享地,着众怪跳舞欢歌,俱吃得酩酊大醉。送六王出去,
却又赏劳大小头目,倚在铁板桥边松阴之下,霎时间睡着。
四健将领众围护,不敢高声。
只见那美猴王睡里见两人拿一张批文,上有“孙悟空”三字,
走近身,不容分说,套上绳,就把美猴王的魂灵儿索了去,
踉踉跄跄,直带到一座城边。猴王渐觉酒醒,忽抬头观看,
那城上有一铁牌,牌上有三个大字,乃“幽冥界”。

美猴王顿然醒悟道:
“幽冥界乃阎王所居,何为到此?”

那两人道:
“你今阳寿该终,我两人领批,勾你来也。”

猴王听说,道:
“我老孙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已不伏他管辖,
怎么朦胧,又敢来勾我?”

那两个勾死人只管扯扯拉拉,定要拖他进去。
那猴王恼走性来,耳朵中掣出宝贝,幌一幌,碗来粗细;
略举手,把两个勾死人打为肉酱。自解其索,
丢开手,轮着棒,打入城中。
唬得那牛头鬼东躲西藏,马面鬼南奔北跑,
众鬼卒奔上森罗殿,报着:
“大王!祸事!祸事!外面一个毛脸雷公,打将来了!”

  慌得那十代冥王急整衣来着;
见他相貌凶恶,即排下班次,应声高叫道:
“上仙留名! 上仙留名! ”

猴王道:“
你既不认得我,怎么差人来勾我?”

十王道:
“不敢!不敢!想是差人差了。”

猴王道:
“我本是花果山水帘洞天生圣人孙悟空。
你等是甚么官位?”

十王躬身道:
“我等是阴间天子十代冥王。”

悟空道:
“快报名来,免打!”

十王道:
“我等是秦广王、初江王、宋帝王、忤官王、
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

悟空道:
“汝等既登王位,乃灵显感应之类,为何不知好歹?
我老孙修仙了道,与天齐寿,超升三界之外,
跳出五行之中,为何着人拘我?”

十王道:
“上仙息怒。普天下同名同姓者多,
或是那勾死人错走了也?”

悟空道:
“胡说!胡说!
常言道:‘官差吏差,来人不差。’你快取生死簿子来我看!”
十王闻言,即请上殿查看。

  悟空执着如意棒,径登森罗殿上,正中间南面坐上。
十王即命掌案的判官取出文簿来查。那判官不敢怠慢,
便到司房里,捧出五六簿文书并十类簿子,逐一查看。

裸虫、毛虫、羽虫、昆虫、鳞介之属,俱无他名。
又看到猴属之类,原来这猴似人相,不入人名;
似裸虫,不居国界;似走兽,不伏麒麟管;似飞禽,不受凤凰辖。
另有个簿子,悟空亲自检阅,直到那魂字一千三百五十号上,
方注着孙悟空名字,乃天产石猴,该寿三百四十二岁,善终。

悟空道:
“我也不记寿数几何,且只消了名字便罢!取笔过来!”

那判官慌忙捧笔,饱掭浓墨。
悟空拿过簿子,把猴属之类,但有名者,一概勾之。捽下簿子道:
“了帐!了帐!今番不伏你管了!”

一路棒,打出幽冥界。那十王不敢相近,都去翠云宫,
同拜地藏王菩萨,商量启表,奏闻上天,不在话下。

  这猴王打出城中,忽然绊着一个草疙瘩,
跌了个□【左“足”右“龙”】踵,猛的醒来,乃是南柯一梦。
才觉伸腰,只闻得四健将与众猴高叫道:
“大王,吃了多少酒,睡这一夜,还不醒来?”

悟空道:
“睡还小可,我梦见两个人,来此勾我,
把我带到幽冥界城门之外,却才醒悟,
是我显神通,直嚷到森罗殿,与那十王争吵,
将我们的生死簿看了,但有我等名号,俱是我勾了,
都不伏那厮所辖也。”

众猴磕头礼谢。自此,山猴都有不老者,以阴司无名故也。
美猴王言毕前事,四健将报知各洞妖王,都来贺喜。
不几日,六个义兄弟,又来拜贺;
一闻销名之故,又个个欢喜,每日聚乐不提。

