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西游记 第一回

作者:吴承恩


灵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
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
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
  且就一日而论:
  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
  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
  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
  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
  申时晡而日落酉;
戌黄昏而人定亥。
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蒙而万物否矣。
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
故曰混沌。
又五千四百岁,亥会将终,贞下起元,近子之会,而复逐渐开明。
邵康节曰: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到此,天始有根。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子会,轻清上腾,有日,有月,
有星,有辰。
日、月、星、辰,谓之四象。故曰,天开于子。
又经五千四百岁,子会将终,近丑之会,而逐渐坚实。

易曰:
“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至此,地始凝结。再五千四百岁,正当丑会,重浊下凝,有水,
有火,有山,有石,有土。
水、火、山、石、土谓之五形。故曰,地辟于丑。
又经五千四百岁,丑会终而寅会之初,发生万物。
历曰:
“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合,群物皆生。”
至此,天清地爽,阴阳交合。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寅会,生人,
生兽,生禽,正谓天地人,三才定位。故曰,人生于寅。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
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
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
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
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真个好山!有词赋为证。赋曰: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
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
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
木火方隅高积上,东海之处耸崇巅。丹崖怪石,削壁奇峰。
丹崖上,彩凤双鸣;
削壁前,麒麟独卧。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
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
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
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
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
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
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
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

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
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
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
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
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
惊动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驾座金阙云宫灵霄宝店,聚集仙卿,见有金光焰焰,即命千里眼、
顺风耳开南天门观看。二将果奉旨出门外,看的真,听的明。
须臾回报道:
“臣奉旨观听金光之处,乃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
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
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
如今服饵水食,金光将潜息矣。
”玉帝垂赐恩慈曰:“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

  那猴在山中,却会行走跳跃,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
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夜宿石崖之下,
朝游峰洞之中。
真是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一朝天气炎热,与群猴避暑,
都在松阴之下顽耍。你看他一个个:
  跳树攀枝,采花觅果;抛弹子,邷么儿;跑沙窝,砌宝塔;
  赶蜻蜓,扑八蜡;
  参老天,拜菩萨;
  扯葛藤,编草帓;
  捉虱子,咬又掐;
  理毛衣,剔指甲;
  挨的挨,擦的擦;
  推的推,压的压;
  扯的扯,拉的拉,青松林下任他顽,
  绿水涧边随洗濯。
  一群猴子耍了一会,却去那山涧中洗澡。
见那股涧水奔流,真个似滚瓜涌溅。
古云:

“禽有禽言,兽有兽语。”

众猴都道:
“这股水不知是那里的水。
我们今日赶闲无事,顺涧边往上溜头寻看源流,耍子去耶!”

喊一声,都拖男挈女,呼弟呼兄,一齐跑来,顺涧爬山,
直至源流之处,乃是一股瀑布飞泉。但见那:

 一派白虹起,千寻雪浪飞;
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依。
 冷气分青嶂,馀流润翠微;
潺湲名瀑布,真似挂帘帷。

众猴拍手称扬道:
“好水!好水!原来此处远通山脚之下,直接大海之波。”

又道:
“那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
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

连呼了三声,忽见丛杂中跳出一名石猴,应声高叫道:
“我进去!我进去!”好猴!

也是他:
今日芳名显,时来大运通;有缘居此地,王遣入仙宫。

你看他瞑目蹲身,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忽睁睛抬头观看,
那里边却无水无波,明明朗朗的一架桥梁。他住了身,定了神,
仔细再看,原来是座铁板桥。
桥下之水,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挂流出去,遮闭了桥门。
却又欠身上桥头,再走再看,却似有人家住处一般,真个好所在。

但见那:
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
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
樽罍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
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

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相个人家。
看罢多时,跳过桥中间,左右观看,只见正当中有一石碣。
碣上有一行楷书大字,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石猴喜不自胜,急抽身往外便走,复瞑目蹲身,跳出水外,
打了两个呵呵道:“大造化!大造化!”

众猴把他围住,问道:
“里面怎么样?水有多深?”

石猴道:
“没水!没水!原来是一座铁板桥。
桥那边是一座天造地设的家当。”

众猴道:
“怎见得是个家当?”

石猴笑道:
“这股水乃是桥下冲贯石桥,倒挂下来遮闭门户的。
桥边有花有树,乃是一座石房。房内有石窝、石灶、石碗、
石盆、石床、石凳。中间一块石碣上,镌着‘花果山福地,
水帘洞洞天。’真个是我们安身之处。
里面且是宽阔,容得千百口老小。我们都进去住也,
省得受老天之气。

这里边:
  刮风有处躲,下雨好存身。
  霜雪全无惧,雷声永不闻。
  烟霞常照耀,祥瑞每蒸熏。
  松竹年年秀,奇花日日新。”

众猴听得,个个欢喜,都道:
“你还先走,带我们进去,进去!”

石猴却又瞑目蹲身,往里一跳,叫道:
“都随我进来!进来!”

那些猴有胆大的,都跳进去了;
胆小的,一个个伸头缩颈,抓耳挠腮,大声叫喊,缠一会,
也都进去了。
跳过桥头,一个个抢盆夺碗,占灶争床,搬过来,移过去,
正是猴性顽劣,再无一个宁时,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

石猿端坐上面道:
“列位呵,‘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们才说有本事进得来,
出得去,不伤身体者,就拜他为王。我如今进来又出去,
出去又进来,寻了这一个洞天与列位安眠稳睡,
各享成家之福,何不拜我为王?”
众猴听说,即拱伏无违。

一个个序齿排班,朝上礼拜,都称“千岁大王”。
自此,石猴高登王位,将“石”字儿隐了,遂称美猴王。
有诗为证。

  诗曰:

   三阳交泰产群生,仙石胞含日月精。
   借卵化猴完大道,假他名姓配丹成。
   内观不识因无相,外合明知作有形。

历代人人皆属此,称王称圣任纵横。
美猴王领一群猿猴、猕猴、马猴等,分派了君臣佐使,
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合契同情,不入飞鸟之丛,
不从走兽之类,独自为王,不胜欢乐。

是以:

   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
   秋收芋栗延时节,冬觅黄精度岁华。

美猴王享乐天真,何期有三五百载。
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堕下泪来。

众猴慌忙罗拜道:
“大王何为烦恼?”

猴王道:
“我虽在欢喜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

众猴又笑道:
“大王好不知足!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州,
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
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

猴王道:
“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
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
不得久住天人之内?”

众猴闻此言,一个个掩面悲啼,俱以无常为虑。

  只见那班部中,忽跳出一个通背猿猴,厉声高叫道:
“大王若是这般远虑,真所谓道心开发也!如今五虫之内,
惟有三等名色,不伏阎王老子所管。”

猴王道:
“你知那三等人?”

猿猴道:
“乃是佛与仙与神圣三者,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

”猴王道:
“此三者居于何所?”

猿猴道:
“他只在阎浮世界之中,古洞仙山之内。”

猴王闻之,满心欢喜,道:
“我明日就辞汝等下山,云游海角,远涉天涯,务必访此三者,
学一个不老长生,常躲过阎君之难。”噫!这句话,
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

众猴鼓掌称扬,都道:
“善哉!善哉!我等明日越岭登山,
广寻些果品,大设筵宴送大王也。”

  次日,众猴果去采仙桃,摘异果,刨山药,□【左“属”右“立刀”】
黄精,芝兰香蕙,瑶草奇花,般般件件,整整齐齐,
摆开石凳石桌,排列仙酒仙肴。

但见那:
金丸珠弹,红绽黄肥。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
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
林檎碧实连枝献,枇杷缃苞带叶擎。
兔头梨子鸡心枣,消渴除烦更解酲。香桃烂杏,美甘甘似玉液琼浆;
脆李杨梅,酸荫荫如脂酸膏酪。红囊黑子熟西瓜,四瓣黄皮大柿子。
石榴裂破,丹砂粒现火晶珠;
芋栗剖开,坚硬肉团金玛瑙。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
榛松榧柰满盘盛,橘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
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人间纵有珍馐味,
怎比山猴乐更宁?
群猴尊美猴王上坐,各依齿肩排于下边,一个个轮流上前,
奉酒,奉花,奉果,痛饮了一日。