  却表启那个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一日,驾坐金阙云宫灵霄宝殿,聚集文武仙卿早朝之际,
忽有邱弘济真人启奏道:
“万岁,通明殿外,有东海龙王敖广进表,听天尊宣诏。”

玉皇传旨:着宣来。敖广宣至灵霄殿下,礼拜毕。
旁有引奏仙童,接上表文。玉皇从头看过。
表曰:
  “水元下界东胜神洲东海小龙臣敖广启奏大天圣主玄穹高上帝君:近因花果山生、水帘洞住妖仙孙悟空者,欺虐小龙,强坐水宅,索兵器,施法施威;要披挂,骋凶骋势。惊伤水族,唬走龟鼍。
南海龙战战兢兢;西海龙凄凄惨惨;
北海龙缩首归降;臣敖广舒身下拜。
献神珍之铁棒,凤翅之金冠,与那锁子甲、步云履,以礼送出。
他仍弄武艺,
  显神通,但云‘聒噪!聒噪!’果然无敌,甚为难制,
臣今启奏,伏望圣裁。
恳乞天兵,收此妖孽,庶使海岳清宁,下元安泰。奉奏。
”圣帝览毕,传旨:“着龙神回海,朕即遣将擒拿。”
老龙王顿首谢去。

下面又有葛仙翁天师启奏道:
“万岁,有冥司秦广王赍奉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萨表文进上。”
旁有传言玉女,接上表文,玉皇亦从头看过。
表曰:
  “幽冥境界,乃地之阴司。
天有神而地有鬼,阴阳转轮;
禽有生而兽有死,反复雌雄。
生生化化,孕女成男,此自然之数,不能易也。
今有花果山水廉洞天产妖猴孙悟空,逞强行凶,
不服拘唤。弄神通,打绝九幽鬼使;恃势力,惊伤十代慈王。
大闹罗森,强销名号。
致使猴属之类无拘,猕猴之畜多寿;寂灭轮回,各无生死。
贫僧具表,冒渎天威。伏乞调遣神兵,收降此妖,
整理阴阳,永安地府。谨奏。

”玉皇览毕,传旨:“着冥君回归地府,朕即遣将擒拿。”

秦广王亦顿首谢去。

  大天尊宣众文武仙卿,问曰:
“这妖猴是几年生育,何代出生,却就这般有道?”

一言未已,班中闪出千里眼、顺风耳道:
“这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
当时不以为然,不知这几年在何方修炼成仙,降龙伏虎,
强销死籍也。”

玉帝道:
“那路神将下界收伏?”

言未已,班中闪出太白长庚星,俯首启奏道:
“上圣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
奈此猴乃天地育成之体,日月孕就之身,他也顶天履地,
服露餐霞;今既修成仙道,有降龙伏虎之能,与人何以异哉?
臣启陛下,可念生化之慈恩,降一道招安圣旨,
把他宣来上届,授他一个大小官职,与他籍名在箓,
拘束此间,若受天命,后再升赏;若违天命,就此擒拿。
一则不动众劳师,二则收仙有道也。”

玉帝闻言甚喜,道:
“依卿所奏。”

即着文曲星官修诏,着太白金星招安。
  金星领了旨,出南天门外,按下祥云,直至花果山水帘洞。

对众小猴道:
“我乃天差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你大王上届,快快报知!”

洞外小猴,一层层传至洞天深处,道:
“大王,外面有一老人,背着一角文书,
言是上天差来的天使,有圣旨请你也。”

美猴王听得大喜,道:
“我这两日,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却就有天使来请。”

叫:
“快请进来!”

猴王急整衣冠,门外迎接。
金星径入当中,面南立定道:
“我是西方太白金星,奉玉帝招安圣旨,
下界请你上天,拜受仙录。”

悟空笑道:
“多感老星降临。”

教:
“小的们!安排筵宴款待。”

金星道:
“圣旨在身,不敢久留;就请大王同往,
待荣迁之后,再从容叙也。”

悟空道:
“承光顾,空退!空退!”

即唤四健将,分付:
“谨慎教演儿孙,待我上天去看看路,
却好带你们上去同居住也。”

四健将领诺。
这猴王与金星纵起云头,升在空霄之上,正是那:
高迁上品天仙位,名列云班宝录中。

毕竟不知授个甚么官爵,且听下回分解。

[PR]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3 00:00 | 原書・第1~10回
<< 第四回 官封弼马心何足 名注齐... 第二回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