 次日,美猴王早起,教:
“小的们,替我折些枯松,编作筏子,取个竹竿作篙,
收拾些果品之类,我将去也。”
果独自登筏,尽力撑开,飘飘荡荡,径向大海波中,趁天风,
来渡南赡部洲地界。

这一去,正是那:

  天产仙猴道行隆,离山驾筏趁天风。
  飘洋过海寻仙道,立志潜心建大功。
  有分有缘休俗愿,无忧无虑会元龙。
  料应必遇知音者,说破源流万法通。

 也是他运至时来,自登木筏之后,连日东南风紧,
将他送到西北岸前,乃是南赡部洲地界。持篙试水,
偶得浅水,弃了筏子,跳上岸来,只见海边有人捕鱼、
打雁、挖蛤、淘盐。他走近前,弄个把戏,
妆个□【上左“齿”右“可”,下“女”】虎,吓得那些人丢筐弃网,
四散奔跑。
将那跑不动的拿住一个,剥了他衣裳,也学人穿在身上,摇摇摆摆,
穿州过府,在市尘中,学人礼,学人话。
朝餐夜宿,一心里访问佛仙神圣之道,觅个长生不老之方。
见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

正是那:

  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
  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
  只愁衣食耽劳碌,何怕阎君就取勾?
  继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个肯回头!

猴王参访仙道,无缘得遇。
在于南赡部洲,串长城,游小县,不觉八九年馀。
忽行至西洋大海,他想着海外必有神仙。
独自个依前作筏,又飘过西海,直至西牛贺洲地界。
登岸偏访多时,忽见一座高山秀丽,林麓幽深。
他也不怕狼虫,不惧虎豹,登山顶上观看。果是好山:
  千峰开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
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奇花瑞草,修竹乔松。
修竹乔松,万载常青欺福地;
奇花瑞草,四时不谢赛蓬瀛。
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起伏峦头龙脉好,必有高人隐姓名。
  正观看间,忽闻得林深之处,有人言语,急忙趋步,穿入林中,
侧耳而听,原来是歌唱之声。

  歌曰: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
  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
  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
  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
  没荣辱,恬淡延生。
  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美猴王听得此言,满心欢喜道:
“神仙原来藏在这里!”

急忙跳入里面,仔细再看,乃是一个樵子,在那里举斧砍柴。

但看他打扮非常:
  头上戴箬笠,乃是新笋初脱之箨。
  身上穿布衣,乃是木绵捻就之纱。
  腰间系环绦,乃是老蚕口吐之丝。
  足下踏草履,乃是枯莎搓就之爽。
  手执衠钢斧,担挽火麻绳。
  扳松劈枯树,争似此樵能!

猴王近前叫道:
“老神仙! 弟子起手。”

那樵汉慌忙丢了斧,转身答礼道:
“不当人!不当人!我拙汉衣食不全,怎敢当‘神仙’二字?”

猴王道:
“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神仙的话来?”

樵夫道:
“我说甚么神仙话?”

猴王道:
“我才来至林边,只听的你说:
‘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黄庭乃道德真言,非神仙而何?”

樵夫笑道:
“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
那神仙与我舍下相邻。他见我家事劳苦,日常烦恼,
教我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儿念念。
一则散心,二则解困。我才有些不足处思虑,故此念念。
不期被你听了。”

猴王道:
“你家既与神仙相邻, 何不从他修行?
学得个不老之方?却不是好?”

樵夫道:
“我一生命苦,自幼蒙父母养育至八九岁,才知人事,
不幸父丧,母亲居孀。
再无兄弟姊妹,只我一人,没奈何,早晚侍奉。
如今母老,一发不敢抛离。
却又田园荒芜,衣食不足,只得斫两束柴薪,挑向市尘之间,
货几文钱,籴几升米,自炊自造,安排些茶饭,供养老母,
所以不能修行。”

猴王道:
“据你说起来,乃是一个行孝的君子,向后必有好处。
但望你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拜访去也。”

樵夫道:
“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
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
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
你顺那条小路儿,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了。”

猴王用手扯住樵夫道:
“老兄,你便同我去去。若还得了好处,决不忘你指引之恩。”

樵夫道:
“你这汉子,甚不通变。我方才这般与你说了,你还不省?
假若我与你去了,却不误了我的生意?
老母何人奉养?我要斫柴,你自去,自去。”

  猴王听说,只得相辞。出深林,找上路径,过一山坡,
约有七八里远,果然望见一座洞府。挺身观看,真好去处!

但见:
  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
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
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
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
凤凰翔起,翎毛五色彩云光。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
细观灵福地,真个赛天堂!
又见那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
忽回头,见崖头立一石牌,约有三丈馀高、八尺馀阔,
上有一行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美猴王十分欢喜道:
“此间人果是朴实。果有此山此洞。”看勾多时,不敢敲门。
且去跳上松枝梢头,摘松子吃了顽耍。

少顷间,只听得呀的一声,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
真个丰姿英伟,像貌清奇,比寻常俗子不同。但见他:

  髽髻双丝绾,宽袍两袖风。
  貌和身自别,心与相俱空。
  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
  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

  那童子出得门来,高叫道:
“甚么人在此搔扰?”

猴王扑的跳下树来,上前躬身道:
“仙童,我是个访道学仙之弟子,更不敢在此搔扰。”

仙童笑道:
“你是个访道的么?”

猴王:
“是。”

童子道:
“我家师父,正才下榻,登坛讲道。
还未说出原由,就教我出来开门。说:
‘外面有个修行的来了,可去接待接待。’
想必就是你了?”

猴王笑道:
“是我,是我。”

童子道:
“你跟我进来。”

这猴王整衣端肃,随童子径入洞天深处观看:
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
直至瑶台之下。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台上,
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

果然是: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美猴王一见,倒身下拜,磕头不计其数,口中只道:
“师父!师父!我弟子志心朝礼!志心朝礼!”

祖师道:
“你是那方人氏?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再拜。”

猴王道:
“弟子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

祖师喝令:
“赶出去!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那里修甚么道果!”

猴王慌忙磕头不住道:
“弟子是老实之言,决无虚诈。”

祖师道:
“你既老实,怎么说东胜神洲?
那去处到我这里,隔两重大海,
一座南赡部洲,如何就得到此?”

猴王叩头道:
“弟子飘洋过海,登界游方,有十数个年头,方才访到此处。”

祖师道:
“既是逐渐行来的也罢。你姓甚么?”

猴王又道:
“我无性。人若骂我,我也不恼;若打我,我也不嗔,
只是陪个礼儿就罢了。一生无性。”

祖师道:
“不是这个性。你父母原来姓甚么?”

猴王道:
“我也无父母。”

祖师道:
“既无父母,想是树上生的?”

猴王道:
“我虽不是树生,却是石里长的。
我只记得花果山上有一块仙石,其年石破,我便生也。”

祖师闻言,暗喜道:
“这等说,却是天地生成的。 你起来走走我看。 ”

猴王纵身跳起,拐呀拐的走了两遍。祖师笑道:
“你身躯虽是鄙陋, 却像个食松果的猢狲。
我与你就身上取个姓氏,意思教你姓‘猢’。
猢字去了个兽傍,乃是古月。古者,老也;
月者,阴也。老阴不能化育,教你姓‘狲’倒好。
狲字去了兽傍,乃是个子系。子者,儿男也;
系者,婴细也。
正合婴儿之本论。教你姓‘孙’罢。”

猴王听说,满心欢喜,朝上叩头道:
“好!好!好!今日方知姓也。万望师父慈悲!
既然有姓,再乞赐个名字,却好呼唤。”

祖师道:
“我门中有十二个字,分派起名到你乃第十辈之小徒矣。”

猴王道:
“那十二个字?”

祖师道:
“乃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十二字。
排到你,正当‘悟’字。与你起个法名叫做‘孙悟空’好么?”

猴王笑道:
“好!好!好!自今就叫做孙悟空也!”

正是: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须悟空。

毕竟不之向后修些甚么道果,且听下回分解。

[PR]
by seiten_taisei | 2006-01-01 00:00 | 原書・第1~10回
<< 第二回 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 斉天大聖 (せいてんたいせい)... >>